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新文藝,第283期 10月號,中華民國68年10月1日出版(1979)

在青天白日的光芒下前進-輝煌的十月對我們的啓示與期望
在青天白日的光芒下前進-輝煌的十月對我們的啓示與期望

在青天白日的光芒下前進-輝煌的十月對我們的啓示與期望

時間的脚步邁得很快,輝煌燦爛的十月又來臨了。十月,有一連串值得紀念和歡慶的節日

;十月,你看到的每一張臉孔,都展現着友善和歡笑————海外的遊子歸國了,心與心的交流, 手與手的緊握,在節日的光芒照耀下,我們流露着無限的對祖國的愛,對未來的期望。 我們了解:每一個中國人都是熱愛自由、熱愛民主的,所以我們在祖國的土地上熱情的擁抱。


我們更了解:基於中華文化深厚的傳統,與對歷史責任的認知,所以我們在困難挫折的衝

擊中,對未來抱着更大的信心和希望。


明乎此,就可以知道自去年美匪勾搭後,這一年來我們表現的沉毅和果敢;也就更能了解

在共匪的「和平攻勢」中,我們以嚴肅的態度、以團結和堅定去面對挑戰。而對外邦人士以「 明日大國」等美譽稱許我們時,我們沒有絲毫受寵若驚和驕矜的心理;這就是說,我們的進步

是應該的,我們要繼續戰鬥,繼續前進,一直到大陸同胞都能在三民主義的旗幟下,過着民有

民治、民享的幸福生活。


不過,我們也不必諱言,台灣是一個海島,以有限的土地、資源、人力而面對着大我多倍的敵人共匪,這一場戰鬥是相當艱苦的。但是,我們同時也要瞭解:這一場戰爭的特質並不完 全取決於武力;而它的決定是在文化、思想、經濟、生活方式等等的一個總體性的鬥爭。因是 ,在這輝煌的十月裏,我們重溫每一個節日的史實,它很明確的啓示着指出我們前進與勝利的道路:


第一、 國父以一介書生,倡導革命,可以說是手無寸鐵;但武昌的義旗一舉,全國響應,清室的崩頹,既迅且速。追其原因,是清廷之腐敗人人欲去之而後快;國民革命是「應乎天 而順乎人」。此外, 國父的鼓吹三民主義,深入人心,有黨人的奮鬥,更有國民的奮鬥,衆志成城,逐倒清室如摧枯拉朽。而今日共匪之反歷史、反人性、反倫理,大陸人民均欲去共匪 而後快,故反共復國之必勝必成,其根本者在此。


第二、國民革命的進行,是由海外到內。 國父在海外聯絡華僑,籌募經費,結合志士

仁人參加革命,僑胞們不僅是傾囊相助,且均奮作前驅,故 國父有「華僑爲革命之母」一語

。可見國民革命的成功,得力於僑胞者至大。自政府播遷台灣以來,僑胞們如疾風勁草,堅貞 不移。因而反共復國的戰鬥,我們是結合着海外和大陸上的反共力量,是以衆擊寡,以實擊虛 的。


第三、甲午之役,清廷割讓台灣;五十年來,台灣志士不甘受日人的統治,要重歸祖國的 懷抱,紛紛起來革命。當時領導抗日的有林少貓、鄭靑、柯鐵虎、黃選、簡施玉、陳法、胡嘉 猷、陳秋菊、蘇俊、羅福星、余清芳、蔡清琳、劉乾等人,他們慷慨成仁,可歌可泣。而八年 抗戰,我大陸軍民付出重大犧牲,念茲在茲者,在使台澎重歸祖國懷抱。因而,爲自由民主而 戰,爲台灣同胞的歷史傳統;光復台澎,則是對日抗戰的奮鬥目標。今日大陸淪於共匪,台灣 同胞有此責任去拯救他們;反奴役、爭自由,台灣同胞更樂於承擔此一責任。所以我們一千七 百萬軍民是目標一致,團結一致;而共匪則不斷鬥爭,不斷内訌。以我團結集中的力量,必能擊潰共匪分崩離析的力量。


在青天白日的光芒下前進-輝煌的十月對我們的啓示與期望
在青天白日的光芒下前進-輝煌的十月對我們的啓示與期望

第四、總統 蔣公曾說:「中興大業在於人才,」因爲人才不僅攸關革命的成敗,亦繫乎 國家的興衰。所以總統 蔣公與蔣總統經國先生,對於教育與人才的培養,是貫注心力,經之 營之。如今我國留學生遍佈海外,國內之年輕學子亦莫不中規中矩,力爭上游。反觀共匪實施 「文化大革命」後,要青年「上山下鄉」;外國記者對「文革」的評斷,是使「大陸倒退三十 年」。故從人的方面說,我們與共匪要鬥「量」,也要鬥「質」;而無論就質與量來說,我們都勝過共匪,這也是我們勝利的鐵證。


