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二戰,日本帝國,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修復之路

已更新:2022年12月26日

黑水編輯室 (2022)民國111年12月13日

文化是一種內涵,是一種底蘊,沒辦法偽裝

二戰,日本帝國,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修復之路
二戰,日本帝國,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修復之路
二戰,日本帝國九五式輕型戰車修復之路
二戰,日本帝國,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修復之路

此訊息有關九五式輕型戰車,過去三年來它被安放在柏文頓戰車博物館(Bovington Tank Museum )而它的新任保管者小林雅彥(Masahiko Kobayashi)則不斷與日本海關警政單位協調能夠放行其進入日本的限制。終於他收到了許可令,下個月這輛戰車就要返回日本。在柏文頓戰車博物館停留的日子裡!這輛戰車表現完美,它的引擎、變速箱、車輪與履帶都完全零故障,讓所有人激賞不已。在此,我們要恭喜你和你的技師們所做的翻修工作,完美至極。

這段訊息擷取自英國收藏家同時也是車體編號4335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前任保管者奧利佛-巴恩漢姆(Oliver Barnham )與負責翻修的工程師之間的對話(民國111年10月|2022)

這段訊息擷取自英國收藏家同時也是車身序號4335(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前任保管者奧利佛-巴恩漢姆(Oliver Barnham )負責翻修的承包商之間的對話(民國111年10月|2022),是的,這輛曾經參加柏文頓戰車博物館「戰車嘉年華」活動的九五式,終於要回家了。自民國94年(2005)這輛國寶級戰車被日本人遺棄、賣給英國收藏家後,便從日本來到了英國,也幸運地找到了真正認真珍惜它價值的保管人;歷經十餘年的翻修工作,之後借住英國柏文頓戰車博物館三年,終於在今年年底準備好返回曾經遺棄它的故鄉。從英國收藏家的角度來看,這個歷史機動物件在他手上保管的時限已經到了,它已經找到了他下一個保管人;從日本非營利組織「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代表理事小林雅彥的角度來看,他們正在創造新的歷史,同時也向世界證明日本「現在」終於有能力保護自己國家的歷史機動遺產;因為儘管總共生產了 2,300 多輛,但在現今全日本的博物館中,竟找不到九五式輕型戰車的蹤影。而根據資料顯示,戰敗時日軍紀錄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約570多輛,大部分遭到解體,少部分則改裝成為推土機及曳引機在戰後復興工程裡使用,直到退役。




九五式輕型戰車,車體編號4335號,相模陸軍造兵廠,昭和18年4月製
九五式輕型戰車,車身序號4335號,相模陸軍造兵廠,(1943|民國32年)昭和18年4月製

為機動化戰爭而設計的九五式

九五式輕型戰車之起源可追溯至民國22年(1933),當時國產的八九式中戰車(步兵戰車)的速度僅能跟上步兵,被列為準備汰舊換新的目標之一。八九式戰車(相對來說)笨重但裝甲防護好,配備效率中等的低速五七砲(2.24英吋),致命缺點是速度極慢。陸軍參謀本部提出一輛輕型且快速的戰車需求,不只能支援步兵,同時能如矛頭般以卡車的速度進行機動化攻擊。 因此陸軍技術本部仔細研究國外的車款,例如日本代表團出席了美國克里斯提戰車(Christie tanks)、英國卡爾登-洛伊德超輕型戰車(Carden-Loyd tankettes)及法國騎兵戰車的測試。


為機動化戰爭而設計的九五式
為機動化戰爭而設計的九五式

不過,民國23年(1934)的設計採用訂製的、簡單的懸吊系統,以及相當特出的大型雙臂曲柄,佔據了大部分的車體長度。騎兵的要求是一部快速的戰車,而步兵的要求則是保護力較優,然而前者的要求最終贏了。這項計畫在民國24年(1935)準備就緒,很快地,三菱重工便接到命令生產第一批的戰車,不過到了民國28年(1939)才生產了100輛。之後,訂單同時分散到相模兵工廠、日立製作所、新潟鐵工所、神戶精工所及小倉兵工廠。到民國31年(1942),他們共生產了1,250輛戰車,而三菱也繼續生產了850輛。


