戰車獵人! 兩名英國人遠赴東非尋找薛曼戰車

WAR HISTORY ONLINE,中華民國103年4月1日

上個星期,我和戈登去了一趟東非的吉布提共和國,希望能夠從當地的廢鐵回收場裡,帶回一部60年代被外籍軍團留下的薛曼戰車;我們出發的時候,只有一個在網路上找到的聯絡資訊—就是我們的導遊阿里,還有一大疊由法國飛官(腓力普)10幾年所拍的照片。


在腓力普的協助下,我們確認了照片上的地點,然後動身出發,希望能及時將薛曼戰車從切割工人的火焰噴槍底下給搶救回來。先搭機3個半小時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然後再經過5個小時的飛行前往吉布提,最後平安降落在吉布提國際機場。




吉布提國際機場駐有美軍,其目的是在監視附近的索馬利亞邊境的情況,以及索馬利亞海岸的海盜行動。 從機場坐計程車到飯店的路上真是大開眼界,感覺上吉布提的計程車全部都是老舊的日產汽車,這些車款早在幾十年前的歐洲就已經被拿去當廢鐵賣了;當我們那台很有個性的計程車,在清晨6點半橫衝直撞地穿過市區街道之際,我們從破窗看出去,每隔幾條街就會瞧見堆滿生鏽車輛的街角。整座城市髒髒亂亂,一副貧窮模樣;不過當我們快抵達旅館時,越來越多耗費鉅資興建的各國大使館,矗立街道兩旁。





我們對吉布提完全沒概念,不過我們很高興找到這家雖然老舊不過維持得相當好的旅館,服務人員都非常親切有禮;在攝氏30度下的旅館游泳池,的確非常吸引人,不過午覺睡完我們就開始進入工作模式,就是跟阿里研究我們所準備的任務地圖。



我們的第一站,是市區外一處大型廢鐵回收場,當我們進到裡頭,見到堆積如山的飛機、卡車和吉普車,雜亂無章地通通堆在一塊兒,原本的興奮之情頓時都化為烏雲了。因為沒有搜尋的原則可依,能做的就是在車山車海裡爬上爬上,看看能有甚麼發現。




























我們原本寄望吉布提的高溫氣候能夠有助於這些卡車跟吉普車的金屬表面維持在良好的狀態,但事與願違,這裡的卡車跟吉普車的樣貌,比我們在潮濕的歐洲廢鐵回收場裡所見到的還要差,因為這個回收場的位置正好靠海。







北美航空的F-100超級軍刀式噴射戰鬥機 一個有意思的發現,是有一部霞飛戰車的車殼頂部好像從砲塔附近被直接打下來的模樣,砲塔跟車殼距離差不多有15公尺左右,看起來它也是跟著軍隊一起退伍,之後就沒人管了。迸裂的砲管感覺上是有人在前端塞了炸藥的下場,而兩顆引擎的慘狀就好像有人在引擎室裡丟了手榴彈一樣。

























我們逛了一家又一家的廢鐵回收場,因為薛曼戰車被目擊最後出現的地方已經被剷平了,我們希望她被運到或賣給其它家的回收場。


不過我們的運氣不好,在跟許多人查訪之後,得到的可靠結論是她已經被處理成小塊廢鐵,然後賣到印度去了,當地人說吉布提的廢鐵最後都是到了印度。 我們跟著導遊一起開了很遠的路,接近索馬利亞邊境,希望能找到一些軍車廢鐵之類的東西,不過很不容易,因為整個鄉間到處丟滿了廢鐵,還有用各式各樣材料拼建而成的簡陋房舍。當我們更靠近邊界時,美軍的掠奪者無人機從我們上空飛過,同時還聽見了遠處傳來的槍砲聲;當我們碰到法國軍隊的戰車擋在前頭,攔住我們的去路,這時戰車砲管上下移動地瞄著我們的車子,我們很清楚該是回頭的時候了。




我們還去看了6部的 M5/M5A1司徒戰車及1部法國的潘哈德裝甲偵查車,他們是60年代被外籍兵團所遺留下來的,目前還都泡在海水裡頭。這個地方是在某個法國營區裡面,感謝裡面一位士官長明瞭我們千里迢迢的目的就是為了見這些戰車遺骸一面,而通融讓我們進入。









我們昨天回來了,或許此行搶救薛曼戰車的任務失敗了,但是我們在那裡探得了不少有用的資訊,或許對之後我們的搶救戰爭文物計畫有很大的幫助,另外這趟旅行真是太棒了! 感謝腓力普及所有協助我們完成此行的人們。


米克跟他的小組是屬於第514重演團體,這個第514運輸團重演團體 (http://www.514th.co.uk/) 是由一群幾年前開始收集二戰美軍車輛與裝備的朋友們所成立的。


在民國93年7月於肯特郡貝爾春舉行的「戰爭與和平」軍品展覽活動上,我們開始有了組織一個新的二戰重演團體的想法,目的是想將第514運輸團的部隊組織、認真工作與英勇表現等面向呈現出來,讓人們知道他們是如何替巴頓將軍所率領穿越法國北部的部隊,進行燃料、彈藥、軍糧及其它所有物資的補給,而這正是人們所熟知的「紅球特快車」行動。


http://goo.gl/KKSTLU


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