第五、現代的戰爭因科學的發展,面貌爲之一變。由傳統的戰爭到科學的戰爭,是一條必 經之路。但科學的發展有它的條件,一是人的智慧,一是經濟潛力。我們講大陸地大物博,但 毛匪喊「東風趕上西風」趕了三十年,大陸還是「一窮二白」;最近又喊出「現代化」,亦爲 學者認爲是神話、夢話、廢話、空話。我們台灣土地小、資源不多,但總統 蔣公的高瞻遠囑 ,在「建設台灣爲三民主義模範省」的政策下,我們由無變有,由少變多,由落後國家邁向開 發國家之林,進步與繁榮是有目共覩的。台灣之有今日,總統 蔣公的恩德我們應永矢勿忘。 而總統 蔣公一生爲中華民國而奮鬥,在遺言中尤諄諄勉勵國人「以國家興亡爲己任,置個人 死生於度外」;我們應拳拳服膺,貫徹實踐,努力研究發展,加強國防科學。


總結而言,我們今天看問題要看本質,不要看假象;要從全面看,不自局部看;要從根本 看,不自現實看;卽可知反共是國家的存亡和歷史的大業。它是對這一代人的殘酷考驗,也是 對這一代人最光榮的挑戰。而正義和眞理,是站在我們的一邊,若說共匪不亡,是無天理!


因是,在這光輝燦爛的十月,我們懷先烈、慶國慶,讓我們在青天白日的旗幟下,海外、 海內和大陸所有愛國家、愛民族,爲自由正義而奉獻者挺起胸膛來,爲反共更緊密的團結,爲 反共獻出我們的一切,爲反共更勇敢的戰鬥,不達勝利,決不中止!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抗戰期間,魯西、豫 北、蘇北出現三種敎門, 各有不同背景。豫北之八 卦敎,爲日本特務機關收 買,又稱「皇道會」;蘇 北之一貫道,受汪偽政權 運用;魯西之無極會,又 名戊己會,最後易名中央 道,爲抗戰軍政方面所支 持。已故濮縣許揆一先生 ,曾爲筆者言及中央道祖 師張建陽許多特行異迹, 頗饒趣味,特檢索當年日 記所記節略,補綴成文, 以饗讀者。


許先生爲軍統局之老 同志,抗戰期間,渠在山 西正太鐵路沿線一帶祕密 工作。正太與同蒲兩條鐵路在榆次交會成丁字形。敵軍逢焰,侵及太原,以兩鐵路爲支軸,把山西分割爲

三。於是抗戰部隊東據太行、南依中條、西托黄河,與敵軍周旋。許先生計畫建立一處祕密電臺,以期不 受部隊進退之影響。想到佛教聖地——五臺山,寺廟建築,起於北魏,歷經遼、金、元、明、清五代,以皇室之力,年有增修。山上殿閣崇峨,環境幽淨,僧徒衆多;日軍儘管十分兇狠,但對佛教聖地却相當 尊崇,實爲建立祕密電臺之良好掩護場所。惟許先 生既非佛門中人,對釋教典籍亦少涉獵;不知用何 種說詞,方能說動和尚冒大不韙,行大方便。祗以 遊山逛廟的香客身份試試緣法而已。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許先生到五臺山住了兩天,每天去藏經閣流覽 經典,原想以「臨時抱佛脚」的方法,實行「惡補 」,俾與寺僧搭訕,不顯外行;及至看見那浩如烟 海的藏經,連「惡補」的意念也嚇飛了。第三天淸 晨信步遊覽,正值和尚早課已畢,掃除庭院之際, 忽聽有人在背後呼他早已不爲人知的名字,不禁大 吃一驚。