九五式戰車懸吊系統
九五式戰車懸吊系統

九五式戰車最特出的地方是它的懸吊系統,陸軍軍官原乙未生(Tomio Hara)設計了剪式雙臂曲柄懸吊系統;這一懸吊系統成為後來多數日本戰車的標準設計。九五式每一側的兩對承載輪各由一只雙臂曲柄所懸吊,同時連接在水平安裝於車體外的螺旋彈簧上,其履帶透過前面的主動輪驅動,它每側各有一對支輪。此懸吊系統早期有一些問題,在東北的地壠地形上容易因間距而出現強迫共振,因此在每對承載輪中間加了一個小直徑但未接地的輔助輪作為支撐。儘管有這樣的修正,乘員在經過不平坦地形時,受盡顛頗之苦。其內部有一石棉填充隔層使車體與隔層間的空氣室降低日曬的煎熬,同時也保護戰車組員在崎嶇地形下的安全。


未翻修前的石棉填充隔層
未翻修前的石棉填充隔層

其內部有一石棉填充隔層使車體與隔層間的空氣室降低日曬的煎熬,同時也保護戰車組員在崎嶇地形下的安全。
其內部有一石棉填充隔層使車體與隔層間的空氣室降低日曬的煎熬,同時也保護戰車組員在崎嶇地形下的安全。

其內部有一石棉填充隔層使車體與隔層間的空氣室降低日曬的煎熬,同時也保護戰車組員在崎嶇地形下的安全。
其內部有一石棉填充隔層使車體與隔層間的空氣室降低日曬的煎熬,同時也保護戰車組員在崎嶇地形下的安全。

九五式輕戰車 Ha-Go 北滿型
九五式輕戰車 Ha-Go 北滿型
懸吊系統早期有一些問題,在東北的地壠地形上容易因間距而出現強迫共振,因此在每對承載輪中間加了一個小直徑但未接地的輔助輪作為支撐
懸吊系統早期有一些問題,在東北的地壠地形上容易因間距而出現強迫共振,因此在每對承載輪中間加了一個小直徑但未接地的輔助輪作為支撐

九五式戰車最特出的地方是它的懸吊系統,陸軍軍官原乙未生(Tomio Hara)設計了剪式雙臂曲柄懸吊系統
九五式戰車最特出的地方是它的懸吊系統,陸軍軍官原乙未生(Tomio Hara)設計了剪式雙臂曲柄懸吊系統

九五式輕型戰車裝配的是120匹馬力(89.5千瓦)的三菱A6120VD 氣冷式6汽缸柴油引擎,安裝在右側後方的隔間裡。這樣的配備讓九五式的行動非常迅速,有些戰車甚至在車前安裝了兩具反光鏡片,用來夜間行動。


三菱A6120VDe 氣冷式6汽缸柴油引擎
三菱A6120VD 氣冷式6汽缸柴油引擎


日本皇軍機械化部隊的中流砥柱

九五式輕型戰車Ha-Go/Ke-Go(Ha-Go為三菱重工之命名,Ke-Go則為陸軍技術本部之命名),總重7噸,是相當小的戰車。戰車乘員共三名,負責主要三七砲(1.46英吋)的車長、機槍手和駕駛各一。車長負有多項任務,完全超過負荷,但其命運跟早期許多戰車的車長差不多。主砲是一具中速的九八式三七砲(1.46英吋)、口徑46毫米、參酌哈奇基斯(Hotchkiss)的設計而得。該砲頗為可靠,砲口初速為每秒675到700公尺,在500公尺的距離使用穿甲彈能夠穿透25毫米(0.98英吋)的裝甲。


九五式輕型戰車最主要的武器是94型(民國23年)的三七戰車砲,其升降範圍從-15度到+20度,它的三七砲彈藥有兩種:高爆彈及穿甲彈。穿甲彈的初速為580米/秒(1,900英呎/秒),在275米(902英呎)距離的裝甲穿透力是36公釐(1.4英吋)。次要武器原本是兩挺6.5公釐的91型機關槍,後來被兩挺7公釐的97型輕機槍取代,一挺設置在車體前方,另一挺在砲塔後方,面向後方右側。


