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 少年補充讀物 George Orwell 著 任穉羽 譯 商務印書館發行 中華民國37年10月初版(1948) Animal Farm 定價金圓肆角伍分

已更新:11月7日

動物農莊 少年補充讀物 George Orwell 著 任穉羽 譯 商務印書館發行 中華民國37年10月初版(1948) Animal Farm 定價金圓肆角伍分《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動物農莊(英語:Animal Farm),又譯動物農場、動物莊園、一臉豬相、百獸圖、萬牲園,是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創作的託寓小說,在(1945)民國34年8月17日正式於英國出版。歐威爾稱,此一寓言反映了1917年俄國革命至踏入史達林時期的歷史事件。雖然歐威爾是一位民主社會主義者,但他對史達林和史達林主義持批判態度。歐威爾參加過西班牙內戰,正是這段經歷讓他對史達林主義獲得更深入的了解並對其進行批判。他認為,蘇聯已是慘無人道的獨裁統治,而這種統治手段建立在對史達林的個人崇拜和大清洗上。歐威爾在一封寫給伊馮娜·戴維的信中,稱《動物農莊》為一則諷刺史達林的故事。他在一篇隨筆《我為何寫作》中表示,《動物農莊》是他第一次有意識地嘗試把「政治目的和藝術目的合二為一」的著作。



故事概要

瓊斯先生對莊園內的動物的壓迫引發了老梅傑的思考

故事始於英格蘭威靈頓的一個農莊曼諾農莊。由於主人瓊斯先生管理不善、終日酗酒、不負責任,故激起了農莊內動物的造反之意。在某一夜,曼諾農莊里的一頭老公豬「老梅傑」(Old Major)將動物們召集起來開會,宣布人類是動物的敵人,故號召動物們要推翻人類,並教會了動物們一首革命歌《英格蘭之獸》(Beasts of England)。老梅傑死後,兩頭年輕的豬,分別叫做雪球和拿破崙,成為了動物們的領袖,並發動起義。最終成功把瓊斯先生趕出了農莊,然後把農莊更名為「動物農莊」。他們採用了「動物主義七誡」為牠們的律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所有動物一律平等」。這七條律法以大寫的形式寫在穀倉的一側牆壁上。雪球及後開授課程,教動物們讀寫;拿破崙則自行教育小狗動物主義的原則。動物們食物充足,農莊運營良好。豬們把自己提拔到了領導的位置,並給自己留出了特別的食物供應,牠們在表面上稱這是為了自己的健康。一段時間之後,瓊斯先生和他手下的人嘗試著重新奪回農莊,同時,其他農莊主因為害怕相似的動物起義發生在自己的農莊,也來幫助瓊斯。雪球和其他動物先是躲藏起來,隨即發動了突然襲擊,把剛剛進入農莊的人類打得落花流水。動物們勝利了。雪球的支持率猛增,這場戰鬥被正式命名為「牛棚戰役」。在動物起義的周年紀念日,動物們決定鳴槍紀念。雪球和拿破崙為了最高領導人的地位互相競爭。雪球有一個計劃,那就是興建風車,讓農莊變得現代化。當雪球宣布他的的計劃時,拿破崙讓他餵養的狗驅逐了雪球,並宣布他自己就是領導人。


拿破崙改變了農莊的領導結構。他取消了動物大會,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由豬組成的委員會,由豬來運營農莊。拿破崙以一頭叫斯奎拉(Squealer)的豬代言宣布,農莊將開始進行興建風車的計劃。動物們工作得十分賣力,因為拿破崙承諾,風車建成後動物們的生活將會變得更加輕鬆。一場猛烈的暴風雨後,動物們發現風車倒塌了。(動畫版改為被瓊斯的炸藥炸毀)拿破崙和斯奎拉隨即讓動物們相信,這是雪球在蓄意破壞他們的工程。自從雪球成為替罪羊後,拿破崙開始利用他手下的狗來清洗農莊,殺死那些被他指控同雪球有私交的動物。當一些動物回憶起牛棚戰役時,拿破崙不斷污衊說雪球是瓊斯的通敵,並把他自己荒唐地當成這場戰鬥中英雄的代表,(而實際上拿破崙自己在這場戰鬥中躲藏得無影無蹤。)「英格蘭之獸」這首歌被一首讚頌拿破崙的歌曲所取代,拿破崙卻開始像人類一樣生活。動物們仍然相信他們的生活比在瓊斯統治下的生活好


弗雷德里克先生(Mr. Frederick)是附近一個農莊的農莊主。他攻擊了動物農莊,並用火藥炸毀了重建好的風車。儘管動物們在戰鬥中獲勝,但他們付出了巨大代價,包括一匹叫做拳擊手(Boxer)的馱馬也受傷了。但拳擊手不顧傷口,仍然不辭辛苦地工作,直到他在建造風車的過程中累倒。拿破崙派了一輛貨車送拳擊手去看獸醫,並解釋說,這樣拳擊手可以得到更好的護理。一頭憤世嫉俗的驢子——班傑明——能夠像豬一樣閱讀,而他卻發現,這是輛屠馬場的貨車,並徒勞地嘗試著救下拳擊手。很快,斯奎拉就讓動物們相信,這輛車是動物醫院從屠馬場買來的,而屠馬場的標識並沒有被塗改。隨後,斯奎拉告訴動物們拳擊手在動物醫院安詳去世。豬們在拳擊手死後舉行了一天的節日慶典,來深刻讚揚動物農莊取得的光輝成就,並要求動物們像拳擊手一樣刻苦地工作。然而,事實卻是拿破崙把拳擊手賣給了屠馬場,賺來鈔票好給統治集團裡的豬們買威士忌喝。(在20世紀40年代的英國,農莊可以通過將大型動物賣給屠宰場賺錢,而屠宰場會把動物殺死,並將它們的殘骸煮沸,製成動物膠。)


許多年過去了,風車已被重建,同時另一座風車在建,農莊的收入非常可觀。但是,雪球曾經提及的,包括給畜欄掛上電燈,供應熱水和自來水的設想已被忘記,而拿破崙不斷鼓吹說,最快樂的動物應當過著簡單的生活。拳擊手死後,許多參加過動物起義的動物也已死去,瓊斯也客死他鄉。豬們越來越與人類相似,他們直立行走、手持鞭子、身著衣服。「七戒」被簡化為一句簡單的話:「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一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拿破崙舉辦了一場晚餐宴會,豬們和當地的農莊主慶祝著他們的剛剛建立的盟友關係。拿破崙廢除了革命傳統,並將農莊重新命名為「曼諾農莊」。動物們看著與人類平起平坐的豬,再看看人類,這才意識到,他們再也不能辨別哪個是豬,哪個是人了。


2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