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戰後日本真相-謝南光

已更新:6月5日


敗戰後日本真相封面,作者:謝南光,中華民國35年10月5日印刷 中華民國35年10月10日發行 民報印書館 台北市中山路337號 (黑水博物館館藏)
敗戰後日本真相封面,作者:謝南光,中華民國35年10月5日印刷 中華民國35年10月10日發行 民報印書館 台北市中山路337號 (黑水博物館館藏)

介紹 著者 謝南光先生

日本投降到現在快要一年了,投降後的日本國內情形實竟怎麼?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所關心的問題,因交通種種的關係,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具體的回答。最近從日本回來的盟國管理日本代表團所關心的問題,因交通種種的關係,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具體的回答。最近從日本回來的盟國管理日本代表團專門委員謝南光先生,對投降後的日本的真相報告,編成為這本書,今把謝氏的經歷,先作一個簡略的介紹。


謝南光先生
謝南光先生

謝南光先生是本省出身的革命先鋒,出身於臺中縣北斗區芳苑鄉,現在四十五歲,早歲留學日本,入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畢業後歸鄉,一再受侵略者的壓迫,「九一八」事變發生後,台灣總督府對于台灣人壓迫更甚,謝氏在台灣知事無可為,乃決計回國,在上海,廈門,香港,南京各地繼續他的反日工作,「七七」事變發生前,謝氏以料到日本軍閥即將發動對華侵略戰,及全戰爭爆發,便與最近逝世的王芃生氏共同努力於國際問題研究所的工作,王氏任主任,謝氏主任秘書,兩人同心協力領導同志,努力于對日工作,抗戰八年中,謝氏對國家的貢獻,至巨。本年三月被委派參加氏共同努力於國際問題研究所的工作,王氏任主任,謝氏主任秘書,兩人同心協力領導同志,努力于對日工作,抗戰八年中,謝氏對國家的貢獻,至巨。本年三月被委派參加盟國對日管制委員會 的我國代表團(編按:「盟軍對日本委員會中國駐日代表團」 政治組副組長),飛赴東京。對於管制日本各種的協商,發表台灣不少恰切的意見,尤其對於日本政界的推移,下以銳敏的觀察,大有益稗於管制工作。

謝氏離開臺灣已經十六年,於九月七日利用等飛機的期間,歸鄉展墓訪親,備受各地親戚朋友的歡迎,十四日飛滬,十五日又飛往東京去了。

第一編 投降後的日本究竟怎麼樣

一、軍人至下

尚武的日本,過去「軍人至上」,一般人民崇拜軍人,如癡如狂,但自戰敗投降以後,却都痛恨軍人了。這在日本人民這方面,倒並不是因為軍人戰敗了回去因此便看他們不起了,而是確確實實,使日本人民看出了軍人的禍國與無恥,才有這種現象在今大的日本,老百姓遇見了軍人,不管這個軍人是國內的降將或是從外國回來的俘虜,大家非但不屑與他們來往甚至還會當他們的面吐一口唾沫。


舊日軍服儀不整,步伐零落的魚貫下船返國。
舊日軍服儀不整,步伐零落的魚貫下船返國。

為什麼日本人民對於軍人竟會如此痛恨呢?原因有兩面,第一個原因 自然他們知道日本國家之所以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完全是這些軍人招致得來的結果;而第二個原因便是當日皇裕仁宣佈投降以後,軍部方面的人員一方面從國庫支出了四百億日元的巨款,分散給陸海空軍官佐,這筆巨款使今天每一個日本人民更多吃一層通貨膨脹的苦頭;同時,當日本宣佈投降以前,國內一切物資,都在軍部管制之下,一聲投降,這些軍人便把管制著的物資明分吞沒了,他們把國家的物資「化公為私」再在黑市高價出售,依然過著極富有的生活,但一般平民,都因物資的缺乏,大吃苦頭。因為有些一種直接影響到一個日本人民生活行動,才使日本人民,更加痛恨軍閥,至於日本軍人在中國的暴行,直到現在,大家還不甚明了。


日本於無條件投降二天後,所發行的武尊千圓甲号券。昭和20(民國34)年8月17日發行,隔年3月2日停止流通。總印製量八百一十萬張,合日幣810億日圓,約合當時美金58億元。(黑水博物館館藏)
日本於無條件投降二天後,所發行的武尊千圓甲号券。昭和20(民國34)年8月17日發行,隔年3月2日停止流通。總印製量八百一十萬張,合日幣810億日圓,約合當時美金58億元。(黑水博物館館藏)

現在日本軍人解甲以後,在國內的差不多都發了『戰敗財』,回國去的軍官,也有不少發了財的,此外,目前日本的機器製鹽業,己宗全操縱軍人手裏原來自從投降以後,那些軍隊中的機械人員,便將製鹽工廠的物件,分別持去,組織了許多小集團,從事於製廠工業,幾個月來,營業部很發達,另外一批人,則組織「開拓團」,將過去的飛機場,練兵場和國家的空地,墾成農場,這在表面看來。這批侵略者那裏從事于和平的農業工作了,但骨子裏却正表示著日本的軍人集團,因為「開拓團」的組成,依然潜伏著那裏,這一點,盟軍當局和我們中國,是不可不加注意的。


