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民國88年第一版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民國88年第一版 | 黑水博物館館藏


書名: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

著者: 蔣柳清

責任編輯: 蔣德群

責任監製: 王列丹

出版發行: 江蘇人民出版社

地址: 南京中央路165號

郵遞區號: 210009

經銷: 江蘇省新華書店

印刷者: 江蘇新華印刷廠

開本: 850X 1168毫米 1/32

印張: 9 插頁2

印數: 1-6 130冊

字數: 220千字

頁數:268 頁

版次:(民國88年)1999年l月第1版 第l次印刷

標準書號:ISBN 7-2 14-02358-X/K. 349

定價:13. 00元

(江蘇人民版圖書凡印裝錯誤可向承印廠調換)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作者簡介


蔣柳清,浙江省龍遊縣人,1964年9月生,1983年10月入伍,次年參加老山地區自衛還擊作戰,畢業于南京陸軍學校。1985年開始業餘創作和心理應用方面的研究,小說作品有《“癩子"隊長》、《血紅的山茶花》等;心理學專著有《築牢健康的心理長城》、《軍事領尋心理學》(與人合著)等,系中國社會心理學會會員。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這段歷史也許已經淡化,但我覺得歷史不能過於沉澱。只要人們需要的,值得後人 記憶的,使人讀後覺得開券有益的,我想都可以把曾經發生過的歷史真實告訴人們,以激勵後來者。 ―題記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20年前的真理標準討論,對恢復黨的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實現黨的工作重心轉移起到了重要的先導作用。 在全國上下紀念真理標準討論20周年的日子裡,江蘇人民出版社推出《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以下簡稱《落 潮》)一書,我感到非常的欣慰。


1949年10月下旬進行的金門戰鬥,是我軍戰史上的一次局部戰鬥,雖是一次失利戰鬥,但它對於後來解放海南島、舟山群島、萬山群島等沿海島嶼以及東山島保衛戰 都具有相當大的前車之鑒的作用和歷史震撼力。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引子

關於金門島那場戰鬥,我和許多同齡人一樣,知之甚少。記得 還在孩提時,老家的白色磚牆上用紅色塗料寫著這樣一幅大字―“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 它曾引起我的好奇。當我問及父輩 們“新中國那麼強大,怎麼連小小的臺灣島都沒解放?”時,起初他們總是避而不答,還一個勁地罵:“小孩子,不要多嘴亂問。”後來我經常問及此事,他們也會冒出幾句,說:“臺灣本來早就解放了,只 是因為金門那場戰鬥沒有打好,解放軍傷亡過重,特別是被俘的太多,後來就一直影響著臺灣的解放。”而當我問他們“金門戰鬥為何失利?抓去的解放軍叔叔現在在哪裡?是否都回來了?”等等問題時,這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父輩們也就說不清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視野的開闊,我才慢慢搞清了新中國成立後為何沒接著解放臺灣的原因,並非像父輩們所說的那樣,僅僅是 因為金門戰鬥的失利,而是有著諸多方面的因素。主要原因是:一、 鑒於臺灣防禦兵力不斷增加,人民解放軍多次修改戰役決心,致使戰役發起的時間屢次後推;二、在短期內籌集到的艦船無法保障不斷增加的登陸作戰部隊的需要,制約了臺灣戰役儘早發起;三、 針對美軍同時人侵朝鮮和臺灣的突變形勢,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定將主要戰略方向從中國東南部轉移到東北部,解放臺灣的戰役計畫因此被擱置起來。 對於那些被國民黨俘虜的解放軍叔叔們以及他們的結局情況,卻是在十幾年之後,當我有幸在某機關接待當年的戰俘,傾聽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林氏說:“老頭!我看你算糧餉腦袋瓜挺靈光的,這事,咋就轉不過彎來了?她既然和咱繡錦要好,咱就不能認她作乾女兒嗎?你這個乾爹去探望日本的乾女兒,不就名正言順了嗎?”