在此先將許先生的歷史作一簡單介紹:他是舊 制中學畢業。求學時期,正逢五四運動。「五四」 本是爲抗議日本霸佔甫自德國人手中收回的山東權 益而起。山東的學生,爲桑梓奮鬥,自不能落於他 省之後。這一愛國運動,從「五四」,到「六三」 ,達到高潮。及至學生聯合會成立,起初之愛國精 神逐漸變質。民國九年以後,CY勢力侵入學校, 許先生卽爲當時「共青團」領導份子之一,與其同鄉張建陽同隸濟南「團委會」。誠如老牌共黨張國 燾脫黨以後,在其回憶錄中所寫:「五四運動前後 ,一部份急進的學者和青年,開始仰慕俄國革命, 傾向社會主義。中共成立以後,不少青年陸續參加 了中共的行列,實質上他們並非眞正的共產主義者 ,對於馬、列學說既無研究,更無所謂信仰,幾乎 都是對於中國的積弱和腐敗,抱着痛心疾首的心情 ;他們心目中所憧憬的,是一個獨立自由和富強的 中國。」前述許、張二位,就是基於這種心情領導 「少共」活動。許主持學運,張主持軍運,故張建 陽曾打入張宗昌所部方永昌的軍隊中做過祕書。他 們收到「中共中央團委會」的「指示」,公然標明 「萬惡孝爲首,百善淫爲先」,認爲不如此不足以 達成「思想解放」的目的。他們立刻產生「鳥獸不 可與同羣」的罪惡感。後又迫令組織僱農,使用打 、殺、搶、分,燒的手段,製造混亂,響應「兩湖 秋收暴動」。於是深感這種強盜加禽獸的組合,不 能不予唾棄了。


當時全國十七個城市有「共青團委會」,濟南 是最早成立「團委會」的城市之一。由於許先生摒 棄了「少共」領導地位,濟南「共青團」組織首遭瓦解;連帶省級「黨委會」 亦被徹底肅清,張建陽亦失去聯絡。許先生後來加入中 華復興社系統,隸屬軍統局 前身之××處,畢生爲抗日 反共貢獻其心力。突在深山古寺之 中,聽到喚他「少共」時代的姓名,怎能不大吃一驚。定睛一看,一 位身軀偉岸,芒鞋灰袍的和尚,單掌 問訊:「許施主光臨敝寺二日,忽忽 然若有所失,不會是舊情難忘,想來 擾亂淸淨佛地吧?果存此心,請趕快 下山,本寺恕不招待。」原來這位和 尙,就是闊別十幾年的張建陽。許先 生驚喜莫名,抓住和尚的肩膀:「啊呀 !建陽,不,應該稱你一聲大師傅,從前你弄奇門遁甲,什麼時候又念起阿彌陀佛呢?剛才着實把我 嚇了一跳,怕的是他們在暗算我,怎麼也想不到遇上了你。你放心吧,我雖然不能像你『跳出三界外 』,却早已『脫離是非窩』了。不必擔心我會擾亂 佛門清淨,趕我下山。不過,有緣遇上了你,也休想落個乾淨。………」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張建陽引導他的老友客室待茶,告訴許:十五 年前,滿懷救國宏願,詎料所事非天,落得兩手血 腥,一身罪孽。午夜捫心,五内如焚,祇有脫身而去,遁跡空門,藉我佛慈悲,洗淨六根。薙渡之時,師父賜名「空五」,含五蘊皆空勝義,於今職司 監院。時局變亂,香客稀少,你進廟之時,我已發 現;惟因佛講忘我忘情,不願招惹。後見你徘徊二 日,心事重重,生怕你別有懷抱,不能不出面說破。數天以前,曾有延安俗客,來此毀法謗佛,被我 趕下山去。若干年與世俗絕緣,自信頗有醒悟,這 幾天忽然心煩意亂,如萬馬奔騰一般。拈香禮佛, 淨坐參修,無明終難壓抑。自念孽緣纏身,恐將永 墬地獄。又和你不期而遇,定有「不可說」之故。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許先生說:我非佛門中人,不懂禪機。就常識 而論,你之所以心緒不寧,絕對不是什麼「熱鹽、 冷鹽」問題;而是敵人鐵蹄蹂躪我們的國土,激起 昔年抗日救國的宏願,此種心願又與你現實生活完 全不相調和所致。我們藉昔年常用的一句老詞 矛 盾統一。你非把佛性和人性統一起來不可。空五和 尙說:你的話也許有理。方今擧國一心,豪傑四起,從事抗日救國,大千世界,豈少我和尙一人,我 並不打算脫下袈裟,再着戎裝。許先生說:人各有志,不能勉強。我以老朋友立場,表示一點意見。 當年我們抱着滿腔熱血,爲了救國竟走錯道路。如非見機得早,誤却此生事小,誤盡天下蒼生事大。如今敵人決心亡我們的國家了,不管你什麽信仰,祇要是中國人,就負有一份抗戰救國的責任;袖手旁觀,絕對不是大慈大悲的眞義。何况,五臺山此後不再是乾淨土,你想「閉門推出窗前月」,怕是不容易吧?空五和尙沉吟半晌,霍然起立,說:老友之言,令我頓悟。今晚拈香禮佛,表明心願,明晨辭師還鄉。許先生問:你還鄉作何打算?和尚說:吾鄉民情風俗,最適宜神道設教,我想那些畫符唸咒的本領,會更有用的。許於是提出在寺中架設電臺的構想。和尚說:我在寺中,自可全力協助;我如離山,除非佛門中人,日久天長,露了破綻,使古剎遭劫,那才罪過呢。