跑單幫,在街頭擺攤的舊日本軍人
跑單幫,在街頭擺攤的舊日本軍人

那批最不幸的軍人,在目前也有他們的生活之道,那便是「跑單幫」在日本,不亞於我國過去淪陷區的情景不過這種生活,恐怕到今冬明春,就將告一段落了,因為掌握在軍人裏的物資明布匹,食物日用品等,在投降的時候,預計足夠供給日人一年之用,現在一批一批在黑市中賣出來至遲到明年春天,總要賣光了

二、一般生活

淺草東本願寺內,全家以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住所(昭和20年秋天)
淺草東本願寺內,全家以一輛報廢的汽車作為住所(昭和20年秋天)

戰後日本人民的生活不消說是很痛苦的,但是請大家且莫這樣想吧,假使以現在日本人的生活與我們湖南,廣西等災區人民的生活比起來則戰敗的日本人民的日子比我們湖南廣西的同胞所過的日子至少要好上一百倍,可不是嗎,如今我們湘桂兩省的同胞都在無衣無食,無家可歸,疫厲流行,死亡枕藉,而日本人民至少還不會一大批一大批的餓死。

日本政府天天在叫鬧糧荒,其實日本的糧荒程度,如與我國相較,真是小巫大巫,在日本除東京一地外,其他各地──尤其鄉村裏實並沒有嚴重的糧荒現象,一般人的生活還是過得很平安。祇有東京一地,糧價很貴,一升米(合我國二升半弱)黑市價是七十至七十五日元,合美金五元,合法幣一萬二三千元。發了「戰敗財」的人,對於如此昂貴的米價,還是毫不在意,而不少人則靠了囤米,正在大發其財。

據調查,東京目前的春糧還敷三個月光景,三個月之後,新米已可登場,糧荒至少可解決一大半。所以如果與我們中國相較,日本的糧荒實在並不嚴重。而且東京還有一部存糧,在政府手裏,他們是留著作為選舉時之用的。選舉的時候,凡選民來投一票,即可得米一升。

一般日本人民的薪水相當可憐。最近日本工人方面求每月的薪金至少要一千五百日元,便可知其大概了。而公務員的生活,下級的月薪不過二三百元,就是首相的月俸,一個月也不到一千五百元,因此日本無論在民間在官場舞弊之風頗烈,道德的墜落,較我國尤甚

三、日本人的思想

日本人對我們中國人的態度,當日本投降之初,還是相當惡劣,因為他長時期受著軍閥教育,一方面自自己的「優秀感」很濃厚,一方面則始終看輕我國人。但是現在,一般平民──尤其是知識份子,確實在開始覺悟了,據許多日本人說,他們對於 蔣主席的廣播,不少人是親耳聽到的。

有知識有理性的的人,認為蔣主席的廣播,確實戰敗了日本!這一廣播的力量,比投在廣島,長崎的原子彈還要大,他們現在差不多都已明白他們的失敗是侵略的結果,並且也明白日本的民主復興,需要我們中國的幫助,因此也有不少人認為在精神上,日本已敗於中國,在物質上日本已敗於美國

  到今天為止,日本人──除了少數軍閥和野心家──確實都已服輸了。

  日本的一部份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其行動確實相當可愛。舉一個例來說吧,號稱日本的「黨政之神」明治維新以來碩果僅在唯一自由主義人物尾崎行雄(現已七十多歲),最近與田川大吉郎發起創立一所「國際和平大學」,這所大學預備作為屬於聯合國的事,地點擇定江田島海軍學校原址並利用文理科大學的設備。以日本風景最好的地方──江田島作為世界各國學者學生研究有益於人類的各種學問園地,目最頗有意思,所以這一計劃,已經得到麥帥顧問的支持。

  此外,目前日本各大學希望能得我們中國的支持,在大學內設立「中國文化講座」。同時一般學者和教育家都主張專科以上各學校。以我們中國語為必修科。這一點,希望我們的政府和文化教育界人士要予以特別的注意。

四、工業的損失和復興的前途

  日本工廠在戰時的損失差不是多百分之五十,這損失自然是我們盟國的轟炸造成的,長崎,廣島不必說了,舊東京的十五個區,早已完全炸平,而東京至橫濱一線,沿途工廠,也被炸殆盡,現在炸剩下來的工廠,其中也有不少被盟國拆走作為賠償之用,所以將來能留給日本自己用的,一定所剩無幾。

  不過,我們也千萬不可忽視了這「所剩無幾」的工業,在日本投降之時,軍需工廠內有不少機器,都給拆走,變為民營的工業了,所以目前日本的民營工業,實際上保持著不少機器,這些民營工業一旦復起工來,以日本人民的技術,組統和訓練,加上日本政府的有計劃的領導(復興計劃已在審核中),它的復興的速度一定很快,及觀我們中國戰後的工業非但不能復興,反有破產的趨勢,寄語國人,對於一點總要急起直追才好!