趙金芳一拍大腿:“怪不得說女人心細,這一招俺咋沒想到呢! ”趙金芳一激動,卻把個山東口音帶了出來。就這樣趙金芳認繡錦的同學忍為乾女兒,購定去日本探親往返飛機票後,妻和女兒給他帶上兩袋子吃的穿的,可惜坐飛機所攜物品嚴格限重,否則,她們真不知道讓趙金芳帶上多少東西呢!到飛機場時,林氏和女兒、外孫女皆來送行,直到要檢票了,他們才依依不捨握手告別,然後一直佇立在候機室裡,目送趙金芳步入登機廳……


他們當年為返回大陸而進行鬥爭的事跡,得到了人們的肯定和讚揚,結束了屈辱和痛苦的歷史,又開始了新的起飛


1981年10月,南京軍區政治部接到總政治部的電話通知:近幾年來,在解放金門及東南沿海島嶼戰鬥中被俘歸來人員,不斷向中央、軍委和總政提出申訴。說他們被俘後,在臺北監獄遭敵人多種刑罰折磨和迫害,但仍然堅持戰鬥。當時遣返回大陸的近千人,經華東野戰軍政治部審査後,作了不同程度的處理,但未作出正式結論,沒有明確是否恢復軍籍黨籍。幾十年來,他們在政治上、經濟上都受到冷漠和歧視,家屬、子女受牽連。說他們跟隨黨南征北戰,度過了多少個最殘酷的歲月,立下了許多戰功,到現在都已五六十歲,不應再背這一沉重的包袱了。要求給他們作出實事求是的結論,給予公正的應有的待遇。總政領導同志批示:“請南京軍區提出處理意見報總政。可參照去年中央74號檔的精神落實。”


在此之前,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總政治部和南京軍區、原福州軍區等有關單位接到了不少被俘重歸人員的來信。

(民國70年)1981年9月20日,新疆伊犁市農墾局的李體實、高德榮、樸雲清、魏賢高四名歸俘,代表歸返人員給總政治部寫信,信中這樣寫道:


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的正確政策在新的條件 下得到了恢復和發展,妥善地解決了大量的黨內和人民內部 的矛盾,喚醒了千萬人們沉睡了多年的春天。我們看到了中發

(1980)74號文件:《關於志願軍被俘歸來人員問題的複查處 理意見》,為這六千多被俘人員平了反。聯繫我們曾於(民國38年)1949年10月24金門島戰鬥失利被俘歸來人員近千人至今仍未得 到恰當的處理。為此特呈請總政給予核査批文或批示,是何處理甚盼。


我們是原華東野戰軍10兵團28軍九千餘人,於1949年10月24日解放福建金門島戰鬥全部失利,失利大概情況是: 指導失誤,地理條件不利,敵情不明,進攻船少落後,夜渡海

心,遭敵艦艇襲擊。戰鬥從海心打響,船隊被沖亂,以後強行登陸,部隊傷亡慘重。陸戰又遭敵攔截,尤其敵換防來增援的軍隊多,加之坦克(戰車)衝殺,我無力阻擊,連遭重傷,與敵在村內村外周旋兩天兩夜,終在我後無援兵,糧彈盡絕,被敵分割圍殲,就此傷員及零散戰士全部被敵俘獲。

被俘後,我們被監關在臺北集中營,受盡敵特多種刑罰審 訊和殘酷的迫害,飯不給吃飽,天天逼在炎熱的太陽下靜曬, 人人眼睛都患夜盲症或多種眼疾,在夜晚都是瞎子,無法行

動。我們常與敵特鬥爭,痛斥敵特對我們的迫害以及在大陸禍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國殃民的行為。我們一致要求誓願返回大陸,被監關了八個半月之後,敵人於1950年6月上旬把我這批人遣返歸來大陸。 我們歸來後,由華東野戰軍政治部接管,在一個時期的生活照