而其簡單的懸系統證明了容易維修的特點,即便一個瞄準精確的攻擊就能癱瘓這部九五式。早期的測試也證明了這個系統在一開始,其越野能力非常有限,即使在不怎麼崎嶇的地形上也會顛頗的很厲害。即使之後經過一些整修,這個系統依舊讓戰車乘員們吃盡苦頭,這個後果就是在運動時要瞄準根本不可能。九五式一個有意思的特色是車子後面的一個裝置:一個假的螺栓頭,這個螺栓實際上是一個按鈕,就像電鍵(Telegraph key)一樣的功用,這是相當近期的一個發現,據信這是戰車後面的步兵用來警告戰車乘員們關於他們的部署而戰車不用反轉過來。如果真是這樣,九五式是最早擁有這種步戰聯繫功能(步戰電鍵)的戰車之一。


步戰電鍵 Telegraph key
步戰電鍵 Telegraph key

儘管各個製造者加起來,只有2,300輛九五式戰車被生產出來;它是截至目前為止,日本軍隊自民國28年(1939)起至戰爭結束期間最廣泛使用的戰車。不過,當民國32年(1943)之後M3A3,M5司徒戰車及M4薛曼中戰車出現時,九五式戰車就顯得過時了。


早期版本與戰時生產的戰車不同在於其口徑36毫米的九四式主砲,砲口初速較低,因此穿透力也較弱。同時,次要武力包含兩挺6.5 毫米 (0.25 英吋) 的九一式機關槍。引擎則為舊的三菱110匹有效馬力型,是為之前的八九式戰車所生產的。這款戰車生產了100輛,全部運到中國,後來則交給了魁儡政權滿洲國。


衍生版本

唯一真正主要的衍生版本是四式戰車,為火力加強版本,武器是九七式中型戰車主砲(一具五七砲/2.24英吋),民國33年(1944)生產。其它衍生車款包含三式輕型戰車、四式自走砲驅逐戰車及五式自走砲驅逐戰車;後者是驅逐戰車的改良版,不過九五式預計在民國31年(1942)以三式輕型戰車取代之。


Type 2 Ka-Mi 特二式內火艇

在民國32年(1943),使用九五式戰車底盤的水陸兩棲戰車進行測試,打算提供日本帝國海軍特別陸戰隊使用。結果促成了特二式內火艇的轉換版本,配備有兩具可拆卸的浮筒。製造期間為民國32到33年(1943-4),它參與了民國33年在塞班島、馬紹爾群島及關島的戰事,總共僅有182輛特二式內火艇的製造。


Type 4 Ke-Nu 四式輕型戰車

四式輕型戰車是九七式中型戰車研發的不幸子產品,當後者的低速57毫米(2.24英吋)主砲顯然只適合針對步兵作戰時,新的高速47毫米(1.85英吋)主砲被研發並改良而成為九七式的升級版,稱為九七式改(shinhoto 新砲塔)。之後,許多未使用過的九七式中型戰車砲塔被安置在九五式輕型戰車的車上,於是四式輕型戰車便誕生了。這樣增加了它的火力,卻也同時宣告此型戰車可憐的近距離防禦能力或僅能作為步兵支援。此外,四式戰車的重量增加了一些,速度也慢了點。在民國33年(1944)只生產了100輛四式輕型戰車,大多數部署在沖繩及九州,另有少數於民國34年(1945)在滿洲國及韓國參戰。


原型車/試製車

Type 3 Ke-Ri 三式輕型戰車

本車款於設計之初便表定於民國31年(1942)取代九五式輕型戰車;考慮到預算及製造方便等原因,決定保留整個九五式的底盤,然後裝上全新的高速47毫米(1.85英吋)主砲砲塔。


Type 4 Ho-To 四式自走砲驅逐戰車

四式自走砲驅逐戰車是一輛安裝了三八式120毫米(4.72英吋)榴彈砲的自走砲,儘管其砲速不高,它的特色是可以發射穿甲反戰車高爆彈。


Type 5 Ho-Ru 五式自走砲驅逐戰車

五式自走砲驅逐戰車是一部輕型的驅逐戰車,它的設計與德國追獵者式驅逐戰車(Jagdpanzer 38(t))讓人容易混淆,同樣是傾斜裝甲的砲台搭配45毫米(1.77英吋)的高速主砲,足以摧毀美軍的輕型戰車,懸吊系統同樣經過改良,搭配35公分寬的新履帶,惰輪插銷及主動輪也都重新配置。


