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製作:徐宗懋圖文館

中文撰文:徐宗懋

日文撰文:本田善彥

出版社: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3年6月/限量300本

語言:正體中文

ISBN:9786269680542

規格:精裝 / 175頁

出版地:臺灣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出版說明:

徐宗懋圖文館投入台灣歷史珍貴照片的收藏已超過20年的時間,同時不斷地分享和出版珍貴台灣歷史影像。然而,有關日本統治台灣時期的照片,過去五年的收藏品中,無論攝影工藝技術和內容文獻的價值,沒有一批超過這本畫冊所使用的影像材料。它們來自一本最新被發掘的極為珍貴的台灣老相冊。總共有70張左右的照片,每一張照片的畫面品質精細清晰,均使用玻璃乾版沖洗的,所以能呈現最高品質的畫面,就攝影史的工藝技術而言,這是非常高階的攝影作品,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本相冊的內容。

儘管相冊中沒有任何文字說明,但有些部分很容易判斷,裡面有日本正規軍、原住民、日軍重裝備、原住民出草等。其中一張照片上面有一個牌子寫著「埔里分遣隊」。所以這是1930年霧社事件的相冊,而且是日軍軍官私人整理收藏的。根據徐宗懋圖文館20年收藏和整理台灣珍貴歷史經驗,可以歸納以下幾點:


1,這一類重大軍事行動所有的照片,都受到日軍上級嚴格審查的才能發表的。即使沒有公開發表,也不是隨便可以收藏的。除非是收藏者有相當高的位階,可以向隨軍攝影師索取原版的照片,而且要收藏的很秘密,不能隨便拿出來炫耀展示。否則即使官階再高,也會被認為違反軍紀而遭到沒收處罰。這也說明了為何這本相冊保存的狀態這麼好,幾乎原封不動,很少翻閱。


2,可以大致推斷,相冊內容記載的是:日軍在完成對莫那魯道反抗部落的軍事鎮壓行動後,重新整裝回防。他們由霧社出發,步行到埔里,經過一些小型的城鎮,穿越高山和河流、抵達日月潭、舉行的相撲競賽祭神慶典活動等。霧社事件發生後,總督府由台北州、台中州和台南州調派軍隊和警察前來鎮壓。照片中這一批軍隊都是由年輕男子組成,相貌清秀,明顯是挑選出來的精鋭,因此無疑隸屬台灣步兵第一聯隊。估計他們步行到台中後,便搭乘火車北上,返回步兵第一聯隊的營區。


3,相冊照片中有原住民族人,他們究竟屬於哪一個部落?這裡必須說明的是,日本總督府記取太魯閣事件製作紀念寫真帖造成負面作用的教訓。他們當時用了大量日軍殘殺原住民的照片,作為炫耀「勝利的戰功」,卻遭到國際社會嚴厲的批判,造成宣傳的反效果。因此,15年後的霧社事件,由總督府委托遠藤寫真館和林寫真館,製作了最具有代表性的霧社事件寫真帖,裡面完全沒有任何日軍暴行的照片,甚至抗爭者被俘擄畫面都沒有。唯一的一張是莫那魯道的女兒馬紅和部落女性友人在事件後的照片,呈現平安無事的狀態,以表現日軍的寬容。出現在寫真帖中的原住民部落都是配合日軍作戰的賽德克族中莫那魯道的敵對部落道澤社,也就是為味方蕃。事實上,從明治維新以後,日軍與殘暴始終畫上等號,表現在他們所有的戰鬥中,在霧社事件中更動用了飛機、大炮、重機槍,並施放毒氣,無差別的攻擊抗爭的武裝部落和一般平民。儘管如此,這次他們使用更多的詭計,盡量採用借刀殺人的方法。他們鼓動跟莫那魯道部落有仇隙的道澤社,提供他們優良的武裝,讓他們衝在第一線作戰,同時也對莫納魯道部落出草。第二次霧社事件慘劇就是這麼發生的,並留下驚駭的歷史畫面。


4,根據以上的認識,這一本相冊中的原住民大部分是味方蕃,日軍官兵刻意和他們留影紀念。儘管作為形式上「戰勝的一方」,但味方蕃族人的表情仍然充滿驚恐不安,滿面愁容,不像跟他們合影的日軍一副征服者得意從容的模樣。其中有一張照片比較特別,是一大群的日軍官兵密密麻麻的圍繞著幾位年輕的原住民女子合影,那幾位被困在一大堆男人中間的原住民女子幾分憂鬱不安的神情。這張照片的訊息很清楚,這批日軍爭相擠在一起跟他們的「戰俘」留下紀念照片,而且帶著勝利者炫耀戰利品的獵奇心理,跟他們拍攝莫那魯道女兒馬紅等人的照片情境類似。這張照片的視覺感受非常強,代表著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的關係,帶著濃厚的傷感,所以特別把它作為封底的主視覺。


