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線無戰事的花園!一戰專家在自家後院打造戰壕工事,重現真實的前線生活

58歲的安德魯˙羅勃蕭( Andrew Robertshaw )和30名志工在他之前位於蘇里郡( Surrey )的房子後面,建造了一條60英尺長的戰壕。 他們花了1個月的時間,挖出了200噸的泥土來建造防空戰壕,裡頭有軍官餐廳和士兵的房間。 他希望讓更多人知道英國軍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所真實經歷的生活環境有多麼惡劣。 身為歷史專家的他指出,電影和電視節目裡所呈現的前線生活面貌過於簡化和不精確。 其中戰壕開放日及教學參觀行程的內容,完全依據戰爭時期的日記來設計。


Stephanie Linning—Mailonline特稿,2014年8月14日


這座被刺鐵絲網、沙包和泥土包圍而成的60英尺長戰壕,跟一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戰裡,英國軍隊所佔領的戰壕幾乎一模一樣。 一名退休的歷史老師在他先前位於蘇里郡(Surrey )的房子後面,積極投入打造這座龐大的防空戰壕;58歲的他甚至和一群志工們住在這座壕溝裡,親身體驗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的士兵生活。


一戰歷史專家安德魯˙羅勃蕭和30名志工—其中包括一小隊從阿富汗返國的軍人—總共花了整整1個月的時間,鏟出200噸的泥土,完成了這座擁有3個大房間的戰壕;他希望藉這座戰壕讓更多人知道英國軍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所真實經歷的惡劣生活環境為何。


  前線生活: 這座被刺鐵絲網、沙包和泥土包圍而成的60英尺長戰壕,座落於安德魯˙羅勃蕭先前位在蘇里郡的房子後面。
前線生活: 這座被刺鐵絲網、沙包和泥土包圍而成的60英尺長戰壕,座落於安德魯˙羅勃蕭先前位在蘇里郡的房子後面。

打扮成一戰士兵的安德魯˙羅勃蕭,正從他和30名志工花了1個月時間所蓋好的戰壕裡往外觀望。
打扮成一戰士兵的安德魯˙羅勃蕭,正從他和30名志工花了1個月時間所蓋好的戰壕裡往外觀望。


 樂在其中:羅勃蕭全副武裝 (上圖)與在戰壕裡享用食物(下圖),他希望這項計劃能夠告訴人們真正的戰壕生活面貌。
樂在其中:羅勃蕭全副武裝 (上圖)與在戰壕裡享用食物(下圖),他希望這項計劃能夠告訴人們真正的戰壕生活面貌。

 深掘入土:身著軍裝的羅勃蕭穿過由波形浪板排列而成的戰壕通道,這樣設計是因為泥牆極易剝落的緣故。
深掘入土:身著軍裝的羅勃蕭穿過由波形浪板排列而成的戰壕通道,這樣設計是因為泥牆極易剝落的緣故。

軍官房間:羅勃蕭在戰壕的三個房間裡的一間,點燃了一盆小火,牆壁上則裝飾了已經褪色的昔時照片與地圖。
軍官房間:羅勃蕭在戰壕的三個房間裡的一間,點燃了一盆小火,牆壁上則裝飾了已經褪色的昔時照片與地圖。

羅勃蕭這座在舊房子後方的戰壕,佔地約有半英畝、蜿蜒的長度大約100碼之遠,裡面有廚房、士兵房間和軍官餐廳—包括從低矮的天花板上垂掛下來的蔬菜。 擁有一個小孩的羅勃蕭說,最初建造這個戰壕的目的,只是想要重現昔日戰爭時候的前線生活—就某些方面來說,這種對於“細節”的精準追求是電影和電視節目做不到的。


他說:「人們總以為戰壕是你在出擊前短暫停留的地方,事實上那是戰士們長期的居所。」 「(在電影裡面,)士兵們不是爬出戰壕執行出擊任務時慘遭擊斃,就是一連好幾個禮拜都住在戰壕裡。」他指出,真正的戰壕生活可是無趣多了。 「你會在裡頭住個5天,然後離開個20天再回來,這是常有的事,就像例行公事。」


「一個老兵告訴我關於他的戰壕生活心得:90%的時間閒到發慌,9%的時間冷到像冰棒,剩下1%的時間則是害怕得要死。」 在你家後院蓋戰壕! 跟蘇里郡的女孩們一起來吧!



