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oway女士於紐奧良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舉辦的「向陳納德之飛虎隊致敬」典禮上熱淚盈眶

紐奧良訊—當吊車順利地將代表陳納德率領的飛虎隊戰機機身送進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之際,在場的二戰英雄陳納德將軍孫女、少數遊客和一名曾在二戰期間維修Curtiss P-40戰鬥機的陸戰隊技工姪子紛紛鼓掌叫好。


陳納德航空暨軍事博物館執行長Nell Calloway星期一抵達紐奧良,代表陳納德將軍的飛虎隊前往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參觀戰機的運抵安置作業。(新聞之星/Dacia Idom)
陳納德航空暨軍事博物館執行長Nell Calloway星期一抵達紐奧良,代表陳納德將軍的飛虎隊前往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參觀戰機的運抵安置作業。(新聞之星/Dacia Idom)


「很棒,對不對?」陳納德孫女暨位於Monroe陳納德航空暨軍事博物館執行長的NellCalloway,在這架飛機稍早躺在平板拖車上時,有些興奮有些遲疑地問道。 紐奧良的Wayde Benson和友人Mark Ferketise,兩人同是退休的陸戰隊員,也前來觀看這架P-40E--這是中華民國美籍航空志願大隊第一大隊最後所飛行的機型。當時陳納德的身份是中華民國政府的民間顧問,他同時創建了中華民國空軍美籍航空志願大隊。 「我的伯父是戰時Pappy Boyington手下的陸戰隊首席技師,」Benson說。George “Pappy” Boyington從1937年起擔任海軍陸戰隊的飛行員。1941年離開,加入飛虎隊,然後於1942年9月再度回到海軍陸戰隊。 在這少數的一群人裡頭,有六個人是來自Flyboys Aeroworks LLC的工作團隊,他們利用從阿留申群島的飛機場附近水溝裡打撈出來的幾塊殘骸,重新打造出這架戰機。 這架飛機從未隨陳納德的飛虎隊一起征戰。雖然Curtiss公司生產了超過14,000架的各型P-40戰鬥機,這個數量在戰爭期間各種飛機裡高居排名第三。這架是僅存約32架中之一,博物館總裁Nick Mueller說道。 「我們希望博物館裡頭能夠有一架P-40,這樣能讓路易斯安那州關於這款戰機和飛虎隊的故事更加生動有趣。」他說道。 「我們能跟它不期而遇真是太幸運了。」來自麻塞諸塞州Dedham的MaryEllen Doran興奮地說道;她跟她先生Dick到紐奧良參加星期天舉行的Mardi Gras半程馬拉松比賽,他們是少數躬逢此一盛事的遊客。 Dick Dedham問道,「飛虎隊--不就是美國參戰之前在中華民國的傭兵嗎?」 在這架飛機被塗裝成與吸收了一些飛虎隊隊員的美國陸軍航空隊符號一致之後,它便被大部拆解,然後運送到紐奧良。 Flyboys Aeroworks負責人Rolando Gutierrez說,重新組裝的工作會持續到星期二。 「光想到有多少年輕人開著那樣的飛機作戰就夠令人興奮了!」與妻子Nancy同行、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GerryPyke這麼說道。 他們很訝異這間博物館竟然名列紐奧良的著名景點。 「我太太說,紐奧良跟戰爭有什麼關係?」Pyke說道。Nancy Pyke說她父親來自荷蘭,因此她曉得歐洲地區的戰事;他們知道許多北美地區在戰爭時所發生的事情。但是不包括陳納德或是路易斯安那州的故事。 Nancy Pyke說關於這件事情,他們現在有了「照片、影片,和所有必備的證據了。」

一架重新整修過的Curtiss P-40戰鷹戰鬥機,它是目前所知世上僅存32架P-40之一。星期一它被吊進紐奧良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的二樓,準備在那裡做永久的展示。(美聯社/Gerald Herbert)
一架重新整修過的Curtiss P-40戰鷹戰鬥機,它是目前所知世上僅存32架P-40之一。星期一它被吊進紐奧良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的二樓,準備在那裡做永久的展示。(美聯社/Gerald Herbert)

1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