小巧機靈,但略顯脆弱

九五式輕型戰車於民國26年(1937)首度在中國使用,儘管當時產量很少,但是與八九式中型戰車搭配使用,證明對付裝備不足的中國軍隊綽綽有餘。有些九五式被送給魁儡政府滿洲國的軍隊;民國29年(1940),50輛九五式被運送給泰國軍隊,參加緬甸撣邦地區的戰鬥。民國28年(1939)6月,九五式在諾門罕「邊境衝突」戰役中遭受到嚴重的考驗;由八九式中型戰車、九五式輕型戰車及部份九四式小型戰車的日軍龐大部隊對抗蘇聯的BT-5與BT-7輕型戰車。蘇聯的戰車雖然保護的裝甲很薄,但是噸位幾乎是兩倍重而且配備了45毫米(1.77英吋)的高速主砲,足以在1,000公尺甚至更遠的距離癱瘓日本帝國海軍的戰車,而日軍戰車僅能在600公尺內的距離才有辦法反擊。



日軍與美軍的首次戰車對決發生在民國30年(1941)12月(菲律賓)巴丹半島的殊死防禦戰鬥中,對手是M3司徒輕型戰車。後者的裝甲證明較優,但其乘員經驗與訓練皆稍嫌不足,因而遭受失敗。同時間,民國30年(1941)12月,九五式在緬甸及馬來亞的叢林戰鬥中得到良好的應用,出沒在敵軍意想不到之處。車輛小巧機靈且有保護,使得九五式在戰爭期間的熱帶叢林戰鬥表現出色,從瓜達卡納島到沖繩,幾乎太平洋的戰事它無役不與。在民國33年(1944),九五式的火力已經明顯失勢,而且面對火箭筒、戰車防禦步槍,甚至.50口徑(12.7毫米)的機槍彈的防護力十分不足。


民國34年(1945)8月,蘇聯入侵滿洲(又稱蘇日戰爭、日蘇戰爭、遠東戰役、八月風暴行動),蘇聯出動T-34/85中型戰車及IS-1重型戰車,以及諸多的自走砲,火力及射程遠遠勝過九五式,然而它依舊是日本帝國海軍部隊的中流砥柱。


海外輸出/泰國

九五式輕型戰車是少數二戰期間日本戰車輸出其它國家的款式之一,泰國皇家陸軍於民國29年採購了大約50輛的九五式,因為佛曆2483年之故,重新命名為八三式。這批戰車來得剛好因為日本帝國正在勸誘泰國加入軸心國的合作,泰國將這些戰車部署在英屬緬甸的撣邦參加戰鬥。這批九五式服役至民國43年(1954)為止,而其中一輛迄今依然名列泰國皇家陸軍的財產之中。從YouTube影片中,該輛九五式依然行動自如。




海外輸出/法屬印度支那

九五式輕型戰車於戰後仍然被用於法屬印度支那、當代的越南,為佔據越南的法軍用於法越戰爭。他們將車輛進行一系列的小規模升級,包括焊接附加裝甲至砲塔側邊及斜面下部。


九五式輕型戰車諸元

尺寸:長4.38 x 寬2.06 x 高2.18 m公尺(長14呎4吋x寬6呎8吋x高7呎2吋)。

戰鬥狀態總重:7.4公噸(8.2美噸)。

戰車乘員:3名(駕駛,車長兼砲手,機槍手)。

動力來源: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120 匹馬力(90 kW)@1800 rpm。

懸吊系統:雙臂曲柄。

武器:主要武器:37毫米(1.46英吋)九四式反戰車砲;次要武器:7.7毫米(0.3英吋)九七式車載重機槍2挺。

裝甲厚度:6到16毫米(0.24-0.63英吋)

極速:每小時45公里(28英里)

作戰範圍:250公里(155英里)

總產量:2,300輛


戰後的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

戰敗之後,日本的武器處理主要有幾個方式,在日本本土絕大部分是銷毀與回爐,所得材料用來重建日本。至於作為戰勝國的美國、蘇聯和中國的作法也有不同;美、蘇兩國將部分武器送給其它國家,部分銷毀或丟入海中,運回國的數量非常有限。中國則是接收的大宗,國軍跟共軍都有,其中獲益最大的是共產黨部隊。


九五式輕型戰車,車體編號4335號,相模陸軍造兵廠,(1943|民國32年)昭和18年4月製
九五式輕型戰車,車身序號4335號,相模陸軍造兵廠,(1943|民國32年)昭和18年4月製