顧下身體得到康復,同時集體組織學習和審査達半年之久,組 織上弄清了每人被俘後的一切情況,在行政上對我們作了三 種情況的處理:一、極少數壞人交軍法處處理;二、殘疾和部分人員復員;三、部分人員仍留部隊分配工作。這批人均分散在 山東、浙江、福建、新疆等地。援朝去了少數人。華野政治部對我們審查後分配到各地工作,後因此事件受到處分和變相處分的人很多,一些原保留黨籍軍籍的人,後來黨籍軍籍全被消除了。


我們在各地工作均受到各級組織的冷落和歧視。工作和 待遇三十多年來還是原地未動。過去的多次政治運動我們成了 “老運動員”,特別在“文化大革命”中把我們首當其衝的當敵人來整,遭到了種種迫害,吃盡了苦頭。株連全家,家屬子女均受歧視。我們這批人絕大多數是來自老解放區,原抗日和解放戰爭所在地的子弟兵,曾跟隨黨南征北戰,渡過多少殘酷的戰鬥歲月,我們10縱隊為劉鄧渡河開路護尾,後出擊豫東豫西保衛大別山。戰杞灘、克濟南、戰淮海、渡長江、戰上海,士氣 浩存。不幸金門戰鬥失利我們都落了個痛苦之人。我們均是 五十來歲六十歲的人了,這一沉重包袱還得背到什麼時候?我 們也曾向現在單位的組織提請複查要求,但答覆是我們不了 解你們這一情況,時間也三十多年了,況且中央也無有關文件

批示,實無法解決。為此我們懇請總政,來為我們解除這一歷史上的政治壓力,我們的黨籍如何處理,請總政給予下發有關處理檔或批示,盼望黨喚醒我們的春天。


接總政電話通知後,南京軍區迅速組織人員査閱檔案,研究起草複査處理意見。從査案中,發現當時處理歸俘的單位較多,有原華野政治部直接審處的,也有原福建軍區10兵團政治部負責審處的,還有原浙江軍區7兵團收容審處的,所以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將被俘人員的基本情況調查清楚。


經過反復調査和核實,1983年6月,南京軍區政治部向總政治部上報了《關於金門等島嶼戰鬥中被俘人員問題複査處理意見的報告》,認為:金門等島嶼戰鬥中被俘人員,除極少數是戰場投敵的以外,極大多數是因負傷、生病或彈盡糧絕失去戰鬥力而被俘的,他們在國民黨集中營的表現,總得看來,大多數是好的或比較好的,如團政委田志春,團長劉天祥、徐博,團參謀長王劍秋,保衛幹事顧浩等人,在敵人嚴刑拷打,殘酷迫害的情況下,還組織了秘密黨支部,擬訂了暴動計畫,由於敵人將我主要領導分散關押,監視嚴密而未成。以後,多數同志轉入隱蔽鬥爭。


但有些意志薄弱和一些解放入伍不久的被俘人員,屈服于敵,犯了程度不同的錯誤。如承認自己的職務和黨員身份,參加所謂的脫黨、脫軍簽名或宣誓活動以及唱反動歌曲等。也有極少數人為敵效勞,出賣或參與迫害我被俘人員,犯有嚴重的罪行。回歸後,有關部門由於對當時的客觀情況缺乏具體分析,對一些人的問題看得過重,定性偏高,處理偏重。他們到地方工作後,在政治上、生活上都受到一定影響。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少人又被加上叛徒、特務等罪名,遭受打擊迫害,家屬子女受到牽連。對這批人員的問題,認真進行複查,實事求是地落實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民國72年)1983年11月,中央書記處、國務院、中央軍委同意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的名義向全國轉發了由總政治部上報的《關於金門等島嶼戰鬥中被俘歸來人員複査處理意見的報告》,提出了如下複査處理的意見: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一、 複查的範圍。主要是對1951年所作的審査結論和處理進行實事求是的複查,作出正確的複査結論。他們到地方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因被俘問題又被錯誤處理的,由處理

