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已更新:7月2日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大捷四十週年頒獎紀念大會留影
金門大捷四十週年頒獎紀念大會留影(1989)民國78年10月24日)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寫在彙集成冊之前

寫在彙集成冊之前

筆者萬幸,能親身夥同裝甲兵老戰友,參與將大陸失去之關鍵性戰役「徐蚌會戰及突圍」;與挽救中華民國免於被奴役,且得已復興之「金門大捷」戰役。在戰 史上佔有極爲重要地位之兩大戰役中,與我併肩殺敵之戰友坐車,有因歷久機件耗 損而故障,或被敵擊毀待修,故在不得已之情況下未能出擊,乘員就可藉機喘喘氣,稍作休息。而筆者坐車,始終未發生過事故,自無「藉口」,也就撈不到半點休息,且多任前導車,故戰場所見所聞與他人自屬不同。加以戰車憑其機動、防護 及強大之火力,與敵拼殺時均能馳騁整個戰場,目睹各種戰情,是步兵無法能及的。


金門戰役後,約自六十四年起,坊間報刊雜誌,突然出現甚多報導「金門古寧頭大捷」文章,隨即冒出無數救國救民之「大小英雄」!更由國家出資,於戰役後卅年之(六十八年),拍了一部號稱「決對忠於史實」之「古寧頭大捷」電影上 映,霎時間,使當時台灣社會,爲英雄熱吵翻天,於是你英雄、我英雄之聲充斥大 街小巷!


因電影中所見所聞,與筆者親身參與之「金門大捷」戰役完全不同,故本著 「歷史」(戰史)是建立在「眞實基礎上」之原則,不顧簡陋,以「金門大捷戰鬥經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過寫眞」,扼要記錄下親身經歷實情,並呈各有關單位參考、指正。


彼原籍金門縣南山村,任職中時晚報記者李福井先生知曉,李先生寫「古寧頭戰紀」乙書,向筆者索資料參考,並引用其中關鍵部分資料。出書後,被原隸屬十二兵團之楊世英先生看到,其中情節,楊世英驚爲「從未知曉」、「別人不敢說」的眾多事實眞相,不符合其意!於是楊先生以「月旦歷史人物,務必小心求證」長文於金門日報痛責。筆者爲護文責,即列舉出數十則世間渴望知道的「事實眞相」,亦於金門日報以「將歷史事實攤在陽光下」敬覆楊世英先生,楊先生卻抄些假資料據爲證據反駁爲:「瞎說」、「撒謊」、「吹牛」。復以「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長文,於金門日報再「澄清辯正」。至此,實迫不得已!再以「不堪回首話戰史,

悵望千秋一灑淚」。赤裸裸將「部份」事實供諸於世。爲免此一典型之「以少勝於,以寡擊眾」戰役史實資料失散,特將:

(壹)、「金門大捷戰鬥經過寫眞。」

(貳)、「將歷史事實攤在陽光下。」

(參)、「不堪回首話戰史,悵望千秋一灑淚」三篇彙集成冊,恭請戰史專家,先進參考指正。

更要感謝促成此冊付梓之兩位先生:

一爲吾鄉兄廖和先生,承蒙他再三提示:「此資料流失太可借,應彙集成冊」之美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大捷戰鬥經過寫眞。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目錄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一、前言

金門大戰至今已卅七年,在民國六十四年以前倒還平靜,自(1975)六十四年後不知何故(其實是知道的),各報刊雜誌突然出現了不少報導金門大戰之文章,尤以(1979)六十八年,以後的這幾年爲甚。綜 觀各撰著者所作有關大戰之文章,極少以戰史之眞實與尊嚴爲依歸,所宗者却是依據:階級、身份 、職務、目的所需要而偽製,故所撰內容各異。常見的是:在同一時間、地點、敵情、戰況之下, 竟然出現各種不同的戰果,而每一個戰果,似又恰如其份的符合各撰述人本身利益——或沽名、或釣譽、或…的要求。


在這許多未經求證的戰果中的某些種,由於「喉嚨」大,登高一呼即封爲「戰史」,但在三軍大學召集當年參戰者爲史求證時,自認「創史」者却又不屑其史拒而不「證」!待以時日,有權者 爲防所創之史消失或更異,遂又建館「藏史」,之後,復用此史矇混赴戰地金門「敬仰」的愛國同胞與國際人士,說此即爲當年大戰「史實」?!誠乃趙高忠實信徒也!