本輛戰車之前於(日本)白濱町(Shirahama)的零式公園(Zero Park)展示,其車號(車身序號)為4335,製造時間應該是在民國32年(1943)的2、3月間,出廠日期標示為四月。它配有二戰晚期的高速九八式三七砲,是被分配至第52獨立混成旅團的20部九五式戰車之一,曾被運至太平洋中靠近特魯克環礁(屬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楚克州之一部份)的波納佩島(Ponape);日軍就地投降的該島從未被美軍所佔領。大部份殘留的戰車都還在當地。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民國70年(1981)5月,經美方同意,返還2輛給日本。其中一輛在日本經過修理與重新塗裝後,又送回波納佩島原地保存。另外一部序號4335、完全未修復狀態的戰車於民國70年(1981)由清吾少將博物館基金會購得。在進行外觀重整後於京都的嵐山美術館展出。在嵐山美術館關閉之後,這輛戰車的命運以典型的亞洲風格—不重視戰爭歷史機動物件的作風,當然也或許還參雜著戰敗國的難堪心情—被移到靠近大阪的白濱町御苑旅館的零式公園展覽區,而當該展區於民國93年(2004)關閉時,這輛九五式很幸運地落到了英國收藏家奧利佛-巴恩漢姆(Oliver Barnham )的手中,從現在的時間點回顧,我們願意相信那是九五式親自召喚了奧利佛。



NPO法人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

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是日本一個非營利性組織,該協會成立的目的就是建立日本第一家公立的「防衛技術博物館(暫名)」,至於建造地則預定在靜岡縣御殿場市。爲了達成此一目標,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十幾年來一直在進行不懈的努力。民國106年(2017)6月,該協會與國會議員(包括退位的防衛大臣)爲主的「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推動聯絡會(暫名)」成立,主要是針對防衛省、經濟產業省等相關省廳之間的協調工作,爲博物館的成立鋪路。此外,在博物館建造預定地的靜岡縣御殿場市,市議會議員也成立了議員聯盟,在行政方面上做支援與準備。



而早在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成立之前,協會的創辦人員在民國93年(2004)時其實也想買下這輛戰車,但最終未能如願,也正是因爲這份無法留住國寶的扼腕心情,促成了創立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動機。接著,從民國99年(2010)起,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法人代表小林雅彥經常通過電子郵件與英國收藏家奧利佛就能否將戰車返還日本一事進行交涉,但對方一直沒有同意。同時,小林雅彥也多次與波納佩島方面進行交涉,對方同樣持否定的態度,他們認爲日本方面對這項戰爭遺產根本不重視,因此才會發生民國93年(2004)將九五式戰車賣給英國收藏家的事件。


民國93年(2004),大阪的白濱町御苑旅館的零式公園展覽區,九五式輕型戰車準備轉售至英國
民國93年(2004),大阪的白濱町御苑旅館的零式公園展覽區,九五式輕型戰車準備轉售至英國

民國93年(2004),大阪的白濱町御苑旅館的零式公園展覽區,九五式輕型戰車準備轉售至英國
民國93年(2004),大阪的白濱町御苑旅館的零式公園展覽區,九五式輕型戰車準備轉售至英國


因此,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代表們,深感作為科技大國,日本的明治維新成就領先其它亞洲國家近半個世紀,而且其重工業發展的成果在戰敗後的經濟高速成長時期,開花結果;但是對照許多工業產品在其它國家受到的保存與展示的待遇,日本的作為卻遠遠落後於其它國家,他們憂心無法將前輩們的偉大努力和成果傳承給肩負工業強國未來的孩子們。尤其是戰車、大砲等先進的國防裝備,在日本被保存的狀態更是可憐,要知道全世界能國產戰車的國家屈指可數,這需要有成熟的汽車工業與機械製造技術的配合才能實現。


日本的技術遺產,日本來守護

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代表們清楚地知道,日本的國際競爭力與防衛科技博物館存在的必要性,無可分割。不管是武士刀、火繩槍,都是當時的頂尖技術之傑作,人們都能夠在歷史悠久的博物館裡一睹真面目;同樣,日本自製的戰車等國防裝備是機械工業的寶貴遺產,理當傳承給後代子孫。不過,這些國防設備在一般民眾的認知是屬於「武器」,同時日本現行的法律與歐美先進國家落後相當之多,私人機構可以涉略與處理的範圍非常有限,因此藉著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工作,聚焦日本機械工業的傳承與發展,提高民族的國防意識。