五、官僚和政黨 

日本過去的政治,大家都知道是軍閥和官僚的政治,戰敗以後著名的軍閥官僚,都成了戰犯,但是軍閥官僚的潜勢力,在政治上還很有力量,麥帥於今年一月四日所發的對尚武份子清除令,事實上祇被某一些官僚用來對付另一批官僚的工具。他們除了排除異己之外,官僚依然還是官僚,所以目前在日本政府中,還不少尚武份子不曾消除出來,因此我們還是可以說,目前日本的政治,還是不折不扣的官僚政治。

  日本當前的政黨,除共產黨等左派政黨外。另外的黨派。其份子也是換湯不換藥。而且在他們的背後還是由財閥所操縱,尤其在鄉村方面,法西斯勞力仍極龐大。因此各政黨的鬪爭,事實上不是民主與非民主的鬪爭,却是非民主與非民主政黨派係間的鬪爭而已。

  我們敢下斷言,日本的民主政治,在現階段和現人物手裏。實在是建立不起來的。

     ○        ○

  上面所記關於當日本國內的情形,不過是一個極簡單的大概,對於戰後的日本已經可以得一明白的概念但從這大概的敍述中,我們須知所濫觴。


新宿梅林堂藥局(昭和20年秋天)
新宿梅林堂藥局(昭和20年秋天)

第二編 戰後日人生活狀態  

  日本在投降以前軍閥們為了將全國所有的物資搜集去應付戰爭,一般生產機構,都變為生產軍火或與戰爭有關的器材,不時生產,陷於停頓,所以人民生活必需品的供應,跟著戰爭的延長而一天天缺乏,因此日本人民的衣着,在未投降之前就很恐慌,到了戰敗投降之後,國內的一切生產陷於停頓,配給制度也瀕於破產,是以戰後日本人民在衣着這方面已經根本談不到了。

說來可憐,像東京,橫濱那地方的日本人民和從我們中國及南洋各地遣送回去的戰俘,他們原有的衣服,不是毀滅於炸彈便是留下在外國,這些人大都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穿的舊衣服和破爛軍裝之外,便什麼也沒有,所以現在東京街上,看到的人盡是些鶉衣百結的人,比我們過去戰時首都──重慶的情景還要慘,因為過去重慶的布匹雖然恐慌,但總還能在店舖裏買到,現在的東京根本沒有出賣布匹的店舖,要買衣服祇能求諸於高價的黑市,而在黑市上出賣的衣服,也都是舊的,其間也許能偶然發現幾件較好的衣服這些衣服,大都是日軍日僑從外國──尤其從我們中國帶回去的,它的價格當然貴到極點,決不是一個普通日本人能夠得起的。


皮鞋也成了稀世的寶物,在東京,根本沒有出賣皮鞋的店舖,黑市地攤上有時也能找得到男人的皮鞋或是女人的跟鞋,但這些也是從我們中國方面給那些日俘日僑帶回去的。

鄉下人的衣服倒比城裏人漂亮些,原有是鄉下人沒有受到轟炸,他們的衣服不曾被炸光,同時現在唯有鄉下人才是「天之驕子」,因為他們有糧食,有蔬菜可以帶市場上來高價出賣,賣得了錢,便可買高價的黑市衣服了。

豈但衣服這恐慌,就連日本人穿的木屐和草履,現在也不容易隨便購買,原因是貨物少價錢高。

在目前,日本政府雖然還在配給布匹,可是配給量非常有限,而且好多地方都無布可配,無衣可給,那情形與過去上海敵偽當局的配給布匹情形完全相彷彿的。


日本人也普遍的吃米,戰後日本正在大鬧糧荒,所以吃在日本,也是個嚴重的問題,在上海,普通所能吃到的魚肉蔬菜和粥飯,無論在質或量的方面,在日本都市裏──尤其是東京都是很難享受得到的(鄉村的情形則不同因為在鄉下,米和蔬菜都並不缺乏。)

現在東京市上黑市的米價每斗(日斗合中國廿四市斤)約七百五十日元,合法幣三四萬元當然是貴得可怕極了,至於配給的食米,每人每月可得六升三合,平均每天一個人可以得到半斤左右,這點數量的米,祇夠一個人吃兩小碗飯兩小碗粥牛肉的價格較戰前約貴一百倍魚片(日本人最歡喜吃的東西)戰前賣五角的,現在要賣一百日元,因此這些東西都不是普通人能夠吃得起的,不但如此,就連日本人每天必吃的醬蘿蔔,現在也不是「平民化」的蔬菜,醬湯和豆醬湯貴得更厲害。



昭和20年(民國34年)9月21日,東京市區,寡婦、孤兒、老母豐盛的一餐。
昭和20年(民國34年)9月21日,東京市區,寡婦、孤兒、老母豐盛的一餐。

因為大都市裏的食物是這樣貴,所以許多人都到鄉下去買糧食,並且也有不少人即以販賣糧食過活,這就形成了日本的「單帮客」,在東京,這批單帮客的數量不下數十萬,其盛況是超過了淪陷時代的上海情景。


昭和20年(民國34年)9月2日,東京市區景象。
昭和20年(民國34年)9月2日,東京市區景象。

東京的房屋,在戰爭時期被盟累次轟作,至少已轟炸去了百分之八十,所以東京的房荒十分嚴重,許多在戰時疏散到鄉下去的,現在都不准回東京,一向居住在東京的大家都無家可歸,祇好將防空壕暫充房屋一家人齊在一間比我們中國死人的棺材大不到兩倍的防空壕,其情況自然可想而知了,每到晚上,我們在黑黯黯的馬路上一路走去,除了滿目瓦礫之外,便是一點發自地下(防空壕)的燈火,而在這些燈光之下,除了黔伏着孤兒寡婦或失業的退伍軍人之外,還有不公開的神女的做着她們的「黑市」買賣