三不管地帶:穿越位在蘇里郡查爾伍德這塊地方的刺鐵絲網,讓任何有可能的敵人無法越雷池一步。
三不管地帶:穿越位在蘇里郡查爾伍德這塊地方的刺鐵絲網,讓任何有可能的敵人無法越雷池一步。

殘酷的現實:攝於戰壕裡的羅勃蕭說,電影和電視裡的戰壕通常都比真實的來得既寬敞又舒適。
殘酷的現實:攝於戰壕裡的羅勃蕭說,電影和電視裡的戰壕通常都比真實的來得既寬敞又舒適。

 準備應戰:這座戰壕除了有軍官餐廳之外,甚至還有圖片左方的所顯示的仿造軌道,這是給士兵作為運送補給之用。
準備應戰:這座戰壕除了有軍官餐廳之外,甚至還有圖片左方的所顯示的仿造軌道,這是給士兵作為運送補給之用。

「我想要告訴人們戰爭不是只有死亡,更要緊的課題是生存;而這就是士兵們在戰爭時候的生活。」 「最普通的經驗就是在戰壕裡生活,而住在而地下洞穴裡時,要儘量想辦法讓自己過得舒適。」他補充說。 字面上來說,羅勃蕭是從「腳底」出發,徹底來精確地呈現這些戰時經驗。 他說,「這座戰壕就跟1917年(民國6年)在比利時依普爾斯(Ypres )發生戰鬥當時的陳設毫無二致。它是根據比利時的戰壕來建造的,主要是因為這裡個地方的地質是一樣的。」 這處戰壕是依據當年派駐在依普爾斯突出部附近鐵路森林(Railway Wood ),隸屬國王利物浦軍團第5營第1連的某位士兵的戰爭日記來設置的。 雖然羅勃蕭和組員們靠的是 JCB 挖土機來掘出壕溝,而非用圓鍬和丁字鎬,不過其它的部分—從每個小洞到軍官餐廳垂下的蔬菜—都是貨真價實的親力親為。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悲慘生活影片,請點連結:



衛戍任務:羅勃蕭正使用與一戰時期士兵使用相同的裝備,密切地注意接近的敵人。
衛戍任務:羅勃蕭正使用與一戰時期士兵使用相同的裝備,密切地注意接近的敵人。

狹窄的環境:羅勃蕭坐在蜿蜒的戰壕盡頭的一只小木箱上,享用著他的罐頭食物。
狹窄的環境:羅勃蕭坐在蜿蜒的戰壕盡頭的一只小木箱上,享用著他的罐頭食物。


百般無聊:(上圖及下圖)羅勃蕭解釋說戰壕裡的生活並非時時充滿槍林彈雨—很多人把時間拿來看書、寫東西或純粹只是等待著事情的發生。
百般無聊:(上圖及下圖)羅勃蕭解釋說戰壕裡的生活並非時時充滿槍林彈雨—很多人把時間拿來看書、寫東西或純粹只是等待著事情的發生。


補給線:這座戰壕甚至有自己的軌道,讓士兵可以運送口糧和武器。
補給線:這座戰壕甚至有自己的軌道,讓士兵可以運送口糧和武器。

戰壕裡的部分道具是來自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戰馬》裡的佈景—羅勃蕭是該片的歷史顧問。 羅勃蕭相信他的後院位置—此戰壕為查爾伍德地區的房舍所環繞—絲毫不減其教育和歷史的功能。 他說:「我從未說這就是西方戰線,我只是告訴人們來體驗實際的戰壕生活。」 「即使隔壁就是一幢白色豪宅,而且易捷航空就在後面,都絲毫無損這種真實的體驗。」 雖然這個蜿延伸展的戰壕為查爾伍德地區的房舍所包圍著,羅勃蕭說他並未接到任何鄰居的抱怨,倒是有些好心人在通宵達旦的重演戰事過程裡,替他們泡了茶送來。


這位熱情十足的歷史學家說因為某些持續整夜的重演活動的緣故,他總共已經在戰壕裡生活了兩個禮拜之久,不過他提到他擔任中學歷史教師的太太珍妮斯還沒迷到一起加入他的行列。


從腳底開始:羅勃蕭決定重建一座當時在比利時依爾普斯附近的戰壕,因為那裡的土質和他的院子最為接近。
從腳底開始:羅勃蕭決定重建一座當時在比利時依爾普斯附近的戰壕,因為那裡的土質和他的院子最為接近。