「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翻修計畫

「九五式小型乘用車」是日本第一輛國產四輪傳動的越野吉普車(民國25年|1936量產),此車在研發之初乃是針對東北地區的環境及氣候,在平坦路面上行駛時,僅靠後輪驅動;如果遇到崎嶇地形需要越野行動時,則切換到四輪驅動,這樣的設計在當年可是前衛的創舉。對關東軍來說,它則是集偵察、通訊與軍官用車三大功能於一身的有力幫手,因為其汽冷式發動機與四驅能力使它的機動能力遠遠超過其它車輛,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只要日軍出現的地方,就可以找到「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足跡。而跟九五式輕型戰車一樣,戰後除了被盟軍俘獲之外,日本國內的「九五式小型乘用車」幾乎全被銷毀處理,因此日本幾乎也沒有它的存在。



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在民國103年(2014)提出了一項關於「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翻修計畫,並在兩年之後成功完成修復。



偶然的機會,驚人的價格

來到英國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狀態非常不理想,應該可以用糟糕等級來形容
來到英國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狀態非常不理想,應該可以用糟糕等級來形容

而來到英國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狀態非常不理想,應該可以用糟糕等級來形容,因為這輛車從波納佩島回到日本時,僅僅在外觀上進行整理,其它的內部及零件等依舊維持波納佩島時期的樣子。隨後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這項翻修工程超過了十年。這十多年來,奧利佛一直在支付維修與購買零件的費用,但是他手中還有其它許多同樣需要修復的收藏品,由於在九五式身上投注了甚多的心神與資金,終於在距離修復即將完成的時候,他決定放棄了。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奧利佛決定將它送到波蘭的勒威齊克工程工作室(Lewszyk Engineering Works)進行修復作業

在尋找合適買家的過程中,奧利佛曾考慮過將這輛九五式戰車賣給中東的石油大亨或者俄羅斯的收藏家,不過,他也想到了日本的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


有意思的是,在與奧利佛多次交涉返還九五式不成後,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曾將矛頭轉向波納佩島上的剩下的殘破老車,但同樣沒有得到令人喜悅的回應。就在打算放棄、接受失敗的時候,轉機出現了;那時是民國106年(2017),奧利佛主動聯絡了小林雅彥,提出了出售九五式的想法,甚至表明若不購買也至少替他分擔最後階段的修復費用。而讓奧利佛改變心意的原因則要回溯到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翻修計畫,民國103年(2014),奧利佛曾經協助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翻修計畫的制定,而整個修復的過程他都一清二楚,他認為修復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除了有保存歷史遺產的能力外,其組織動員能力也令人印象深刻,而日本的戰車回到日本人的手中才是最佳的選擇


民國103年(2014),奧利佛曾經協助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翻修計畫的制定
民國103年(2014),奧利佛曾經協助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翻修計畫的制定

民國107年夏天,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籌到了2,000萬日圓(當時約合18萬美金)的捐款,讓一度停擺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的修復作業再次動了起來。同時,他們也加入了翻修的工作行列,向波蘭工作室的工程師們提供日文資料的解說與翻譯等協助。民國108年(2019)3月,翻修的工作有了大進展,原廠的三菱A6120VD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經過徹底翻修後已能正常運轉,安裝上戰車後也可正常行駛;這表示4335號戰車是世界上第二部能使用原廠引擎行駛的九五式輕型戰車。目前在泰國、俄羅斯、美國有好幾輛可以運轉行動的九五式輕型戰車,但能用當時三菱原裝汽冷式發動機運轉的就是這部4335號,另一輛5092號車則在美國俄勒岡州。









(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尚未翻修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尚未翻修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 (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尚未翻修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
尚未翻修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 (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翻修後重生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
翻修後重生的三菱A6120VD 14.4升 汽冷直列式6汽缸柴油引擎 (Body No.4335 Engine No.4428)