防空壕教室,昭和20年11月
防空壕教室,昭和20年11月

至於那些戰後僅存的房屋面積在廿四疊(一疊為六尺長三尺濶)以上的,都由政府徵用來收容無家可歸的戰後災民所以在東京就是有錢也租不到房子的。

戰前的東京,市政建設得很少,交通工具也很多,所以交通是十分方便的,經過這次戰爭,東京市內和市外的交通,可說面目全非了。公共汽車和沿街開行着待僱的出租汽車,現在已經絶跡不見,電車,高架電車,地下火車等雖然在開行但乘客的擁擠,秩序的混亂,簡直令人難以想像


上野車站入口(昭和20年秋天)
上野車站入口(昭和20年秋天)

假便你不會推,不會擠,不會從窗裏爬進爬出,你簡直休想趁上電車或火車,而擠,軋,推,爬的結果,女人們木屐和胡服的袖子常常被擠得不知去向,而碰傷頭腦和擠壞手腳的,也屬司空見慣,有一天早上,我們團裏(按即中國代表團)的一個下女來上工時,她衣服上的袖子沒有了,面孔上紅一塊紫一塊的,頭上還包着白色的綳布看她的樣子,「真是」狼狽不堪」。問她何以會弄成這個樣子,她的回答是軋電車的結果,因為在東京的中央車站,那是唯一交通的中心,也是唯一跑單帮的路線,所以要在那裏乘車,非拚命地擠軋是不可的,雖然大家擠得破頭血流衣屐盡失,還得拚命地擠,擠,擠!


池袋車站月台(昭和20年秋天)
池袋車站月台(昭和20年秋天)
JAPS FIND SHELTER IN TOKYO'S SUBWAYS, ACME新聞照片(黑水博物館館藏), 昭和20年12月6日,東京上野地鐵車站,一名舊日本皇軍與一名婦女以極不舒服的姿勢睡在通道邊避冬,臉上的衣服是為了防止在這個不衛生的環境得病,此處每天有高達10人死亡。
JAPS FIND SHELTER IN TOKYO'S SUBWAYS, ACME新聞照片(黑水博物館館藏), 昭和20年12月6日,東京上野地鐵車站,一名舊日本皇軍與一名婦女以極不舒服的姿勢睡在通道邊避冬,臉上的衣服是為了防止在這個不衛生的環境得病,此處每天有高達10人死亡。

有許多軍官發了戰爭財的商人,他們出門的時候還有自備汽車可坐,雖然這些汽車都一九四一年以前的貨色,算不得新款漂亮,但在東京看起來,有福坐汽車的真比什麼都寫意了。可是這些汽車的來歷,大都是在戰爭時候日軍從南洋,香港,菲律賓或我們中國的上海搶去的,因此最近麥克阿瑟總部下了一道命令,凡是一九四一年式的汽車,須一律呈報備查,凡來歷不明汽車將一律沒收,來歷明的則予徵用。所以這一下之後,東京市上的自備汽車將為麥帥「肅清」了女人(一)最近日本政命運府舉辦了一次全國戰後人口的總調查,查得女人比男人的數量要多三百五十多萬,從這一點上,我們當可看出目前日本女子如何過剩和過剩以後有必有的種種結果了。

在戰後日本最可憐的當然仍算女人而其中更可憐便是那些「戰爭寡婦」。這批戰爭寡婦自恩俸被消後,生活完全陷於絕境,所以常常有因無以為生而自殺的,最近,日本的一些女議員和從事於婦女運動的人,正在發起一種救濟保證這批戰爭寡婦的運動,可是結果如何,還不得而知。



佔領軍PX(美軍福利社)附近-銀座四丁目角(昭和20年秋天)
佔領軍PX(美軍福利社)附近-銀座四丁目角(昭和20年秋天)

因為女子的人口過剩和生活的無法惟持,以及戰敗以後民氣的頽唐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在日比谷公園二重橋前,銀座上野…等地方公開賣淫,與盟軍混在一起,每天晚上,日比谷和二重橋前,銀座的咖啡館和街路上所見的全是那些上「戀愛市場」來特價而活的可憐的女子。她們為了生活,早已顧不到一切所以她們,唯淫和無恥簡直是令人難以想像的道德,二原來日本人喪失是最講究虛偽禮貌的,而在日本人民之間,過去確實也有不少美德,如相互間的親愛守信用,重諾言等等。而社會秩序的安定,盜匪之類的絕無僅有,更為國外人所樂道,可是經過這一次戰爭,這些民間的美德早被無形的炮火燬滅了。現在,東京小偷之多,較上海香港尤甚,就連下女們不免要偷竊僱主東西了而與人之間既已不講信用也不重諾言,就連最起嗎的一點禮貌和道德──如上電車時的排隊,在人叢中保護婦孺的安全等等,也完全不知去向了。至於官場的貪污,更加令人吃驚,在過去,這許多現象在日本人的心目中,祇有我們中國才會找得到,那知道曾幾何時,在他們自己國內也普遍地表現出來,並且更加厲害呢!