空五和尚,離五臺返回家鄉。與家人一別十數 年,忽然緇衣歸來,引起鄉人極大好奇心。和尚說 :只因塵緣未了,歸來應。對俗家別無所求,只 把菜園中三間茅屋收拾乾淨,讓他居住,每天供應 兩餐粗茶淡飯卽可。妻子拗不過他,只好照他的話 做。和尚在茅屋中閉門淨坐,一連十天,每天進 米湯一杯。這本是修爲有根基的人平常之事;然而 和尚的靈異却不脛而走。許多善男信女,卜吉問凶絡繹不絕。魯西民風淳樸,知識水準較低,對新 事物懷有相當程度的排拒性;然於仙佛俠盜的故事,却容易接受。空五和尚,十天不飲不食,道路傳 揚,說是彌勒佛下凡,拯此一方苦難。范縣黨務督 導員蘇子才,見張建陽無端返鄉,裝神弄鬼,因對 張之歷史稍有所聞,深恐是匪黨愚弄羣衆之手法, 特親訪和尚,探明底蘊,疑慮盡釋。和尚表示,什 麽時候把敵人逐出國門,什麼時候恢復靑燈唄葉生活。目前渠將迎合民情,創立「無極道」,吸收信 徒,從保鄉保境做起。蘇子才認爲「無極會」 早有其名,旋起旋滅,予人觀感不佳,不如 改稱「戊己教」;以方位而言,「戊 己」代表中央。以五行順序而言,「 戊己」代表土地;合成意義,卽中央 的土地。或者乾脆定名「中央道」。 這樣旗幟鮮明,更能激勵民心,利於抗戰。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張建陽原嫻熟符籙禁咒之術;託 身空門,始不彈此調。今重作馮婦,堪稱 駕輕就熟。而偏僻農村社會,所謂信仰,本來 就是佛道不分,人鬼同馨的。「中央道」揉合了教門、幫會之神祕性和權威性,更增大了吸引力。規 定:佛、法、玄、妙、廣,大、道、永、樂、長, 宏、願、歸、正、果,丹、心、報、中、央,二十 個字,作爲排輩順序。選擇知識程度較高,財產較 富具有影響力者,予以較高之排輩。一般羣衆,予 以較低之排輩。先由直接拜師之大弟子,依次引介 ,分赴各村,設壇授徒,層層建立起師徒關係,和 長幼次序,構成指揮體系,用此發展成連鎖型的民 衆組織。至於入教儀式,口授眞言,皆祕而不宣,知者甚尠(ㄒ一ㄢˇ)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不到一年時光,「中央道」遍佈濮縣、鄆城、 范縣、鉅野、濮陽各縣,儼然形成巨大力量,引起 各方注意。省府魯西行署主任李樹椿,推薦空五和 尚爲民運委員會副主委,其在各縣分壇壇主,均爲 當地民運委員,意在易於掌握。「中央道」發展至 豫北,開封特務機關長皆川雅雄,精研中國各種教 門幫會源流,「八卦敎」卽受其操縱,原想利用「 八卦敎」之掌教者張某,以「無極」「八卦」同出 一門爲辭,拉攏中央道,爲空五和尙所竣拒。但乘 與「八卦教」聯繫之便,教徒向側區擴張,亦擴大 了情報活動範圍。駐在冀魯邊區的石友三部隊,爲 徵發軍實過濫,與中央道起了衝突。空五和尚傳下 「法諭」,說石某腦後有反骨,不眞心抗戰,中央 道地區拒繳給養。石友三忿而要武力清剿,中央道 亦集合上萬徒衆於黃河堤,準備武力對抗。經魯西 行署調解,始獲平息。不久,石友三附逆,地方盛 傳空五和尚有未卜先知之能。