單位按照有關政策進行複查,妥善處理。


二、 關於判刑案件的處理問題。對率部投敵和戰場上自動投敵的;出賣組織,出賣被俘人員造成嚴重後果的;參加反動組織,接受敵派遣任務,積極為敵效勞的;參與迫害被俘人

員或積極進行反革命宣傳,情節嚴重的,均維持原判。犯有罪行,情節比較輕,歸來後主動交待,認罪態度較好,或過去立有戰功的,可撤銷原判,或免予刑事處分。犯有嚴重錯誤,但未構成犯罪的,應撤銷原判。


三、 關於黨籍的處理問題。凡維持原刑事判決的,均維持原開除黨籍的決定。隨從投敵,被俘後為敵效勞,情節嚴重的,亦維持原開除黨籍的決定。被俘後,立場堅定,組織領導或

積極參加對敵鬥爭,保持共產黨員的氣節的,一律恢復黨籍。被俘期間犯有錯誤,如暴穌一般軍事秘密,被迫承認自己職務和黨員身份,在戰俘營中擔任過一般職務,參加過一般反動宣

傳活動,被迫參加所謂脫黨、脫軍活動,接受過敵人發的所謂“新生證”和“新生弟兄協助政府工作證”等,但旋即覺悟,參加對敵鬥爭活動,或歸來後作了檢討,認識了錯誤,多年來表現

較好,亦可恢復黨籍。其中情節嚴重的,可給予適當的紀律處分。原為候補黨員在被俘期間及歸來後,沒有嚴重錯誤,現在具備共產黨員條件的,可按期轉為正式黨員。


被俘歸來人員中,原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員的團籍問題, 可參照上述原則處理。凡不應開除團籍而已被開除的可撤銷原開除團籍的處分。


四、 關於軍籍的處理問題。凡維持原刑事判決的,均維持原開除軍籍的決定。被俘後立場堅定,組織領導或積極參加對敵鬥爭,保持革命軍人氣節的,一律恢復軍籍。在被俘期間犯

有錯誤,包括犯有嚴重錯誤,歸來後作了交代,認識了錯誤的,以及撤銷原刑事判決或改判免予刑事處分的,亦可恢復軍籍,原取消被俘前軍籍的,均恢復被俘前軍籍。


恢復軍籍的,計算軍齡的時間,從其入伍之日起,至被俘歸來後離開軍隊止。因撤銷原判或改判免予刑事處分而恢復軍籍的,原判刑期亦計算軍齡。


五、 關於安置問題。這批人員已經到地方的,一律不收回部隊。經過複查,恢復軍籍的營職以上幹部,補發轉業軍人證明書,並按1953年8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關於軍隊

轉業人員待遇問題的補充通知》確定其行政級別;有工作條件的,由當地政府勞動人事部門安排適當工作,不適合工作的,按地方現行規定辦理離休。恢復軍籍的連職以下人員,均補發

復員軍人證明書,按當時標準計發復員費和醫療補助費;現在生活有困難的,由當地縣、市民政部門按現行規定給予補助。恢復軍籍的人員,被俘前戰傷致殘或在被俘期間被敵人打傷

致殘,沒有評定過殘廢等級,現在仍符合評殘條件的,由本人現所在縣、市民政部門審查評定,報省、市、自治區民政廳(局)批准,發給革命殘廢軍人撫恤證,從批准之日起發給殘廢撫恤金。


六、 這批人員現在分佈在全國各地,他們的檔案材料當時已隨本人移送所在單位。為有利於複查工作的進行,建議由本人現所在地區的縣、市人民武裝部黨委負責複査,作出結論,並負責補辦轉業、復員手續。原連職以下幹部和戰士,報軍分區黨委審批;原營、團職幹部報省軍區黨委審批。有關安置、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離休、評殘、優撫等善後工作,由本人現所在縣、市人民政府有 關部門負責辦理。


