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傑克森致力重建具空戰能力的經典(古董)戰機

By Jeremy Kahn,紐西蘭先驅報 中華民國103年9月23日

古董飛機市場一度由飛行員和博物館所瓜分,不過彼得˙傑克森代表的是新世代的收藏家。

照片右邊的彼得˙傑克森爵士,與導演克里斯丁˙瑞佛斯在蘭開斯特轟炸機的模擬駕駛艙裡。(照片提供/ Grant Maiden)
照片右邊的彼得˙傑克森爵士,與導演克里斯丁˙瑞佛斯在蘭開斯特轟炸機的模擬駕駛艙裡。(照片提供/ Grant Maiden)

天空裡,一架機翼閃著耀眼陽光的格魯曼F6F地獄貓戰鬥機,正在進行一個大角度的傾斜轉彎,來逃避日軍的三菱A6M3零式戰鬥機的追逐;這兩架飛機於疾速下降的追逐中駛出,然後加速前進,引擎的怒吼聲響徹雲霄。


民國32年11月間,當美國海軍命令其航空母艦上的地獄貓戰鬥機升空迎戰日軍時,這樣的戰鬥畫面在中太平洋上空屢見不鮮;只不過上一段所說的這個的畫面並不是發生在民國32年,而是在民國102年的潘恩機場上空,這座位在西雅圖市區外的機場,之前是美軍的空軍基地。


這裡正是微軟的億萬富豪保羅˙艾倫的「飛行歷史文物收藏中心」的所在—超過20架的二戰古董戰機,全部都在適航狀態—而地獄貓跟零式兩架戰鬥機,正是收藏之一。 同時,在地球的另一端,在靠近紐西蘭馬斯特頓附近的胡德飛機場,參觀的訪客可能誤以為他們來到了民國7年左右的法國北部;在那兒,天空裡正在飛行的是英國索普威斯(Sopwith Aviation Company)的駱駝式雙翼戰鬥機及德國福克 (Fokker-Flugzeugwerke)的Fokker Dr. I 三翼戰鬥機(Dreideckers),這些如癡如醉的觀眾們應該感謝另為一位有錢的航空迷兼業餘飛行員:《魔戒》導演彼得˙傑克森爵士。


這位電影製作人收集了超過40架能飛的一戰經典戰機—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收藏—在爭取世界第一收藏家的排行榜上跟保羅˙艾倫並駕齊驅。

彼得˙傑克森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Fokker Dr. I 三翼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yetdark)
彼得˙傑克森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Fokker Dr. I 三翼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yetdark)

古董飛機市場一度由擁有罕見的北美P-51野馬戰鬥機或德哈維蘭蛾式戰鬥機之類的飛行員和典型地將歷史飛機作為靜態展示的航空博物館所瓜分,不過保羅˙艾倫和彼得˙傑克森代表的是新世代的收藏家,他們購買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裡頭經典戰機,加以翻修,然後讓它再度飛上天。 「我們有越來越多的飛機是賣給私人收藏家。」白金經典戰機公司(Platinum Fighter Sales)的業務代表賽門˙布朗證實了這項說法。


當然還有比保羅˙艾倫和彼得˙傑克森更大的古董飛機收藏家,德州聖安東尼奧的石油商人羅德˙路易斯的「路易斯傳奇飛機博物館」裡的二戰經典戰機藏品就比保羅˙艾倫多。同樣的,據說在佛羅里達波爾克城的石油大亨之子的克爾密特˙維克斯,他的「飛行之夢」收藏中心裡也有超過100架的飛機。


胡德機場裡,一群於二戰期間擔任蚊式戰鬥機飛行員的老兵們,正在仔細端詳這架經典戰機。(照片提供:APN)
胡德機場裡,一群於二戰期間擔任蚊式戰鬥機飛行員的老兵們,正在仔細端詳這架經典戰機。(照片提供:APN)