匪黨派地工幹部滲入中央道地盤,和尚傳「法 論」,說他們都是妖魔下凡,擾亂世界,一律逐出 教區。如不聽良言相勸妄言妄行,准開殺戒,以是匪黨地工份子全遭驅逐。「冀南軍區副司令員」宋任窮,派得力幹部與和尚聯絡,盛贊其打擊漢奸石友三之英勇行動,要求互相幫助,共同抗日,以玩 弄其統戰伎倆。和尙回覆佛偈八句,文曰:「原是任勤,何又任窮?窮不能變,便是無明。無明焚身,泥犂重重;回頭是岸,奈何不醒。」宋任窮當然 不會理會這些「媽媽經」。不過,這個和尚竟然知 道他本名宋任勤,亦頗感奇怪。匪黨對中央道誘惑不成,地工份子又不能立足,於是展開宣傳,指中 央道是邪教,空五和尚是漢奸,受敵人指示,混進 抗戰根據地,以迷信邪說,瓦解抗戰的民心士氣。


繼而「冀魯豫邊區司令員」蕭華,糾集匪部向 中央道的勢力範圍進犯。和尚傳論各壇壇主,率領 門徒,以黃河堤爲防線,迎擊匪軍。中央道的徒衆 以戈矛刀劍爲主要武器,當然不能抵禦匪軍。但 中央軍高樹勳部,駐在匪軍側背,匪軍有後顧之憂 ;又因缺乏内應,深恐腹背受敵,不得不撤向其根 據地。這場大規模的衝突,空五和尚深感武器重要;但更新武器,談何容易。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其時他的老友許先生,正住西安,擔任財政部 緝私處副處長。兩人自五台相別,訊息常通。知道和尚處境艱,一面將其抗日反共事蹟向上級詳陳 ,一面函知和尚赴渝一行,俾可直接獲得接濟。和 尙乃於三十二年冬,經西安由其老友介紹赴渝。因 是方外人,不便住招待所,掛單在北碚一所寺廟, 與另一位遊方和尚同住僧舍。那個和尚生得五短身材,圓顱方趾,自稱俗家姓林,自幼捨身 福建普禪山,法名明玄。立下宏願,行脚 洛伽、五台、中嶽,登峨嵋、朝金頂,再 去西藏,朝參密宗掌教,究明紅教勝義, 回轉普禪,宏揚大法。並出示全國佛教總會出具的證件,蓋有所歷各寺的印文。空五和尙深爲此誓願所動,亦興起遊峨嵋拉薩之念。又以離開五十六年,很想知 道一些五台近况。明玄盛贊五台名山寶剎古木參天,鳥飛不進的勝境。空五和尚順便問一句:山上樹木多大?明玄說:滿山都是合抱不攏的松柏。空五和尚不再追問下去,兩儈又談些參修功夫。那個明玄滿口「野狐禪」,自詡他的修爲,能使「 三光」顯現。空五和尙要求一開眼界。明玄說,最好是夜晚寂淨,功力易顯。當晚明玄盤膝打坐,念念有詞,雙掌揉搓,摸摸天靈蓋 ,額部和兩掌心,各現一個冉冉發光的圓圈,明滅恍惚,這種跑江湖騙小孩的玩意,竟敢在佛前解經 班門弄斧。由是空五對這個明玄產生極大懷疑。 一則知道他並未去過五台山,所持證件印文,亦是假造。因爲五台山之所以得名,就是光禿禿的層層 升高,像五座台子一般,何來參天古樹?二則用製 火柴的赤燐,塗在掌心,迎風氧化,便可顯出螢光。如非騙人,他的企圖何在?看來這個「和尚」來 歷大有問題。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僧異 文:海曲生 圖: 楊震夷

於是,藉機表示願結伴共遊峨嵋;同時祕密知 會偵防單位,對明玄行跡進行偵查。兩人到了成都,明玄卽託故他去。空五和尙獨自去了峨嵋,回渝之後,聽說明玄在成都逗留十幾天,忽然還俗,混 入正在趕工修築供B29 型飛機起落之大飛機場做工。忽又潛往梁山空軍基地窺伺,回到重慶,卽遭逮 捕。訊明竟是日本間諜,冒充和尚,到我後方作兵 要調查,以爲其入侵中國以來,最後一次攻勢作準 備。渠自福建、江西、湖南、湖北一路西上,沿途 異常順利,詎料到了重慶,六耳獼猴却撞上孫悟空 了。空五和尚,建此殊功,獲得入藏護照,到了拉 薩,與達賴座前數位大師,詳參密宗奧義,獲得極 大啓示。