至於這部九五式輕型戰車出售的價格究竟為多少?「我願意以70萬英鎊(當時約合93萬美金)的價格賣給你們。」奧利佛這麼跟小林雅彥說。按照民國106年(2017)的匯率換算後,大約是1億日圓。小林雅彥回憶剛聽到這個價格時,只覺簡直是天價,但是仔細想想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剛修復完成的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為時兩年共花了2,000萬日圓,如果考慮九五式輕型戰車的尺寸及長達十五年的修復歲月他們認為這個價格在合理的範圍,甚至比實際更低。此外,他也認為這次奧利佛的提議對日本人來說是一個決定性的機會和考驗,首先,很少有如此珍貴的車輛進入市場,而且不是拍賣,他們獲得的是特別的優先購買權。如果是正常的拍賣,就算累積了更多的錢也沒有機會,因為這世界上有錢而且想要入手這輛九五式的收藏家不在少數。


為了籌措此一龐大資金,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除了向有意願的捐贈者募集外,還於民國108年(2019)1月在群眾募集平台進行了目標金額5,000萬日圓的募集活動,從1月30日起至4月30日截止,九十天裡總共收到5,999.5萬日圓,支持人數達到了2,052人,可說是非常成功。根據提供此次群眾募集的平台READYFOR表示,此次參與募集的人數是該公司負責的案例之中最多的一次,募集的金額也高居該公司榜單第二名。這次群眾募集的金額加上之前募集的2,000萬捐款、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的自有資金及貸款等,總算有了足夠的資金。而在與奧利佛簽訂了契約之後,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正式獲得了這輛戰車的所有權。



不過雖然已經完成了交易,九五式輕型戰車尚未能夠立即回到日本。首先,它已排定在該年(民國108年|2019)的6月28至30日,參加英國柏文頓戰車博物館的戰車嘉年華活動,之後則以委託的形式由該博物館保存與展示該戰車。戰車在英國保存與展示的期間,是在等待防衛技術博物館的建造,到時候,九五式輕型戰車將成為該博物館的第一號收藏品。


關於保留歷史遺產這件事,小林雅彥強調,有人說日本人不重視保存歷史機動物件遺產,他覺得沒錯;在這之前,也有戰爭時期的飛機、戰車,經過重重難關回到日本國內,最後卻只是擺放著任其毀壞。

這一次,要以以往失敗的經驗做為借鏡,建立公立博物館來作為技術遺產回國的一個重要前提,他們相信這麼做才是永續保管,並且展示技術遺產的最好方法。



罕見的日本戰車預計在戰車嘉年華初次亮相

民國108年2月28日(2019)



根據柏文頓戰車博物館一月下旬指出,一輛稀有的日本九五式輕型戰車將在今年的戰車嘉年華活動中初次亮相。
這輛九五式輕型戰車是二戰期間日本帝國戰車武力的中流砥柱,產量超過2,300輛,為日本陸軍所使用過的各型戰車中數量最多者。

在民國94年(2005)時由奧利佛-巴恩漢姆(Oliver Barnham )從大阪運至英國,是世界上唯二能正常運作的九五式輕型戰車之一,他投注超過十年的精力將這輛戰車重整到正常運作的狀態,保留了包含引擎在內的原始零件及功能。

在民國24年(1935)首次出產之時,九五式便在滿洲證明了它是當時最好的輕型戰車之一;在那裡,它扮演協助步兵與偵查的角色,同時也跟中華民國國軍所派出的小規模且以各式戰車所拼湊的部隊對戰。同時在民國28年(1939諾門罕戰役中用來對戰蘇聯的BT系列輕型戰車也表現出色。不過九五式不敵戰車科技研發的速度,與它同級的美國M3司徒戰車,其設計更為新穎且優良。然而在民國31年(1942),於菲律賓戰場的短兵相接與惡劣地形的實戰中,讓它能夠與M3戰車相抗衡。



九五式輕型戰車很快就棋逢對手,由英國製造,配給澳大利亞陸軍的瑪蒂達二型戰車(Matilda II)非常有效地抵擋九五式的三七砲;而其配備的反戰車砲甚至重機槍砲火都能相對輕鬆地穿透九五式的裝甲。九五式面對美國海軍陸戰隊大量部署的M4A2薛曼戰車同樣乏力招架。

戰車博物館收藏組組長克里斯--夏爾登伯格(Chris van Schaardenburg)說,「民國108年(2019)的戰車嘉年華活動能有九五式輕型戰車的參與真是美好。我知道絕大多數的參觀者從來沒見過能走的九五式,我們非常感謝奧利佛-巴恩漢姆能夠恩准我們來展示這輛稀有的日本戰車。」民國108年的戰車嘉年華自62830日舉行,憑票入場。


