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魚重返巴斯通

第11裝甲師協會主席 J. 泰德˙哈特曼 你們當中應該有不少人還記得第11裝甲師第41戰車營B連的「梭魚」(Barracuda)戰車,就是已經在比利時巴斯通市的麥考利夫廣場入口「站崗」超過半個世紀的那部M4薛曼的殘骸。

在歷經數十年的風吹雨打之後,「梭魚」的外表顯得滄桑與殘破,因此巴斯通市政府當局與比利時陸軍聯手將這部戰車加以整修翻新。


民國95年11月,「梭魚」被吊車從展示座上移到了重型機具拖車的甲板上,然後運到了比利時陸軍兵工廠進行重建。 6個月之後,「梭魚」已經準備好重返它在巴斯通麥考利夫廣場上的光榮寶座,它專屬的新底座不久之前才完工,重建戰車的贈車儀式訂在民國96年5月23日,該戰車唯一活著的原始組員伊凡˙苟斯甸 (Ivan Goldstein)不克前來參加這次的盛會,所以由第11裝甲師協會前任主席泰德˙阿德雷( Ted Ardery)的女兒裘安˙阿德雷(Joan Ardery) 與泰德˙哈特曼夫婦( Jean and TedHartman)代表第11裝甲師協會出席。


我們搭飛機到盧森堡,然後沿著盧森堡與比利時間的美麗公路,一路開到巴斯通。我們運氣不錯,住進了麥考利夫廣場旁的柯林旅館,從房間裡的一扇窗子可以瞧見,廣場上大夥們正在努力建造將要停放戰車的基座。


贈車儀式當天清晨6點,我們被外面的聲音吵醒,打開正對著廣場的窗子,「梭魚」的車身外殼已經擺放在新的基座上面,砲塔則是置於車旁。


儀式的開場非常戲劇化,重型吊車將戰車砲塔吊起,然後緩緩下放到車身外殼上,在群眾如雷的鼓掌聲中,砲塔與車身順利嵌合。


巴斯通市市長指出第11裝甲師是保衛巴斯通有功的美國部隊之一,某位市府人員則敘述了重建「梭魚」的過程。 演講之後,則是釋放象徵和平的信鴿,牠們都順利飛回兵工廠的家。典禮的最後,也就是演奏完比利時國歌之後,緊接著是美國國歌作為句點。


參禮的來賓都獲邀進入麥考利夫廣場上的大帳篷,享用精美的茶點。在帳篷裡,我們遇到許多人前來問候並且感謝我們為他們今日所擁有的自由所付出的一切犧牲


這部薛曼戰車的重建工作十分棘手,包含引擎在內的許多車內零件,都嚴重地鏽蝕,因此通通移除。你要知道,小朋友最愛在戰車上爬上爬下,無疑地,小朋友也絕不會放過這部「梭魚」。


重建戰車的工人們將車內從地板到砲塔兩側全部用金屬護網給焊接起來,讓孩子們無孔可入,以免發生危險。 巴頓將軍曾指出薛曼戰車的履帶過窄,無法乘載沉重的車載,所以他要法國公司生產履帶加寬塊來改善此一缺點。


民國33年聖誕節,第11裝甲師的士兵們正忙著安裝金屬的履帶加寬塊,如此一來這型戰車在雪地、結冰和泥巴地形等的操控能力便獲得了改善。而這部「梭魚」的履帶加寬塊,不敵經年累月的氣候變化,鏽蝕殆盡;在重建的過程裡,也替它裝上了新造的履帶加寬塊。至於它的負重輪也已經嚴重損壞,所以從其它被拆解的戰車上找到合適的輪組來更換。


自從巴斯通歷史學社(Cercle de Historiede Bastogne)確認這部戰車的身世,就是第11裝甲師第41戰車營B連的「梭魚」戰車之後,市府官員便希望將它身上的標記,回復到民國33年12月30日初次投入戰爭時的正確圖案


身為第11裝甲師協會榮譽會員的胡季˙馬奎特與巴斯通市市議員米榭爾˙史戴斯博士,在研究諸多材料之後,確認了符號標記的正確性。 清理過的「梭魚」外觀塗上標準的美國軍綠色,另外則以鏤刻鋼板來噴出其單位正確的白色符號與標記。


車子兩側則分別用鏤刻鋼板來噴出車名「梭魚」及一顆白星。兩顆白星的右下角均塗有藍色條紋,表示它是屬於B連


在蒂薇拉飯店(市政府大廳)有一項展覽活動是由巴斯通歷史學社所贊助的,主題是關於第11裝甲師的紀念物品;其中也展示了經過除鏽後塗成黑色的「梭魚」零件,包括了駕駛的操縱桿和閉鎖裝置;學童們所繪的「梭魚」畫作,也在展示行列中。


展場裡頭還有一張珍貴的照片,那是第11裝甲師第41戰車營B連於民國33年夏天攝於庫克營區的訓練時期。另外穿著B連連長羅勃特˙阿梅諾上尉的人型模特兒,也是一大吸睛焦點。由於這項展覽事前的宣傳非常成功,活動吸引了眾多參觀人潮。


最新關於「梭魚」的一本小冊是子由賈克˙杜其、胡貝˙弗谷列特與胡季˙馬奎特所合撰的《巴斯通的薛曼戰車—後續與完結》。 「梭魚」已經成為美軍義助比利時人從納粹暴政手下重返自由人間的鮮明象徵,就像它在麥考利夫廣場「站崗」一樣,這部二戰歷史經典戰車提醒世人,自由民主國家必須誓言捍衛今日所有的成就,絕不容許獨裁暴政再起。


在歐洲,陣亡將士紀念日當天,所有葬著陣亡美軍的美軍墓園都會舉行紀念追思活動;民國95年5月26日,我們參加了比利時北部靠近列日的亨利-夏佩爾美軍公墓的紀念活動。我們走進墓園,穿過由散發祥和氣息的十字架和達味之星所排列出優美弧線的石碑林,每塊墓碑上頭都分別飄揚著一面比利時和美國小國旗。超過8,000人長眠於此,典禮十分隆重且肅穆;我很榮幸地獲邀向埋葬於此的第11裝甲師戰士們獻上花圈。 我覺得能代表第11裝甲師協會向這些英勇的人致敬,實在是無上的光榮。

http://goo.gl/K6ocMc



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