三十三年夏秋之交,敵軍發動中原攻勢作戰, 匪軍隨之坐大。空五和尙所希望獲得之武器彈藥, 無法攜運,祇得隻身東歸,領導其徒衆與匪幫抗衡。撑持到日軍投降,其所控制之地區已完全入於匪 軍掌握。信徒被殺者日必數起。負責魯西工作之楊 潤書同志,保空五和尚「玄」字輩弟子,屢勸其師 早日離去。和尙堅定的說:我早說過,爲應刧而來 ,如今刧數已到,躲也躲不了。去年在西藏與密宗 大師推演國運,認爲千日之後,西藏亦歷浩劫,吾 之急速歸來,亦所以急速歸去,不必逃避。


匪軍佔據了和尚的村莊,和尚仍然若無其事的 終日坐在他的茅屋中。匪幫佈置公審大會,迫令群衆揭發他的「罪狀」,和尚口宣佛號,說:本爲應 刧而來,願替衆生受一切苦難。共匪爲消滅他在群衆心目中的神性,把和尙鎖在茅屋中,斷絕飲食, 逼他自我作踐。鎖了十幾天,詎料和尙仍然端坐如 故。民衆轟傳和尚已是金剛不壞之身,故意被鎖, 以顯靈異,說不定明天就會乘風飛去。匪幫惱羞成 怒,把茅屋堆積柴草縱火焚燒,火焰熊熊之中,大 家看到空五和尙端坐不動,直至化成灰燼。羣衆不 顧匪幹脅迫,紛紛跪下誦他們那不傳之密的眞言。 信徒們清理火場,撿拾和尚的骸骨,在壁磚上發現 刻有四句佛偈,文曰:曾經冰谷萬刧,願仗三寶降魔,殘紅晚暉明滅,海上頓起風波。


鏖戰古寧頭-訪參與古寧頭戰役的楊書田、李志鵬二位先生,沙金
鏖戰古寧頭-訪參與古寧頭戰役的楊書田、李志鵬二位先生,沙金

鏖戰古寧頭-訪參與古寧頭戰役的楊書田、李志鵬二位先生,沙金


前言


民國三十八年的十月廿五日凌晨,一羣呼嘯的砲彈聲,揭開了金門鏖戰的序幕;至當月廿七日結束,歷時兩天半。


這兩天半的鏖戰結果,由於我方的勝利與共匪的慘敗,乃奠定了臺海的情勢,使共匪悚 於教訓而未敢再越雷池一步。雖然爾後有四十七年八月廿三的砲戰,以及其他零零星星的接 觸,但那只是共匪作困獸的奔突,由於嶄懸壁高,絲毫未能得逞,直至今日。


可以說,這三十年來,臺海較能平靜無波,且我復興基地得以生聚教訓,在政治、經濟 、文化等等各項建設上突飛猛進,而令全世界刮目相看,三十八年十月廿五日的金門古寧頭大捷,厥功至偉焉。



也就是說,這三十年各種進步的實績,乃是金門戰役中 每一位參予的國軍官兵,所流的血和汗,乃至於犧牲的生命所奠基而締造的。


三十年時光過去了,我們回顧一下過去,對那些流血流 汗乃至犧牲了生命的國軍官兵,由衷的泛起敬意;不是他們 ,何能有今天?且這個戰爭,至今猶延續着,他們那種堅毅 奮厲的精神,仍是我們必須秉持的,以迄最後的勝利。


職是之故,我特走訪當年曾參與金門浴血奮戰,而締造光輝戰績的兩位英雄人物——一位是楊書田先生,一位是李志鵬先生。


楊書田先生

乍見楊書田,你不會相信他已六十歲了。但是他說他金門戰役時正好三十歲;三十年過去,六十整。粗粗壯壯的, 聲音若洪鐘,要不是這副身子骨,怎能在那場戰火中顯出威風?他是天津人,軍官學校十六期步科,金門古寧頭戰役時 ,任十八軍一一八師三五三團團長


他談到那次戰役時,眼就亮了起來。他說在戰役之前, 卽偵知匪有來犯跡象。於是部隊作了各種假想共匪來犯的實兵演習。十月廿四日那天,部隊正作罷一個殲敵於古寧頭的演習 (24日演習地點不在古寧頭)——據估計共匪登陸必在古寧頭海灘 (古寧頭是台地,並無海灘)一帶 大家正在酣睡的時候,突有砲彈爆炸聲數起,這時 已是午夜,手錶指針在兩點十分,已是廿五日了。