返鄉夢的實現,第三次群眾募集




不過,真的要將九五式輕型戰車運回日本之時,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海運貨櫃的短缺、日圓升值,以及今年春天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影響,導致全球物流網路出現動盪,為運輸戰車回國這件事,增添了許多變數。事實證明,運送戰車的成本將變成三年前所預期的兩倍多。而為了克服這些橫阻在路的困難,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發起了群眾募集,目的是為了籌措將九五式輕型戰車帶回日本及存放的費用,大致分為下面兩個部分:


1. 把目前在英國、車體號碼4335的九五式輕型戰車透過海路運到日本,然後再利用陸路運到御殿場市

2. 計劃最後將這輛九五式輕型戰車存放在東富士演習區附近,也就是準備於民國116年(2027)開放的防衛技術博物館,在那之前,它將安全地存放在位於御殿場市的空調設施裡頭。


民國100年(2011),有著同樣使命感的志工們開始投入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協會這個非營利組織的活動。 到目前為止,此協會在民國103年(2014)和民國108年(2019)嘗試過兩次的群眾募資,這兩次都實現了目標;夢幻國產車「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修復「九五式輕型戰車」的購買

這一次,也就是第三個挑戰的募款目標,是要將民國108年(2019)透過群眾募資所購買的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帶回日本。


阻擋返家之路的大牆

除了九五式輕型戰車運送的費用問題之外,實際要運抵日本還存在著諸多限制,所以無法在短時間內回國。在日本,進口戰車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即便它沒有任何武裝。通常只有防衛廳或受其委託的部門才能進口貿易管制令中所規定的「附有裝甲的車輛」。 因此,在進口時,必須將其視為「博物館展品」,而不是「附有裝甲的車輛」。當然,要讓極端保守的日本官僚將這輛九五式輕型戰車視為「博物館展品」這件事,就不是件簡單的事,這也就是為什麼從奧利佛手中取得所有權之後,這輛九五式會在英國柏文頓戰車博物館「保存跟展示」那麼久的原因。


經過好幾年的繁複且冗長的來回交涉,日本政府有條件進口第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


1. 建立「防衛技術博物館」作為存放及展示之場所的前景計畫。


2. 提出任何可以從英國出口的 AFV(裝甲戰鬥車輛)都是在民國34年(1945)之前所製造的證明

3. 由第三方機構(此次為英國的柏文頓戰車博物館)出具文件證明這輛戰車是深具歷史和技術意義的歷史機動物件。

4. 此車所載之戰車砲不具備發射砲彈功能之證明(本次裝的是沒有開火功能的模型砲)。



同時隨著今年春天為設立防衛技術博物館而籌組的防衛科技博物館創建推動聯絡會,已經建立了接收戰車的制度,小林雅彥終於可以把4335號九五式輕型戰車帶回日本了!



揚帆歸國之前


正如所公布的進度概況,小林雅彥已於今年(民國111年|2022)8月中旬前往柏文頓戰車博物館所在的多賽特郡(Dorset),主要任務是確認九五式輕型戰車的最終維修狀態,同時為輸入日本時的海關作業準備;最重要的即是柏文頓戰車博物館頒發編號4335的九五式輕型戰車之歷史機動物件證明。


眾志成城是這次返家行動能成功的關鍵。編號4335的九五式輕型戰車能夠順利返回日本,多虧了英日雙方許多人的熱情與善意。在這裡要先介紹熱愛日本的前任保管人奧利佛-巴恩漢姆,巴恩漢姆先生是一名對日本非常友善的人,多次造訪日本。在民國103年的日本第一輛國產四輪傳動的九五式小型乘用車」修復計畫中,他還擔任了與「九五式小型乘用車」的俄羅斯主人間的協調者角色。


圖片中從九五式輕型戰車機艙內問候大家的是技師安德魯先生。他應巴恩漢姆先生的邀請,從民國108年(2019)開始,全心投入九五式回國前最後的維修與修復工作,還有主砲與車載機槍模型的製作。







在空氣清新的多賽特鄉村,他們舉杯喝茶,慶祝久別重逢的九五式輕型戰車。此刻當然是夏天,只不過喝的是熱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