5,這本相冊還包含了三張十分驚駭的照片:一位原住民男子出草後,把幾個頭顱掛在樹幹上,頭顱上的肉已經腐爛露出骷髏了。根據屍體腐化的速度和時間,約三周到一個月時間肌肉就逐漸腐爛,化為液體,露出骨頭了。照片顯示的頭顱腐爛的狀態,大約就是一個月的時間,正好就是日軍完成鎮壓行動準備返回營區的時間。因此,毫無疑問,這是味方蕃對抗爭族人出草後,割下他們的頭顱掛在木杆上的照片。另外一張則是同一場景中頭顱的特寫。最恐怖驚駭的照片是第三張:日軍官兵和一批味方蕃合影,每一位味方蕃前方都放置一個他們割下來的抗爭部落人頭,作為戰果的展示。這張照片怵目驚心,因為我們可以看出,被割下的人頭不只是成年男性,一半以上是少年少女和兒童,甚至還有幼兒的頭顱。這些頭顱不可能是在戰鬥出草割下的,因為老人和兒童無法參加戰鬥,他們是成年男性戰士撤離村落後留下來老弱婦孺,成了俘擄。味方蕃在日軍的唆使和監看下對老人兒童下毒手,割下頭,恐怖血腥,而且還安排他們把這樣兒童的人頭擺在地上一起拍攝「紀念寫真」,令人不寒而慄。因此,恐怖的不只是照片本身,而是教唆做這樣事情的殘忍野蠻心態。這張照片也成了霧社事件最直接影像證據。同時也證明了,拍攝出草照片不是隨軍攝影個人的臨時起意之舉,而是日軍上級的組織行為,以日軍嚴格的紀律觀之,這種行為必然有更上一級的指示。日軍當然不會公開發表這樣的照片,不過毫無問題地是上級直接指揮做這件事,而且抱著炫耀的心情拍這種合影照片,交給上級高級軍官私人收藏。參與其事的官兵都知道這種情況,只是奉上級命令秘而不宣而已。第二次霧社事件的恐怖照片,日軍司令可以變成那是一兩個日軍軍官的個人行為,但這張照片充份證明這是日本軍隊集體共謀犯罪的行為,絕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情。

必須強調的是,日本殖民當局管理山區部落事務,嚴格禁止原住民部落出草行為,然而在霧社事件中,他們不但不禁止,反而教唆敵對的味方蕃對抗爭部落出草,並提供便利,引進味方蕃對被拘留的抗爭部落族人包括老弱婦孺,肆無忌憚地屠殺,還刻意拍攝出草頭顱的「紀念寫真」,把這種恐怖的照片當成「戰勝的紀念品」,表現出喪失人性的野蠻的意識和行為。霧社事件中,這些是這項主題至今僅見的三張照片,而且是原版的照片,就文獻和攝影史料上,可說是無價之寶。


最後,就出版製作工藝技術層面而言,這本畫冊我們仍然使用現代電腦修片技術,以便畫面達到最佳狀態。同時使用黑白原色印刷出版,就像黑白電影「辛格勒的名單」,運用黑白色強烈的反差,更能夠表現重大歷史事件的情緒感染力。這本畫冊使用黑白色必然更可以表現在霧社事件的強大張力。此外,我們將所有的照片依事件的時間順序排列,同時不再另外撰寫圖說,而是讓讀者在翻閱觀看圖片的同時,靜靜地、深深地回到那氣氛緊繃的歷史現場。至於接下來的調查和考證,也就交給閱讀完畫冊的專家學者繼續探究的工作了。

總之,這本畫冊必然震撼台灣史學界以及台灣攝影史學界。事實上,不只對專業研究者,對整個台灣社會,都是無價的歷史和文化瑰寶。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1930, 震動的山岳 台灣歷史極珍稀影像 二部曲|徐宗懋圖文館|本田善彥

目錄

最新震撼的台灣影像史料

台湾の映像史料への新たな衝撃


事件後部隊回返駐地

事件後、駐屯地に帰還した部隊


事件後紀念寫真

事件後に撮った記念写真


原住民與日軍

原住民と日本軍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