我意以爲這類撰著者,爲達自己所需,仿製些「孤島浴血戰」或「滿江紅」甚至「火燒戰船」 「借東風」等之情況,再往自己頭上一套,自我偉大,也是其可憫的,只要不厚著臉皮說是「眞 實」戰史就行,故我從不掛心,仍就耐心的等待,總祈盼有一天出現眞正親身捲起袖子與敵「大戰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的英雄出來說「史」。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等待了卅七年之後,終於在「民意之聲」雜誌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十七各期中,看見有王文稷耿將華二位撰述之:「西線戰事」—"金門古寧頭大戰的功與過" 宏文,內心實爲之竊喜。


因坊間流傳有關金門大戰史料中,絕大部份均是說以十二兵團爲首,首中又以十八軍爲主力, 主力中又以一一八爲主,主戰中又以三五三團爲主打,主打中又再以一、三營爲先打,第一營營長就是耿將華,三營又以第八連爲主攻,王文稷就是主攻連長。用寶塔形狀作比,他倆是國軍在金門戰役中最最頂尖的了,由他兩位撰述的金門大捷戰鬥經過,應屬最權威、最正確、有其眞實性、 可讀性是不容質疑的,爲此則應一讀再。


不幸讀的結果,又失望了,主要原因,是文中所描繪的各種戰鬥情況弄不懂,愈看愈糊塗,荒 誕走板,人世間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竟在他們的撰述中出現了,而且白紙黑字,強調那是親身所歷,這種虛無飄渺神仙般的英勇事蹟,似祗有上帝始能了解,(請看原文)。多麼遺憾!最頂尖的 都是如此瞎扯淡,難怪其他人更胡扯了。痛心之餘,興起既然全不顧影響後世惡果, 我也祇好挺身而出,祇是我說的,與各路大小英雄這些年來所說,以及花費數仟萬,並拍胸部保證決對忠於史實的所謂「戰史」片"古寧頭大戰"裡所說的,完全不同,而且多少帶點臉上抹灰的味道,似不符特有人士的要求,恐難爲某些特有人士所接受。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因我們太不識時務,但基於史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實的嚴,基本原則是要說眞話,既要說眞話,就要有勇氣說「醜」話,所以比較「醜」一點,但 我也願有關能容「醜」、研究「醜」,祇要仔細把「醜」的內涵研究出來,定會發現「醜」的珍貴 之處: (1) 自金門大戰至今,有些是幾十年來世間所未見的。(2)「眞」的可以考驗,希望有志於此 的長官,及當年參戰的「頂尖英雄」共同來作沙盤推演——對質。(3)解惑——金門大戰許多爭論問題, 可以得到解答。基於此,我們這樣做了,謹希長官、同僚及「特級英雄」能了解我的本意,和原諒 我的魯莽。


二、戰鬪前奏

戰一連連部及一、二排,(第三排爲預備隊,隨營部駐庵邊) 駐防沙美之沙美國校後面台地下 面,佔用兩棟民房,戰車停於屋後台地。


十月廿四日夜,本人當值十至十二時警戒長,約十一時半赴停車場查看衛兵,吹一點微弱東北風,天很黑,我由後門摸索經屋後土梯到達車場,忽然呼嘯而來三發敵人砲彈,落在本連停車場後 方約百公尺草叢中爆炸,彈與彈間隔約十餘秒鐘。


敵砲未射之前,整個金門夜闌人靜,自敵砲彈落地爆炸之同時,在我右前方,距壠口約數百公 尺之海中,熾盛的機槍曳光彈向東西一點紅之間坡地猛烈射擊,坡地上機槍也向海中猛烈還擊,雙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金門之熊-雙堆集突圍‧金門保衛戰 實錄-滇東 沐巨樑 著

方曳光彈密密麻麻穿梭,粼粼海浪反射波光,交織成美麗而又扣人心弦的畫面(因岸上守軍機槍射 向海中有角度,故十、九都變成「跳彈」,跳起之第二彈道飛行緩慢,洩光照得滿天發紅,故有人 誤以爲是敵人「信號」彈。)


我即時感覺到此一情況反常。晚點名時連長雖曾宣佈:「今夜戰三連在瓊林海邊演習……」。 但演習的假設敵決不可能置於海中,我好立車場靜觀數分鐘,敵砲未再射來,故即登上我車 編 號22的戰車砲台塔頂——從更高處瞭望,此時除了該區機槍往返交織外,其餘地區並無動靜,(包括 大小燈)因我所站位置較高,沿西北海岸各個關係位置,都能約略分辨。如此靜觀雙方槍彈往返又 約十餘分鐘後,忽想到何不利用車上無線電,試聽戰三連演習通訊狀況,剛按下戰三連所使用週率 按鈕,即傳來戰三連第一排長楊展與連長周名琴的對話:「報告連長,我的車前面發現有敵人。」 楊展說。(因楊展排演習中有一部戰車脫履帶,正在拖救中)。「有多少人?」周連長問。「大約有一百七八十人。」楊展答。(天很黑,實難看清此數應爲槪念)。「抵住他,不要讓他跑掉,等 天亮好好收拾他們。」周連長豪壯的交代。(關於這一情況,我們事先一點敵情消息都沒有,否則........。)


因爲戰車無線電機的使用,爲保密戰地規定很嚴,不可隨便動用,尤其是發射機,故我只能耐 心的靜聽。不一會,楊展又說:「連長,下車到前面掩護的副駕駛『曾紹林』負重傷了。」(他是金門戰役中裝甲兵陣亡兩人中的第一人) 從以上對話,情況顯然已極嚴重;「周連長,我是沐巨樑

12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