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冊)

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冊)

  • 作者: 白先勇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2/04/30

  • 語言:正體中文

  • 規格:平裝 / 656頁 / 16 x 23 x 3.2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簡介

  我寫《臺北人》,卷首即表示,是為了--紀念先父母及他們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這部身影集,正是那一整個時代的縮影。 -白先勇   《父親與民國》系列書為白崇禧將軍之子、知名作家白先勇先生為其父編著的畫傳,分上下兩冊,上冊為《戎馬生涯》,分〈北伐〉、〈蔣桂戰爭.建設廣西〉、〈抗戰〉、〈抗戰勝利.國共內戰〉四章;下冊為《台灣歲月》,分〈台灣歲月〉及〈家族親情〉兩章。全書收錄約600張白崇禧將軍的珍貴影像、報導剪影,並由白先勇先生撰寫圖說及一篇篇小故事。全書洋溢著深刻雋永的父子情,更有許多還原歷史現場的珍貴畫面與史實追記。   上冊【戎馬生涯】   父親一生參與了民國的興衰,他本人就是民國史的一部份。在卷帙浩繁的民國史冊中,父親的身影應當立在相當醒目的位置。 -白先勇   白崇禧,一八九三年三月十八日生,廣西臨桂縣人。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晚,武昌起義那一槍,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十八歲的他,瞞著家人參加「廣西學生軍敢死隊」,隨軍北伐。兩位哥哥到桂林城北門去守候攔截,誰知他暗暗將武器裝備託付同學,自己卻輕裝從西門出去,翻山越嶺與大隊會合。十八歲踏出桂林西門那一步,他便走出了廣西,投身入滾滾洪流的中華民國歷史長河中。   北伐軍興,他率部由廣州打到山海關,對完成北伐做出貢獻。抗日戰爭,他運籌幃幄,決戰疆場,抵抗異族入侵,立下汗馬功勞。國共內戰,他更率部與共軍戰至一兵一卒,是與共軍戰到最後的一支軍隊。為了保衛民國,他奉獻了一生。   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他自海南島飛台灣。在風雨飄搖之際,他選擇入台,與中華民國共存亡,用他自己的話,是「向歷史交代」。

  下冊【台灣歲月】   台南天壇重修落成,他替鄭成功書下「仰不愧天」的匾額。綜觀父親一生,這四個字他自己也足以當之。 -白先勇   白崇禧將軍在台的十七年,雖然過著平淡日子,但內心是沉重的,大陸淪亡一直是他痛中之痛。他念茲在茲的仍是反攻復國的大業。   民國五十五年,離過世前不久,他託人攜帶一封長信給旅居香港昔日同僚廣西省省長黃旭初,信中言不及私,通篇都在分析國際大勢及國軍反攻大陸的可能性。   他在台灣的晚年也過得並不平靖,沒有受到一個曾經對國家有過重大貢獻的軍人應該獲得的尊重。但他並未因此懷憂喪志。   在台灣,他於逆境中始終保持著一份凜然的尊嚴,因為他深信自己的功在黨國,他的歷史地位絕不是一些猥瑣的特務跟監動作所能撼搖。最後他死在中華民國的土地上,是他求仁得仁。 作者簡介 白先勇   民國二十六年生,廣西桂林人。台大外文系畢業,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室」(Writer’s Workshop)文學創作碩士。   白先勇為北伐抗戰名將白崇禧之子,幼年居住於南寧、桂林,民國三十三年逃難至重慶。抗戰勝利後曾移居南京、上海、漢口、廣州。民國三十八年遷居香港,民國四十一年來台與父母團聚。民國五十二年赴美留學、定居,民國五十四年獲碩士學位,赴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東亞語言文化系任教中國語言文學,民國八十三年退休。民國八十六年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圖書館成立「白先勇資料特藏室」,收錄一生作品的各國譯本、相關資料與手稿。   白先勇是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戲劇家,著作極豐,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長篇小說《孽子》,散文集《驀然回首》、《明星咖啡館》、《第六隻手指》、《樹猶如此》,舞台劇劇本《遊園驚夢》、電影劇本《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玉卿嫂》、《孤戀花》、《最後的貴族》等。兩岸均已出版《白先勇作品集》。關於白先勇文學創作的研究,兩岸均不斷有學者投入,人數眾多,面向多元,形成白先勇文學經典化現象。   近年投入愛滋防治的公益活動和崑曲藝術的復興事業,製作《青春版牡丹亭》巡迴兩岸、美國、歐洲,獲得廣大迴響。從「現代文學傳燈人」,成為「傳統戲曲傳教士」,目前致力撰寫父親白崇禧的傳記,本書為資料豐碩的圖文傳記。


父親與民國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 上冊【戎馬生涯】
父親與民國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 上冊【戎馬生涯】

上冊

【戎馬生涯】

上冊序 【父親與民國】 

第一部 【北伐】

第二部 【蔣桂戰爭.建設廣西】

第三部 【抗戰】

第四部 【抗戰勝利.國共內戰】

父親與民國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 下冊【台灣歲月】
父親與民國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 下冊【台灣歲月】

下冊

【台灣歲月】

下冊序 【台灣歲月】 

第五部 【台灣歲月】

第六部 【家族親情】

白崇禧將軍 年表

白崇禧將軍 勳章

後記


摘自下冊序 台灣歲月   台灣對於父親也具有特殊意義。民國三十六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蔣中正派父親以國防部長名義赴台宣撫善後。父親於三月十七日抵台,停留兩個多星期。當時台灣已遭軍隊鎮壓,人民恐慌,人心惶惶。值此危疑震撼之際,父親首要工作在於止痛療傷,安定人心。父親立即發佈幾項重要措施:   以國防部名義命令全省軍警情治單位停止濫殺,審判公開。有不少受刑人因父親這道命令,救回一命。參加過「二二八」的學生,不咎既往,並呼籲學生返校復學。父親曾公開演講,向青年學生喊話。父親在台兩個多星期間,由北至南,廣泛接觸並聆聽各界人士意見,回到南京,父親向蔣中正建議,撤換陳儀,撤職查辦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   「二二八事件」是台灣歷史上的重大事件,父親正是台灣歷史時刻的參與者。   父親於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自海南島入台,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向歷史交代」,與中華民國共存亡。父親參加辛亥革命武昌起義、北伐、抗戰、國共內戰,他自己一生命運與民國息息相關,他選擇台灣做為他最後歸宿,正因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所在地。最後他在台灣歸真,是死得其所。   父親在台灣並未擔任要職,過了十七年平淡的日子。父親身為陸軍一級上將,此為終身職。在台時期,表面上享有一級上將的待遇,事實上暗地卻遭情治人員監控跟蹤。父親對此極為憤恚,曾密函蔣中正詰問原由。   父親於民國五十五年十二月二日因心臟冠狀動脈梗塞逝世,享年七十三歲。關於父親死因,兩岸謠傳紛紛,有的至為荒謬。起因為一位在台退休的情治人員谷正文的一篇文章。谷自稱屬於監控小組成員,文中捏造故事,謂受蔣中正命令用藥酒毒害父親。此純屬無稽之談。父親逝世當日,七弟先敬看到父親遺容,平靜安詳,大概病發突然,沒有受到太大痛苦。父親喪禮舉行國葬儀式,蔣中正第一個前往祭悼。   父親在台灣十七年,伏櫪處逆,他亦能淡泊自適,他曾為鄭成功祠天壇橫匾題「仰不愧天」四字,這也是他一生寫照。

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