在從前日本出版的一本「中國遊記」上,有張上海小扒手在路拾香烟屁股的照相,那曉得現在東京的大街上,隨時隨地都可看到與此同樣的照相,而且那些照相裏的人物不是「小扒手」,而是身穿制服的退伍「皇軍」!衣食足然後知禮義,我們對於日本今天的這種情形固然用不着冷笑,但我們於此,至少也要警惕到國家富強的可貴與重要!

第三編 對日新政策的出發點

一、新時代與新認識


去年八月十五日,世界戰爭結束,我們的抗戰也勝利了。人類社會從此進入歷史的新段階,但是大戰的混亂,至今尚未完全終熄,餘震還在各地動盪,人民依然未能脫出生活的苦海,黑雲仍滿佈於世界,猜疑與自私,依然在阻礙人類的進步。人類的公敵雖已敗亡,小醜仍在搗亂社會的安寗進步,阻礙着人道和公理的伸張,需要我們以更大的勇氣和努力來克服當前的困難。

這次抗戰的結果,我們得到一些甚麼?二千萬同胞犠牲的代價是什麼?我們不能視若無覩,漠不關心,在形式方面,百年來壓迫我四億五萬同胞不得翻身的田地,這帝國主義的壓迫,在表面上算是消除了,事實上究竟又是怎樣呢?我們在日本常常聽到外國人說:「中國是一等國家三等國民,日本現在是三等國家一等國民。」每個有血性的中國人聽到這種話當然會發氣的。但是,平心靜氣地看看我們的內政和外交的現狀,發氣以後不得有有深刻的自省。

現代科學已進步到原子時代,而我們的現狀是怎樣,戰敗國家的社會紛亂和道德破產,那是必然的後果,而戰勝國的我們,其紛亂與破產並不亞於戰敗國。我們知道戰爭給予我們的打擊如何深刻,我們的因難比任何國家都多,而人為的紛亂與因難並且佔了不少的素。這是值得我們反省而努力改進的。戰敗國的日本,政治經濟社會及道德各方面的混亂相當深刻,但是,官民對於再建的努力,克服因難的耐心,是值得我們欽佩的。只要同盟國批准其經濟計畫,它的產業復興是很迅速而令人可驚的,我們今日不能醉心於勝利,如果我們不努力於復興建設,或是努力不足的話,我們的前途也是未可樂觀的。

七七事變以前,我們全國官民的努力目標是打倒帝國主義者的侵略,以求中華民族的獨立解放,民族主義的消極的目的算是達了,現在我們的國際地位躍進至四強之一,在亞洲是唯一的強國,日本敗亡後,亞洲政治的指導權已落在我們的頭上。現在日本人也希望我們來領導他們,幇助他們的復興,中日兩國的地位完全顛倒了,韓國,越南,緬甸,馬來,荷印各地的被壓迫民族,都在翹望我們的強大,能帮忙他們能迅速得到獨立解放,可是,仔細檢點我自己的實情,買辦心理未除奴隸根性尚在實際政治方面發生作用,法律上得到獨立解放,而精神上仍存在着買辦心理,怎能配得上來指導人家解放?政治紛亂與經濟破產,加上文化落後,使大家看不起我們,怎能使其他民族心服我們的領導,這是今日我們應該深思猛省的一個嚴重問題,我們為追悼兩千萬陣亡軍民的英靈,為着滿足各民族對我們的期望,為着國家的復興建設,全國人民應該奮起,盡一切的努力來克服政治混亂與經濟破產,急起直追,提高我們的文化水準。

二、日本的命運

日本的命運操在我們手上,我記得在戰爭中大公報曾經這樣說過。昔時日軍還在橫行大陸,太平洋戰爭也未發生,日本人對這種斷語當然是不服的。初敗後,日人侮華心理尚未消除,復員日俘和日僑也公開地說:「日本戰敗於原子彈,並未敗於中國。」對於我們的勝利在心理上有所不服,侮華心理依然滿佈於全國日人的腦裏,尚有一部分日人看到國際上的糾紛,則認為「美蘇不久即開戰,日本可乘機復興,恢復韓臺各地。」從旁觀者看起,雖然是白晝做夢,而野心未死的日本政治階級,却很認真地考慮這種問題,講究種種對策


五月十日的選舉,竟有幾個候選人公開地宣傳第三次世界大戰。甚至說: 如果讓我黨來執政,六年內必收回朝鮮和臺灣,恢復帝國的榮譽。 這些狂人都落選了,但是地下組織宣傳依然在繼續進行中。

日本人原來是一個事大主義的民族,看到美國的富強就醉心於美國,看到蘇聯的強大就想蘇聯,雖然是少數的運動,如有一部分日人在進行著[加入美國聯邦]的運動,或主張割讓山口縣為韓國領土以連絡韓國共產黨,將來結成日韓蘇維埃聯邦,參加蘇聯的共產主義的聯盟。看起來雖然很滑稽,失了信心的事大主義者,這種想法也很自然的。其動機當然也是在替日本民族想出路,將日本民族的命運寄托美或蘇聯,左右兩翼的極端份子,失了民族信心的表現,其心境實在值得憐憫。