這批人員的判刑案件,由原軍事法院負責複查,對撤銷原 判或改判免予刑事處分的,其善後工作參照上述有關規定辦理。


本著這個檔精神,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對金門歸俘的複査工作。山東、江蘇、浙江、安徽、河北等被俘歸返人員所在的省軍區、軍分區及各級人武部門,從1984年開始,進行了艱苦、細緻的複査工作。


這些歸返人員原籍大都是28.29軍的誕生地山東渤海地區江蘇省蘇北一帶,他們當年歸返大陸後,連(含連)以上幹部和排(含排)以下幹部戰士,分別集中在南京、杭州,由原華東軍區3野政治部及第10兵團、第7兵團政治部負責審査教育後,於(民國40年)1951年七八月間,根據當時各人的不同情況,不同結論,或被遣送回鄉或回原部隊繼續服役,或被集體轉業復員到新疆農墾4師內蒙生產建設兵團等單位,作了安置,或被判刑投放在蘇北、東北等地監獄服刑。也有的因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願回老家,就地落戶,自尋生計,再加上歷經三十餘年的風雲變幻,人事更迭,輾轉遷徙,歸返人員遂散落于全國各地各個角落,這就給當地政府、人武部門為這些人員的複查、落實政策帶來了很大的難度。經辦單位、經辦人員,在聽取了一些被俘歸返人員的陳述、接觸有關案卷後,都被他們的英勇鬥爭事蹟和悲慘遭遇所深深感動,都能以極大熱情和高度責任心,投入複査工作,力求使党的政策光輝照耀到每個歸返人員的身上。


濱州地區是28軍前身渤海軍區所在地,也是不少被俘歸返人員的原籍,但這些歸返人員回大陸經審査處理後有部分流散到外地。複査中,濱州軍分區向全國16個省、市、自治區的40多個單位先後發了 120封信函聯繫査詢、外派16人次走訪15個縣和130個村鎮,千方百計為他們落實政策。團長邢永生的警衛員崔新博,從上級下發的複査名單中,只知道原籍是濱州地區的,但原籍具體地址不詳。他們多次派出幹部會同各縣人武部査找,走訪了 6個鄉鎮20個村莊100人次,終於査清其原籍系鄒平縣蕉橋鄉人。張寶林被處理回鄉時是個排級幹部,但陵縣人武部根據其在部隊實際職務及原部隊首長的證明,在複査中為其恢復了副營職離休幹部的待遇。251團2營教導員陳之文,通過複查,為其恢復了黨籍、軍籍並被批准按正營職幹部待遇離休。三十餘年的冤屈得到申張,因興奮過度,陳之文心臟病突發猝然死亡,全家人痛哭不已。村人亦

為之欷歔,說:“陳之文什麼苦都吃了,什麼罪也受了,可什麼福也沒享到,命薄啊……”


在這裡,我想還有必要介紹一下251團副團長馬紹堂,在第一章裡,已向讀者介紹了他率領固守林厝的兩個班,堅守十個碉堡,苦戰九個小時,打退國民黨軍七次衝擊。在集中營中,特務對他進行了殘酷的毒打和迫害。最終,馬紹堂承認了自己的職務和黨員身份,向敵講了本團的編制和裝備以及金門戰鬥失利的原因,並告訴特務,部隊大部分是解放成分。後來,又將28軍軍長朱紹清、副軍長蕭鋒、84師師長毛會義的姓名告訴了敵人。在敵人組織的鬥爭連長高廣慶、偵察員王洪升、排長閻英德的鬥爭會上,他又自動發言,並承認“三民主義”是“救國主義”,共產主義“適合歐美”等等。因此,他受到了開除黨籍,判處有期徒刑5年的處分。對此,他沒有怨言。


可歷史對他還是作出了較為公正的評價,並沒有因為他有錯誤而否定其從前光榮的一面。在1989年出版的《當代中國軍隊的軍事工作》(上)卷中,對他率領勇士擊退國民黨軍的多次反撲照樣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予以了肯定。不知他看到了這本書,該作何想?