航空歷史 讓保羅˙艾倫和彼得˙傑克森與眾不同的是,他們擁有資本雄厚的欲望,想要分別獨攬航空歷史裡最出名且正在面臨消失之虞的兩個章節。


說到二次世界大戰的戰鬥機,沒有人能更比保羅˙艾倫的藏品更全面,包括了二戰時期的主要戰鬥機種,德國、日本和俄羅斯的飛機都在收藏之中。


他同時還收藏了許多具有精彩戰鬥歷史的飛機,這些精采的故事就跟飛機本身一的稀有而且具高度價值。大多數二戰時期的戰機收藏品都是未經戰鬥的後期機型,換句話說,這些沙場老將通常是在失事墜毀現場被打撈出來的;就像這架盟軍參加不列顛戰役的梅塞施密特Bf 109 E戰鬥機一樣,它於民國77年時在法國卡雷斯的一處沙丘底下被發現的。 將一架經典戰機從殘骸翻修到適航的狀態,大該要花超過1億4千1百4拾5萬新台幣,時間至少2年,英國的「飛機重建公司(Aircraft Restoration Company)」總裁約翰˙羅曼說道,該公司在英國劍橋附近的一處二戰飛機場進行飛機的翻修與飛行。


億萬富豪保羅˙艾倫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格魯曼F6F地獄貓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PH2 L. D. Brown)
億萬富豪保羅˙艾倫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格魯曼F6F地獄貓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PH2 L. D. Brown)

修復專家 到「飛機重建公司(ARC)」的工作室參觀之後,你就會明白;當找不到原廠的零件時,工程師們就利用民國30年代的車床和金屬加工機具來自己打造;或是用那個時代的絕緣材料來包覆新的電線,甚至還會設法利用地圖盒等等的原始物件來隱藏像是現代無線電機之類的安全裝置,而這正是保羅艾倫所熱衷關注的歷史細節


「我們重建一架飛機的目標是希望能夠達到百分百的原始狀態—然後再開著它飛上天!」飛行歷史文物收藏中心的執行長亞卓安˙杭特說。


彼得˙傑克森同樣也是;他非常注重歷史的真實性;跟在製作電影《魔戒》時建立自己的視覺特效工作室的作法很類似,他親自負責了大部分藏品的打造過程,從無到有。


一戰時期的飛機機身基本上是個超大型的風箏,大多數都是在木質骨架上覆以拉撐的布料而成;因此,只有少數飛機還保存下來—能飛的就屈指可數了


保羅˙艾倫的「飛行歷史文物收藏中心」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三菱A6M3零式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Kogo)
保羅˙艾倫的「飛行歷史文物收藏中心」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三菱A6M3零式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Kogo)

保羅˙艾倫的「飛行歷史文物收藏中心」擁有一架跟上圖一樣的三菱A6M3零式戰鬥機。(照片提供:Wikipedia - Kogo) 原廠零件


所以,彼得˙傑克森利用原始的藍圖和經過精確歷史考究的材料,加上當時的設備與技術,來打造與真品毫無二致的複製零件,然後將之與盡可能取得的原廠引擎、機身等零件組合在一塊兒。

傑克森有一架英國的F.E.2b雙翼飛機,他想替這架飛機弄到一具原廠160匹馬力的比爾德莫爾引擎,現今已知僅存的2具這款引擎通通在英國的博物館裡頭傑克森找遍了全世界,終於在烏拉圭一處舊穀倉裡找到了第3具引擎。


賽門˙布朗指出,許多收藏家相中了古董飛機的投資價值,某些機型的價格急速翻升;例如,一架英國二戰經典戰鬥機、超級馬林的噴火式現在要價2億3千5百5拾萬新台幣—比10年前還高出一倍多。


當然,保羅˙艾倫和彼得˙傑克森的著眼點不在於錢;他們兩人都是二戰軍人之後,而且都異口同聲地說他們對古董飛機的迷戀是從孩童時期就已經萌芽了。


保羅˙艾倫曾試圖要收集所有他小時候曾經組合過的每一款模型的實機,而彼得˙傑克森則是將其對於經典戰機的熱愛延伸到電影裡面。

民國97年,他自編自導一部以一戰為主題的短片《Crossing the Line》*,同時也談到了想要重拍民國55年出品、關於一戰飛行員的《藍徽特攻隊》,和民國44年上映、講述利用巧妙的彈跳炸彈炸毀德國水壩的偷襲行動《敵後大爆破》兩部電影的計畫。