電影道具:(上圖及下圖)羅勃蕭是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戰馬》的歷史顧問,他說戰壕裡面的部分道具是從拍片場景裡拿來的。
電影道具:(上圖及下圖)羅勃蕭是史蒂芬˙史匹柏的電影《戰馬》的歷史顧問,他說戰壕裡面的部分道具是從拍片場景裡拿來的。

準備攻擊:羅勃蕭邀請歷史團體和教師們來體驗戰爭生活的樣貌—包含生活環境和所使用的武器。
準備攻擊:羅勃蕭邀請歷史團體和教師們來體驗戰爭生活的樣貌—包含生活環境和所使用的武器。

小小的感動:戰壕邊的一只金屬馬克杯—這只是羅勃蕭戰壕裡一小件精確的歷史物件,卻創造出一股貨真價實的無比感受。
小小的感動:戰壕邊的一只金屬馬克杯—這只是羅勃蕭戰壕裡一小件精確的歷史物件,卻創造出一股貨真價實的無比感受。

從2011年(民國100年)開始建造防空戰壕開始,羅勃蕭已經賣掉他位在蘇里郡的房子,搬到別的地方。不過他實在不想放棄這項偉大計劃的成果,仍繼續保留戰壕所在的這塊地的所有權。 起初,羅勃蕭利用這座60英尺長的戰壕—他認為它是個教育工具而不是公共景點—作為查爾伍德地區戰壕隔夜作戰重演活動的一部分。


一群穿著複製軍服的志工加入他的重演行列,他們在戰壕裡進行重演時則利用步槍將空包彈射向鄉間。 關於羅勃蕭的戰壕裡的一天的照片也收錄在他的書裡,標題《戰壕裡的一天:一名英國士兵在1917年4月某日的前線生活》 現在他每年都會舉辦幾次的開放日活動,同時跟當地學校及歷史重演團體合作。此外,許多作家、演員和導演們在進行一戰相關計劃之時,也會來此取經。


心甘情願:如圖所示,蘇里郡的戰壕計劃非常成功,接下來羅勃蕭將負責一項類似的計劃,名為“永誌不忘”,地點就在劍橋附近。
心甘情願:如圖所示,蘇里郡的戰壕計劃非常成功,接下來羅勃蕭將負責一項類似的計劃,名為“永誌不忘”,地點就在劍橋附近。


繁重的工作:(上圖及下圖)羅勃蕭說今年他將邀請人們一起來幫忙蓋戰壕,目的是讓他們瞭解蓋一座戰壕到底需要多少的時間。
繁重的工作:(上圖及下圖)羅勃蕭說今年他將邀請人們一起來幫忙蓋戰壕,目的是讓他們瞭解蓋一座戰壕到底需要多少的時間。

親身投入:羅勃蕭在沿著蘇里郡的戰壕旁邊所建造的軌道上,推著補給推車前進。
親身投入:羅勃蕭在沿著蘇里郡的戰壕旁邊所建造的軌道上,推著補給推車前進。

他說參觀者最常發生的就是撞到戰壕,因為寬度僅僅只有3英尺(約91.5公分)寬。 「要想在戰壕裡面超車,你必須算好腳步慢慢地越過去,因為裡頭實在太窄了。」 羅勃蕭指出他的戰壕計劃在今年顯得意義非凡,因為適逢一戰爆發百年紀念。


不過對他而言,如何精確地呈現及紀念戰壕生活依舊是最大的挑戰。 他說,「我現在努力的目標是讓人們知道當戰爭開始之際,就有了這些戰壕的存在。」 那個時候,士兵們利用簡單的工具,短短幾個月就奮力鑿出了長達450英里的戰壕防線,從比利時紐波特附近的海濱一路延伸到瑞士邊境貝爾福的佛朗哥。


羅勃蕭正在籌劃下個月要舉辦一場開放參觀活動,打算告訴人們這些直到1914年(民國3年)才完成的戰壕到底費時多久,而且到底有哪些粗重的活要幹。 「我想要讓參加者試試挖個戰壕,讓他們瞭解戰爭開始的時候,到底是什麼模樣。」 這座蓋在後院的戰壕十足吸睛,連帶地羅勃蕭也成為“永誌不忘”的負責人,這是一個類似的計劃,將在劍橋附近進行一系列的戰壕建造,他說這些戰壕將會追求“學術與史實的正確性”。 當歷史學家不斷地挑戰媒體的正確性時,羅勃蕭說他希望未來幾年人們將會逐漸改變對戰爭的認知。

11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