最近日本人學界及文化,經過十個月間的苦悶和檢討,始發見戰敗的真相,日軍在中國及南洋各地的暴行和污貪污軍紀的腐敗,各種事實,戰爭中國內人民完全聽不到真實的消息,國際軍事法庭始開裁判日戰犯以後,這些事實紛紛傳來,同時,日本,投降後陸海軍官爭奪物資金條和現款,置人民於死地而不顧。這種腐敗行為在光天化日之下,表演給人民看了以後,人心大變了,現在己經改口說:[日本在精神上敗於中國在物資上敗於美國。]對華認識也改變了,日本技術者曾經想依賴英美,以求其生存,結果失望了。日本實業家也佑道,[日本產業的復興,其原科與市場必須依賴中國的同情,技術等的出路也在中國。]至此,日本始佑道其命運操在我國手上,中日兩民族應在新的立場上面合作,纔有其出路。換言,在世界和平的基礎上面,在民主陣線上面,在兩民族的共同利益土面,建立中日兩民族永久和平合作的基礎。如此,日本民族始得獲救,這是日本人的新認識和新覺悟,用血汗換的來實貴的教訓,必須好好地加以活用,這纔是真正的合作,真正的戰爭的代價,真正的和平基礎。

日本民族的命運握在我們手上,我們不加以舞弄,而加以同情,以寬大的態度和政策加以領導,這是戰勝後我應有的風度。也是應有的政策。

三 未來的中日關係

戰敗國日本的將來如何?這是同盟國處理日本的共同問題,日本地位將在對日和約上明白規定,在日本新憲法草案中已明白宣布[日本將永久放棄戰爭]。此點已得到同盟國共同的支持。換言之,未來的日本是一個沒有軍備的獨立國家。從舊觀點看,日本的國際地位是低落了,從人類的理想看,消滅戰爭是人類共同的理想,大家都應該努力,全世界變為無武裝的國家,無武裝始能保障沒有戰爭,故在人類文化史上是一大進步,是在太平洋消滅了一個戰爭的因素。

太平洋變為永久太平的地區,這是我們的希望,現在蘇聯的國防線己由間宮海峽出了太平洋,日本海的三大出口,蘇聯己得其一,津輕海峽朝鮮海峽依然受着封鎖。美國的國防線已經進至黃海,其東岸即是仁川以南的地區,現在控制美軍手上。東海以南仍是英國的勢力圈。三強的爭霸,美國雖然仍佔優勢,太平洋的波濤仍高,武裝和平的政策依然是維持世界和平的唯一生機。這種情勢若繼續存在發展,人類對於和平的願望永久受着威脅,也是太平洋沿岸諸民族的大不幸。我們必須由國際政治上打破這種武裝和平的局面,否則未來的戰爭,日本必成為作戰基地。因此在管制日本及重建日本的過程中,必造成盟國間對日政策的爭執焦點,進而促進戰爭的爆發。

我們反對戰爭的再起,更反對太平洋再成為戰場,由太平洋沿海撤除一切武裝,以為促進世界真正和平的起點。這是日本的幸福,也是中國的幸福,自然也是全世界的幸福。目前的形勢雖然離題很遠,可是,並不失為人類共同努力的目標,現在戰爭的引火線在太平洋上依然很多,而消防工作應從今日做起,並且要在對日和約上面求其初步的完成。

波茨坦宣言的要旨,在於建立民主和平的日本。和平的日本要有和平的太平洋纔能達到目的。民主的日本必須有同盟共同公允的政策纔能夠有保障,不容諱言。現在同盟國間對於民主日本的內容認識並不十分一致,在日本憲法修改案上面,及土地改革法案上面我們已可看出若干的紛岐。日本隱藏物資用罄以後,日本政治危機和經濟危機即將來臨。克服危機的方式內容,將更使異見擴大,而加深盟國間的對立,我們要建立中日未來的關係,應先預防這種危機的發生和擴大,先求局勢的穩定,然後考慮將來。

日本與韓國若演成為東方之巴爾幹半島,這是我們所不能同意的。中南美的紛亂絕對不是美國所能同意的;同樣日韓兩國的紛亂和衰弱也是我們所不歡迎的局面,我們希望日韓的民生發展及其和平的生長,在友愛與互助的原則下調整中日兩國的新關係,日本的優點,我們應該幫助其發展,並且可以用於我國的復興事業。侵略主義的根源必須剪除乾淨

我們的民族政策絕對不容有排他性的存在也不許有如帝國主義者的自私,日德意的失敗是絕好的教訓,甲午戰爭日僥倖成功以後,日本指導者階級已經失掉了頭腦的冷靜,人民也失掉了反省的能力,驕傲自滿的民族優越主義思想毀滅了日本,也毀滅了德國。這個教訓是值得全世界人類加以吟味的,俗語說得好,水高船也高,我們能幫助他民族的發展,他民族必能擁戴我們,如此做下去,我們的國際地位也就是提高了。

今日我們是戰勝國家但是我們內部的混亂與經濟危機的深刻並亞於戰敗國家,全國人民若不痛下決心扭轉危機,光榮的戰果就會黯淡無光,就會將兩千萬同胞的鮮血變為白流。我們紀念七七事變,必須將七七事變的歷史的意義發揚光大,今日安定東亞的責任已落我們頭上,我們要勇敢地把這責任擔負起來,對於戰敗的日本,對於呻吟於帝國義下的東方各民族,從其火熱水深的苦海中拯救出來,混亂將悶死四億五千萬同胞,悶死東方諸民族,我們對於死難的將士和同胞寄與無限的哀悼,對全國同胞寄與無限的熱情和希望。