威廉王子與彼得˙傑克森爵士攝於紐西蘭布倫海姆的歐馬卡飛行文物收藏中心。(照片提供:Iain McGregor)
威廉王子與彼得˙傑克森爵士攝於紐西蘭布倫海姆的歐馬卡飛行文物收藏中心。(照片提供:Iain McGregor)

面臨矛盾 航空歷史學者和博物館館長對於像保羅˙艾倫彼得˙傑克森這類的藏家人數成長這種狀況,有著一種矛盾


傑克森的飛機再製技術如此的精良完美,讓西雅圖附近的飛行博物館館長丹˙黑格多恩感到焦慮。 「我承認,我很高興見到這些飛機,聽到他們的引擎聲,」黑格多恩談到傑克森日益壯大的飛機中隊時指出,「但我必須去思考百年之後,這些飛機會被如何看待之類的問題,它們的真實性是否會被質疑呢?」 他同時也擔心由於駕駛這些罕見的飛機,藏家們實際上是在把歷史開向毀滅。


「幾乎每天都有私人藏家因為CFIT的意外,而導致古董飛機一去不回,」黑格多恩說,CFIT是「可控飛行撞地(Controlled flight intoterrain)」,也就是「墜機」的同義字。 不過,亞卓安˙杭特認為,一架飛機一旦變成了博物館的藏品,不可否認地有些東西就已經消逝了。


沒錯,是有失事毀滅的風險,但這也只是在僅存一架原機的例子裡才會發生。「我們認為當人們親眼見到這樣的古董戰機在天空裡翱翔的英姿,實際地聞到引擎散出的煙味,還有你整個身體因為飛機的馬力而跟著震動起來的經驗,這一切都值得了!」


http://goo.gl/hLy3dl


*譯註: 《Crossing the Line》是一部於民國97年出品的一戰電影短片,由彼得•傑克森自編自導。該片是第一部由Red One攝影機所拍攝的電影,除了背景角色的講話內容之外,本片完全沒有對話;內爾•布倫坎普(Neill Blomkamp)擔任特約導演(additional director)。


緣起是民國96年,Red 數位電影攝影機公司剛推出最新的Red One攝影機,他們提供彼得•傑克森一個機會來測試原型機,並且替他們拍一些素材好在該年的NAB大會上播放;傑克森導演提出另一個想法,就是利用測試的機會來拍一部短片。


3月的時候,Red公司的工作人員帶著兩部原型機--綽號分別為「Boris」和「Natasha」(譯注:《烏龍情報員》裡的兩名主角)--飛到紐西蘭;這部短片花了兩天進行拍攝,日期是30及31日,地點則是在馬斯特頓。


這部影片在兩個星期後的NAB大會上放映,廣受好評。 本片聚焦在兩名在一戰時即將上場作戰的年輕士兵,他們各自帶有懷念家鄉的紀念品在身上。其中一名是步兵,他手中緊握著他女朋友的照片;另一名是飛行員,他小心翼翼地把泰迪熊塞進他雙翼飛機駕駛艙裡的某個安全的角落。


飛行員起飛,目標是那名正等著攻擊發起哨音的步兵所待的戰壕上空。哨音響起,士兵把照片塞進口袋,向前衝鋒,然後躍入一個散兵坑。當他進到散兵坑時,他嚇壞了,因為他發現照片竟然掉了;他發現照片就躺在附近不遠處,於是便開始朝它爬去,好將照片撿回。


然而每當他爬近一些,風兒就把它吹得更遠。 同一時間,在步兵的上空,飛行員正在跟德軍的三翼飛機進行交戰,同時他也在設法掌握住他的泰迪熊,他不斷地從駕駛艙安全的地方掉出。最後泰迪熊掉出駕駛艙,卡在飛機的尾部。


在下面的戰場上,步兵終於拿到了照片,但他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踏入德軍狙擊手的射程內;正當狙擊手準備開火之際,他的瞄準鏡視線被東西擋住了,那是飛行員的泰迪熊,從天空落下。這時,狙擊手得要先甩開這隻熊,等他要再次瞄準時,步兵已經不見了。從瞄準鏡看過去剛剛步兵所在的位置,這時變成了一部戰車,砲管正瞄準著他。接著戰車發砲,狙擊手喪命。(來源: Wikipedia)


《Crossing the Line》 預告:



1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