金門戰役,就是那幾顆砲彈的聲音揭幕的。


當下楊書田就領着團部必要的人員出發到安岐 ,兩點五十分在湖南高地上,見到海灘上的曳光彈 交織成了一片火網。這時,共匪已經三三兩兩穿過火網登上沙灘,有 的還竄到國軍陣地後方。一片槍聲裏 ,楊書田在安岐建立指揮所,指揮並 掌握三五三團的作戰。由第三營押來 的匪排級俘虜口中 得知渡海來襲的是共匪葉飛部約一萬兩千多人


有着這樣一個 情報,楊書田就作 判斷,來犯之匪一萬兩千多人,擠在四千公尺不到的正面裏,人是 夠鏖集的了。而三五三團總共才兩千多人,如作全面殲滅來犯之自屬困難,唯一方法是集中火力, 使彼等失去建制;部隊一旦無建制,戰力必大打折扣,何况又是剛登陸的,正暈頭轉向着哩。有了這 樣一個判斷,楊書田卽以電話報告上級,獲得上級 同意後,卽令團之火力與兵力集中猛襲來匪,並嚴令堅持至天明,以待砲兵和戰車的支援。


就這樣鏖戰了三個多小時,匪兵有的還竄到安岐指揮所,但這都是零零星星的,好解決。楊書田 屬下有個上士李江水,幾進幾出,把那竄來的匪軍 一一收拾乾淨。人說常山趙子龍一身都是膽,而李 江水的英勇,不讓古人專美於前。


在夜暗裏交戰有一個特色,那就是只聽到槍砲 嘶吼,却絕少聽到兩軍對陣時的吶喊聲。就這樣沉 默的戰鬥着,以兩千對一萬兩千,其堅毅與勇敢是 可想而知的。


廿六日的拂曉,金門的軍隊整個動員了起來。 由於視線漸漸清晰,砲兵能視測敵我,而得以施展 威力。且戰車部隊也向海岸形成壓迫之勢,因而零 星竄入陣地後的零星匪軍受反擊而被逼向海岸,於是鏖戰了三四個小時的楊團,才得以喘一口氣。清 點傷亡,計輕重傷共三百八十餘名,陣亡營長一員 ,連長三員。




到了廿六日下午四點左右,十八軍高魁元長電話命令楊書田,率全團迅速消滅負隅頑抗的匪軍,因爲楊團對該地地形較熟的關係。楊書田奉令後 卽率團趕赴杜厝之東,並集全團大小迫砲、無後座力砲 火箭筒,對龜縮在堅固房子裏的殘匪進行集 中火力射擊。集火射擊在晚上十時開始,一連三波,把負隅頑抗的殘匪打得高呼投降。由於是夜暗, 不便受降,乃採密切監視;等到廿七日清晨,三個營開始清掃戰場,到八點鐘清點,光收繳下來的鹵獲武器就有五大卡車,俘虜計兩千五百人左右


當然,楊團只是整個戰場的一角,但是這一角 却關係重大。由於這一團在安岐頂住,共匪才未克 竄過湖南高地。否則,情勢就不同了。幸虧楊書田團長在匪俘情報中下了堅守的決心,而使戰場情勢 改觀。


「我是不敢居功的,」楊書田最後說:「我只 是整個戰場的一局部,勝利是來自最高指揮部的運 籌,以及各軍的密切配合,還有每一位戰士的英勇————最低限度,我團的每一官兵都是這樣。講緊張,那是難免,作戰嘛。可是都不怕死,十八軍的軍風就是如此。」


雖則,這只是一個團級單位,在大戰場中的一 小部份作戰情形,寫來容易,但實際上作戰却是用血和生命去拚的。兩天半的時光,如果不是一種堅持,以兩千多人頂住一萬二千多的犯匪,四千公尺 的正面,尤其是在黑夜,風聲鶴唳,是何等的艱困 。但是楊書田率三五三團撐住了,可以說,厥功至偉。



楊書田先生自古寧頭戰役後來臺,一直任職軍 伍,做過師長、參謀長和指揮官,直到退休爲止。 楊先生現在在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會臺南訓練中心 任主任,服務於榮民,可說一生都獻身國家,實堪 敬佩。


李志鵬先生

「那個仗嘛,是我今生都不會忘的。」李志鵬 的貴州腔慢吞吞地這樣說:「卅八年十月廿五號的 凌晨,幾發砲彈過後,我們的探照燈就照向了海面 。喝!共匪幾百條機帆船擠在灘頭前的海面上,有 的匪兵已跳下船衝上岸,於是我扣住機槍扳機,一 條彈帶一條彈帶掃過去······」