第四編 光明臺灣的出路

全國同胞!我以留居祖國的臺灣人的身份來向全國軍致敬,慶賀抗戰的勝利,於我覺得是萬分的愉快和光榮,現在日本帝國主義已經降了,中華民國的前途是光明的,收復後臺灣,自然也是跟着祖國走上光明的大道,那是不容疑的,八年的抗戰告訴我們,暴力與強權,雖然可以稱霸一時。結果還是不過正義和人道的,我們的勝利是正義的勝利,是真理的勝利,是人道的勝利,壓制與剝削的黑暗政治,從此以可以結束了。

我們臺灣,受着鄭成功的成功感化,三百年來不斷與異族展開血腥的鬪爭,為民族的自由平等,流了不少的血汗,甲午戰爭失敗後,臺灣就割讓給日本,在這五十一年我們的先烈和後起的革命同志,繼續為民族的自由平等鬪爭了五十一年,犠牲了六十五萬人,今日同盟國的勝利日本帝國主義打倒了,我們也跟着勝利回到祖國來了,我們感謝祖國同胞和同盟國軍民英勇的作戰,為我們帶來了自由和光明,我們應將這光明發揚光大來報答陣亡的將士,來感謝祖國。

我們的革命目的是抗戰,是反對帝國主義的統治,現在我們的敵人消滅了,從此以後,我們的任務是參加建國協助建國的大業,不再是「抗日反帝」的運動,而是為實施憲政,為完成地方自治,為建設民生主義實經濟而努力,為實行社會平等民族平等而奮鬪,我們要切實認清新情勢,用盡力量來達成我們的新任務,換一句話説,說是要為建設三民主義的新臺灣而努力,青天白日旗將光明帶帶進臺灣,我們臺灣人將以熱情的歡呼來歡迎國飄揚於臺灣島上,為六百餘萬臺胞解除五十一年來的痛苦

那末,臺灣是不是夠得上條件來建設三民主義的新臺灣呢?我敢說,臺灣的條件比任何地方都俱備,只要有熱情有魄力的政治家到了臺灣,肯為實現三民主義而奮鬪,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六百七十萬的人民日本人只有四十萬生蕃十六萬其餘都是忠貞的漢人,替敵人作漢奸的極其少數,肅清都是容易,並不費力。臺灣的教育程度很高,受過大學教育的有五萬人,受過中等教育的有三十萬人學齡兒童百分之九十七都受過教育了,民意機關二十四年的歷史民選制度實行十年,選舉的經驗都很豐富,人民奉公守法,法治的基礎早已完成,只要我們下定決心要將民主制度實施於臺灣,從今日起就可以實行。政治的要編,在於官民彼此相信,自己失了信心,什麼事都不容易弄好,自己有了信心,立刻實施民治制度,不旦毫無危險,並且可以取得民眾熱烈的擁護,所以我們希望到臺灣的軍政負責人不要喪失了信心,不要將政治的光明前途斷送官僚手裏,一切為實施憲政,一切為完全地方自治而努力,民主政治是臺灣人五十一年來追求的政治理想,不要讓臺灣人失望,我們帶進去的政治必須要比日本帝國主義的舊制度來得進步,來得光明

民生主義基礎而言,臺灣地籍的整理早己完成,可以說是東方最完備的,立刻可以實行總理的土地政策,臺灣的工業己經發達到相當的程度,農業也己經工業化了,但是資本及一切生產工具都在日本人手裏,一旦接收過來,隨時可以實施節制資本政策,人民的知識程度很高,技術訓練有素,如果臺灣不能實行民生主義,那末中國任何地方沒有希望了。

臺灣漢人,生蕃日人,三種民族混在一起生活這正是我們實行民族主義的機會各民族應該自由平等和平相處,我們在臺灣能夠成功我們就可以領導東方一切民族起來,使他們能和平相處,能得到自由和平等,共同為人類進步而努力,這是都是三民主義的最好的試驗場

臺灣在軍事上是重要的基地,太平洋戰爭以來,日本用以侵略南洋各地,不但軍港和空軍設備很完備,糧食與人力都很充足,所以做基地很合乎理想的,在過去,日本用以侵略太平洋,將來我們必用以保證太平洋的和平,為世界和平來盡我們的義務。

從政治經濟社會軍事各方面來看,臺灣的前途充滿着希望,充滿着光明,我們應該怎樣來使他變為光燦爛的臺灣,這是抗戰勝利後我們迫切的任務,今天大家都是想把他弄好,使他能夠長治久安,臺灣的長治久安不但是臺灣人的幸福,也是祖國的幸福,那末怎樣纔能達到目的呢?其實,這並不需要甚麼技巧,只要信任臺灣人,愛護臺灣人,尊重臺灣人,幫助臺灣人達成他們的政治願望,一切的問題都可以很容易解決,今日派去接收的祖國大小官員中假使有人還不能信任臺灣人,用一種岐視的態度來對待臺灣人,甚至不尊重臺灣人的意見,更忽視臺灣人五十一年的政治要求,那是很不幸的,在進臺灣以前我們希望這個錯誤的觀念要完全洗清乾淨,老實說,臺灣人今日所要求是民主政治,是政治上的自由和平等,不與臺灣人以政治自由,不以平等待還臺灣人,一切政治技巧都是沒用的日本人的失敗就在這裏,我們容易成功的條件也就在這裏,三民主義的新臺灣自然是自由平等的世界,所以我們希望中央迅速決定,我們接收臺灣的時候,立刻要成立民意機關,以尊重臺灣的政治願望實現我們的新政,立刻放開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以表示我們的政治與日本帝國主義的政治是完全兩樣的,不實行民主政治,一切的解釋都不容易得到臺灣人的了解和同情,我們要用事實來宣傳我們的政治是進步的,是信任的臺灣人的,是愛護臺灣人的,是尊臺灣人的,如此,立刻可以完成祖國與臺灣無間的團結,勝利帶進臺灣的光明,而絕對不是黑暗,臺灣人也相當聰明,它們立刻會感謝祖國的新政,能以全力來擁護祖國的復興,接收臺灣的時期快到了,抱着建設三民主義新臺灣的熱情的軍政各方面的戰士就要出發了,我們祝福它們的成功,祝福光明普照下的臺灣。

