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撈墜落滇池的P-40戰機

中華民國92年11月14日,預定打撈沒入滇池(昆明湖)的P-40的前夕,狄克˙羅西與彼得˙萊特站在船上回顧過往。鮑伯˙雷爾也在場;原本還有其他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的隊員們要來,但因打撈工作延期而取消。

最新消息:11年多以來,關於打撈布萊克本的P-40E失事戰機的作業,完全停擺。下面是中國大陸新聞社報導的官方譯文: (新華社)北京,[中華民國92年]7月29日訊—一架飛虎隊於二戰期間中華民國西南的雲南省滇池墜毀的戰鬥機,有可能在明年8月打撈上岸。


中國大陸探險協會秘書長計章春(音譯)指出,由於該湖湖底躺著許多飛機,因此準確地針對該架P-40戰機的定位工作將會在8月初展開,「我們會先從一架最有可能的戰機遺骸著手,目前鎖定位置在湖的北側。」


中華民國31年4月28日,這架應該就是於訓練任務過程中,失事墜入滇池的P-40戰鬥機,該飛行員的屍體很快就被打撈上來。經過多年的前置作業,中國大陸探險協會與美國的 美中航空歷史遺產基金會從去年8月開始,一起合作找尋這架飛機的計劃。


在美方提出歸還的要求下,這架戰機將會送往美國進行整修。計章春(音譯)指出,最好的結果是這架能夠重返天際,他也補充說,該機將會巡迴全美進行展示;而最後,這架飛機將會重返中國大陸。


中華民國31年4月28日,約翰˙布萊克本駕駛柯蒂斯公司的P-40戰鬥機從昆明機場起飛,該機應該就是新近一批抵達中華民國的P-40E小鷹式戰鬥機之一,取代在緬甸遭到摧毀與損害的P-40戰斧式戰鬥機。

(譯註:民國30年春,AVG獲得100架P-40 IIB。民國31年解散之前,陸續獲得美國空軍允諾提供50架庫存的P-40E。4月8日12架日軍一式戰鬥機Ki-43襲擊AVG基地,激戰之後,日軍損失4架Ki-43,而AVG損失1架P-40E,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lying_Tigers#Curtiss_P-40


布萊克本一開始是以檢定駕駛員身份受僱於中華民國空軍,是第一批從種子教官轉任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戰鬥中隊的一員。他跟 羅伯特˙雷恩 剛完成一項空對地的俯衝轟炸訓練,在返航的途中不慎闖入一場演習的火網裡,就在這時雷恩失去了布萊克本的蹤影。


當日稍晚,一群漁夫們報告說他們見到這架P-40墜入滇池(昆明湖),而且他們已經用撐船的長篙標出位置來。飛機差不多在水下6公尺處,在第二次嘗試搜尋布萊克本時,卡爾˙奎克找到了他的屍體。(由於墜機撞擊之後的P-40內部嚴重變形,布萊克本的屍體不在駕駛座上,而是被向下擠壓後卡在方向舵踏板之間) 今日的滇池跟以前一樣地混濁,不過最近幾年已有一架飛機藉由聲納定位,也被中共海軍的潛水人員給找到了。打撈的機會大好,而且正是布萊克本所駕駛的飛機,雖然不久之後也有一架由第23戰鬥機大隊的一名飛行員(僅知為麥克沃斯少尉),駕駛名為「湯姆˙寇爾40」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飛機,失事墜入昆明附近的一座湖中。


下面是中華民國92年8月19日,人民日報所刊載的故事: 在中國大陸西南省分雲南滇池池底沈睡61年之後,一架屬於二次世界大戰的戰鬥機即將重見光明。 根據主導此次打撈行動的中國大陸探險協會理事長嚴江政(音譯)指出,清除覆蓋飛機淤泥的工作將在9月初展開,預計將持續一到一個半月。 由已故美國陳納德將軍所率領的飛虎隊,是由美籍志願飛行員所組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對抗日本侵略中華民國。 這架極有可能為P-40的戰鬥機,於中華民國31年4月28日在一項訓練過程裡,墜落湖中,飛行員的屍體很快就被打撈出水。 在一項仔細的重新定位作業之後,這架飛機的遺骸確認就在滇池北側、水下5公尺某處。 嚴江政(音譯)指出,在11月15或16日,在飛機打撈作業過程中,滇池將會舉行一項紀念儀式。 在這項儀式之後,將會有兩個紀念活動,一個是在昆明滇池,另一個在中國大陸東半部江蘇省的南京,屆時將有兩國著名的表演者擔綱演出精彩內容。 嚴江政(音譯)補充,打撈起來的戰機將會運回美國,進行修復,希望能夠讓她重返天際,再次翱翔。 他說根據飛虎隊老隊員的說法,該機並未嚴重毀損,因此一些美國專家相信她能再次飛翔。 在結束美國的巡迴展覽後,這架戰機將會送回中國大陸,他說。 由於這是在二戰結束之後,聲名長久不墜的飛虎隊所僅存的一架使用過的戰機,非常具有歷史意義。


考慮到中國大陸政府的中央集權形式,該探險協會大概可等同於美國的國家地理學會。當你知道在民國31年時,湖深僅約6公尺,就會訝異該飛機現在的位置竟然在3公尺深的淤泥下。一份關於這個事件的中文版也提到,這架飛機被淤泥—或者你也可以翻成泥巴—所深埋。 我所見過的書面資料(特別是唐˙羅德沃得未付印的日記和根據查理˙龐德日記所編輯出版的《飛虎隊員日記》)談到那是一架P-40E,有些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隊員稱她為小鷹。龐德的回憶尤其清楚:「布萊克本駕駛一架P-40E進行檢定飛行,然而卻沒有回來,我們擔心他因為儀器故障而在俯衝射擊時失事墜湖,因為他原本預定在飛行中要進行這項操作。」這在羅德沃得的日記裡也提到,「他在新的E型機上替我測試機槍的性能。」在由R.T.史密斯的日記複本所輯成的《飛虎傳說》裡,他也記載著同樣的事,不過在民國75年,加了一句話,「當時他駕駛一架P-40小鷹,針對滇池裡的一個漂浮目標進行試射。」



不過,布萊克本駕駛P-40戰斧式戰鬥機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甚至有可能是一名厭戰飛行員於9月時所失事的那架。讓我們期盼事情能水落石出;置於能夠見到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的戰斧式戰鬥機翻修成功,不論是在博物館展示,甚至是適航狀態,都將是令人振奮的一件事。 約翰˙布萊克本 在昆明的葬禮,地點推斷應在巫家壩機場附近的公墓,圖中手持經書者應為 查柏林˙保羅˙弗瑞爾曼。


約翰˙布萊克本 在昆明的葬禮,地點推斷應在巫家壩機場附近的公墓,圖中手持經書者應為 查柏林˙保羅˙弗瑞爾曼。
約翰˙布萊克本 在昆明的葬禮,地點推斷應在巫家壩機場附近的公墓,圖中手持經書者應為 查柏林˙保羅˙弗瑞爾曼。

http://goo.gl/7rv69U

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