那時候,李志鵬才十八歲,是國軍二〇一師六 〇一團第二營機槍第二連第一班的班長。那時,他 在第一線的碉堡中。本來他是睡在碉堡旁的草棚裏 的,一聞情况,沒待上級命令,就率全班各就各位。在半個小時之內,他那陣地對敵人就發射了五千發子彈。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班長,只能談談我那個班在那次戰役中的情形。......海上的目標消失,也就 是說敵人已登上了岸。奇怪的是我班正面上沒有敵人,原來風向使匪船向我陣地左右兩側登陸。我正惦念情况時,哨兵來報告說是有廿多人來到陣地側方。由於夜暗不明敵我,於是我走出陣地問話,對方答非所問,我們一陣掃射,去其大半。不過仍有五個匪兵搶進了一個伏地堡。我向排長黃朝俊報告 ,我前去繳匪兵的械,由黃排長擔任掩護,獲得排 長同意,我徒手前去——」


「徒手?」


「可不是。我的重機槍在陣地裏,再說,也不 能扛着機槍去哩。」李志鵬笑着這樣說:「我去到 碉堡繳匪兵的械,但是對方拒絕,與我爭奪起來。 結果黃排長在碉堡外一陣掃射,對方才肝膽俱裂地 繳了械。碉堡問題解決後我回到陣地,繼續指揮全 班作戰。這時,匪兵又三五成羣地在我陣地附近亂竄。其中有三個抬着挺馬克沁重機槍,在我陣地上 架槍;沒等到他們架好,我就一扣扳機將三個匪兵 擊斃。副班長林應明立卽過去奪得那挺機槍向另外 的匪兵射擊。正當他奮勇追殺的時候,一顆手榴彈 在他面前爆炸,炸中了他的肚子;我們把他救回來,同時我立即取出救急藥包爲他包紮。也許是敵兵 發現了我,一陣槍彈射過來——」



「你受傷了?」


「我的右大腿。」他說着把褲管捲起,指着傷 痕:「這屬重傷,但那時也不覺得什麽;倒是黃朝俊排長在與敵人相互射擊的時候被擊中頭部而犧牲 了,而林副班長也因血流過多而成仁······」


我閉了下眼——勝利,來得何其不易,是鮮血 與生命所凝結的啊!


廿五號天明的時候,我們的空軍來助戰了, 友軍一一八師三五三團配合戰車也來了,終於肅清 殘敵。於是我召集了全班弟兄劉忠平、王新道、舒成榮等,對黃排長和林副班長致最敬禮;到下午四點來鐘,我由機槍手王新道背到第二線。從第一線 到安岐第二線,一眼望去,屍橫遍野。這是場偉大壯烈的戰鬥!整個過程是兩天半。遺憾的是我在戰 鬥中受了傷而未克有始有終。」


「你已盡了你的本分,而且還受了傷;這個戰 役得到勝利,你該說是了無遺憾。」


「要是不受傷,那豈不是可以多殺一些敵人! 」李志鵬拊掌說:「同時,最令我懷念的是我那一班弟兄。全班中除了二個是四川人外,其他都是湖 北宜昌人。他們大都在戰鬥中受了傷,但仍同我聚 在一起固守陣地。我年紀最小,他們比我大個三五 歲,但是都很聽話,都很服從;一直到今天,我對 他們忠誠的友誼念念不忘。」


「我想,團結才是勝利的要素吧?」


「那是當然,古寧頭那一役,我們的二〇一師,友軍一一八師、十四師,以及空軍、戰車等部隊 ,在密切的配合支援下,締造了勝利果實。否則,那將是一枚苦果;今天,我們也不會在這裏有這等 興致談那個戰役了。」


李志鵬自受傷退伍後卽苦讀不輟,畢業於中興 大學法律系,做過律師,曾赴美深造。現爲立法委 員。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卽參加那樣一個戰役,非 堅毅的精神莫辦;而大學,而出國深造,而立法委 員,這一連串的階梯,也非堅毅的精神莫辦。李志 鵬,青少年的時候就爲國從戎;現在,仍爲國家貢 獻智慧與力量,也是令人欽佩的。


尾 語


金門古寧頭大捷,是由許多國軍將士用血、用 汗、用生命換來的;才有卅年的安定。撫今追昔, 須得對創造勝利果實的人們致最大敬意。但是,這 個戰爭仍在賡續着,結果怎樣,就得看我們的作爲 了。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參與金門古寧頭大捷的 每一位將士那樣,從自己的工作崗位出發,努力、 盡責,相信另一次較古寧頭大捷更輝煌千萬倍的勝 利果實,必將由我們取得。


只要我們努力、團結,不怕任何犧牲,每個人 都盡到自己的責任。



7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