(中華民三十五年八月三十日)

第五編 臺灣人苦悶的解決策

救亡之道唯在民主第一

這次世界大戰的目標,是為人類爭取民主政治,保障民權,提高人民生活水準,保障世界和平,以消滅戰爭,以促成自由和平解放,康樂的社會,促進人類文化的進步,是民主陣線與法西斯魔王的鬪爭,是善良的市民與惡棍的鬪爭,結果,法西斯的專制政治瓦解,自由解放的民主陣營勝利了

照道理,戰爭勝利,和平就應該來臨,自由民主的政治就應該實現,而實際的情形,又是怎樣呢?第三次世界大戰威脅,又臨大門,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對這種現實,一定要有深刻的認識,這種阻力一定要想方法來排除,人類的光明纔能實實在在地來臨。

世界大戰結束了,帝國主義者的陰謀與壓制,並沒有放鬆。因此荷屬東印度至今還在混亂中,安南也沒有解放,緬甸馬來依然沒有脫離殖民地的地位,這是帝國主義者不實行大西洋憲章的後果。我要動員全世界的良心來督促它們實行諾言。

蘇聯今日的對外政策,外衣是紅的,裏面還是白的彼得大王的遺策,即是由波羅的海大西洋,由黑海地中海蘇黎士運河印度洋,由波斯波斯灣,由旅順大連東南海參加太平洋的爭霸戰,由海參威朝鮮海峽而入太平洋的願望,現在的俄國政府執行,以期發揚光大, 美英依然要封鎖壓迫出口,因此美國艦隊開入希臘達坦海峽英軍占領波斯,美軍封鎖黃海和朝鮮海峽,阻止俄國的進出。故美蘇衝突已尖銳化第三次大戰的危機也迫至大門,這是人類的不幸。我們要求聯合國各國領袖實行大西洋憲章的諾言,保障民主政治的實施,防止大戰的勃發,這是各國領袖對人類所應該負的人道上政治上的責任。

國內問題也是如此,今日人民所要求的是安居樂業,是和平建國,自辛亥革命以來,國家遭遇內憂外患,大失元氣,好像患過重傷的病人,今日需要安靜休息,需要滋養品來治好衰弱的病體,不堪再有內亂,患者不休息,一命就要嗚呼哀哉。國家也是如此,我們需要和平統一,安居樂業內亂是民族的滅亡,勝利的戰果就會黯淡無光,這是中華民族一大危機,我們應以全力來謀挽救。

救亡之道在民主,孫總理的民權主義就是中國的民主主義,建國大綱指示我們:訓政的末期,要由人民選舉省長,市長,縣長,由人民行使選權來實現民主政治,這是中國救亡的大路,在隣省的福建,鄉鎮長經民選了,市長縣長最近也要民選了。最落伍的新疆,縣長鄉鎮長將實行民選,新疆省政府的委員廿五人中,十五人也要由新疆人民中選出,中央與地方,將以民主政治的方式實現任打不動的團結,各地方也都在准備實現,孫總理的立建國大綱促進民主政治的來臨。如此,全中國將進入光明的世界。

我們是中華民國的人民,臺灣是祖國的一部分,我們要與祖國同甘同苦,共患難。民主政治是祖國臺灣結成一體的皮帶,我們要將此皮帶緊札起來,共同蹶起共救危機,省長市長縣長民選以後,不健全的政治思想,就可以糾正過來,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對立觀念,這種錯誤觀念自然可以消除貪污舞幣惡習也可以廓清,民主政治的前進,即是今日臺灣政的的治原動力,進步的推進力。今日我們是中華民國的主人翁,做主人的該應有用人的風度,用賢任能是我們的責任,選舉不公正是我們的罪過。選出以後就要信任他,援助他們來執行職務,候選人也應該有政治家的風度,落選人要謙恭待人,擁護當選者,不要有破壞的行為,當選者要先公後私,有好處讓人民先得,有責任由我來擔負,以公僕的精神奉仕人民,如此民主政治能成功,光明世界始得來臨,大家起來準備迎接民主政治,大家修養做國家主人翁的風度,和做人民公僕的涵養,有民主的人民才有民主的政治,大家加餐自愛為民主政治的實現來奮鬪!

敗戰後日本真相 作者:謝南光 中華民國35年10月5日印刷 中華民國35年10月10日發行 民報印書館 台北市中山路337號






5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