通過廣大複查人員的努力,推倒了強加在被俘歸返人員頭上的不實之詞,撤銷和糾正了偏高偏重的不恰當處理。絕大多數被俘歸來人員恢復了黨籍和軍籍,恢復了應有的待遇。許多人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有的殘廢歸俘,領到了革命殘廢軍人撫恤證;有的年齡較大的辦理了離休,在生活上、政治上得到了照顧和安排。他們當年為返回大陸而進行鬥爭的事蹟,得到了人們的肯定和讚揚。他們結束了屈辱和痛苦的歷史,在祖國的大地上,又開始了新的起飛。


正像蕭鋒將軍四十多年後寫的《金門憶》所吟:


雨歇雲收,

月明星稀,

陣雁南飛,

望南天,

萬千思緒;

憶當年,

金門塵戰,

數千健兒壯烈捐軀;

三十八年過去,

倖存者,

皆古稀,

悼戰友,

五內俱碎。

撫今追昔,

先烈英靈在天,

諄諄囑咐在耳:

是炎黃子孫,

同胞手足,

當共商國事,

迎遊子回歸,

親人團聚,

共慰列祖,

振興中華民族,

祖國統一。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後 記

本書稿寫作始於1990年,當時我有幸接待許多來上訪的當年打金門的歸俘。中辦發(1983) 74號檔下發以後,全國各地對被俘歸來人員進行了艱苦、細緻的複查,由於種種原因,還有個別歸俘的政策仍在落實之中。在聽取這些被俘歸返人員的陳述、接觸有 關案卷以後,我深深地被他們的英勇鬥爭事蹟和遭遇所感動和震撼,一方面以極大熱情和高度責任心做好複查工作,另一方面想把這一戰鬥的全貌以及他們被俘後在臺灣集中營的鬥爭、生活寫出 來,以激勵後來者。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初稿寫成後,遲遲不敢交出版社出版, 直至這幾年有關這方面的資料、書籍逐步公開發表,尤其是人民出版社《回顧金門登陸戰》等書籍的出版,使這些被歷史的塵灰掩埋 多年的英烈業績得以挖掘、恢復、昭示和弘揚。正像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在為該書寫的序言中指出的:“金門登陸戰已經過去四十 多年,參加這一戰鬥的倖存者越來越少,指揮員也都年逾古稀。再 不編寫此書,就可能成為憾事。”


也正是在這思想的支配和驅使下,在一些老前輩的指導和幫 助下,我對此書稿又進行了一次補充和修改,尤其是對歷史的真實,以嚴肅認真的態度,以對歷史、對部隊、對死難烈士負責的態度來認真寫,決不任意編撰。 當然,由於水準有限,加之掌握的資料匿乏,尤其是被俘歸返人員散落在全國各地,採訪猶如大海撈針,殊為不易。有些因長期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思想仍有怨氣,以至不能把他們的真實情況完全反映出來,而成為遺憾。 此書寫作過程中,主要參考了《回顧金門登陸戰》和陳惠芳同志的《海漩》,值此書稿付印之際,特向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蔣柳清著,江蘇人民出版社

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


另外,江蘇人民出版社的蔣德群、老同志智仁勇為此書早日面 世付出了辛勤的努力,在此一併順致謝比。

作者

1998年建軍節


書名落潮―金門戰俘沉浮記

著者 蔣柳清

責任編輯 蔣德群

責任監製 王列丹

出版發行 江蘇人民出版社

地址 南京中央路165號

郵遞區號 210009

經銷 江蘇省新華書店

印刷者 江蘇新華印刷廠

開本 850X 1168毫米 1/32

印張 9 插頁2

印數 1-6 130冊

字數220千字

版次1999年l月第1版 第l次印刷

標準書號ISBN 7-2 14-02358-X/K. 349

定價13. 00元

(江蘇人民版圖書凡印裝錯誤可向承印廠調換)


4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