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黑水公司的電影夢

已更新:2023年4月9日

兵器戰術圖解108期 劉文孝



2011年當國防部在攝製 1949 年金門戰役的【勇士們】連續劇期間,本刊第60期獨家報導了民間黑水電影公司也挺身而出,希望把握參戰老兵的遲暮之年,憑藉自己的專業實力為國家留下一部真正夠水準的3D戰史影片。在那之後,該公司終於獲得美國國務院及中華民國國防部兩個官方單位核准,順利進口了一輛還能自力行駛的美軍除役M5A1戰車! 當金門戰役已屆 70周年之際,黑水執行長周啟光先生終於同意本刊能進一步挖掘其整個計劃的進行現況。


黑水電影公司為紀念金門戰役70週年所製作的紀錄片,其中包括邀請 金熊部隊老前輩前往試乘臺灣唯一輛能自力行駛的M5A1戰車。


周啟光為感謝前國防部長高華柱批准進口戰車,特別製作紀念帽委託熊震球先生轉贈, 馬英九前總統也沾光得到一頂。
周啟光為感謝前國防部長高華柱批准進口戰車,特別製作紀念帽委託熊震球先生轉贈, 馬英九前總統也沾光得到一頂。

2018年10-11月間,退輔會下轄新聞單位不知何故,多次捏造出一名不實的參戰人員劉紹元(自稱為戰3團第3營維修技術士,但該營當年並未前往金門作戰),而國防部也隨即引用報導。熊震球先生發現後,委託筆者向軍方反應此一誤謬,卻始終未獲更正。


眼看金門戰役70週年即將到來,若這些官方單位繼續胡鬧下去,公然把假英雄捧上台接受表揚,豈不提供中共否定此一光榮勝利之口實! 因此,到2019年元月,筆者即為熊先生代寫陳情書寄到退輔會,要求邱國正主委(現任國安局長)調查此案。邱主委劍及履及,居然回覆要親自去到熊府了解案情,但筆者正巧當天另有要事,就委託周啟光先生前往擔任「義務辯護 人」,結果他的簡報檔讓邱主委大為折服,當場 就決定退輔會必須立即將此一鬧劇終止。



2018年退輔會和國防部下轄軍事媒體,居然連袂 炒作一名不實的老兵為「金門之熊」成員,熊震球先生親自將有問題的部分標註出來,可見真是滿紙荒唐文!


⺠國106年10月30日 中國時報 吳敏菁 彰化報導 劉紹元 兩岸和平得來不易
⺠國106年10月30日(2017) 中國時報 吳敏菁 彰化報導 劉紹元 兩岸和平得來不易



金門戰役70周年發生的假英雄案,熊震球先生親手紅筆註解官方的不實報導。
金門戰役70周年發生的假英雄案,熊震球先生親手紅筆註解官方的不實報導。

金門戰役70周年發生的假英雄案,熊震球先生親手紅筆註解官方的不實報導。
金門戰役70周年發生的假英雄案,熊震球先生親手紅筆註解官方的不實報導。

周啟光為邱國正上將準備的 「金門之熊」歷史簡報檔取名為 「金門戰役歷史歧異事件追蹤」
周啟光為邱國正上將準備的 「金門之熊」歷史簡報檔取名為 「金門戰役歷史歧異事件追蹤」

周啟光並舉板橋榮家當時不倫不類的壁畫(葉戎光拍攝)中所包含的超時空裝備一一點明,讓邱主委了解情況之嚴重,後者 當場就決定所屬必須立即停止所有胡鬧行為,後來國防部也著從網路上撤文,整個事件才告落幕。
周啟光並舉板橋榮家當時不倫不類的壁畫(葉戎光拍攝)中所包含的超時空裝備一一點明,讓邱主委了解情況之嚴重,後者 當場就決定所屬必須立即停止所有胡鬧行為,後來國防部也著從網路上撤文,整個事件才告落幕。

周啟光並舉板橋榮家當時不倫不類的壁畫(葉戎光拍攝)中所包含的超時空裝備一一點明,讓邱主委了解情況之嚴重,後者 當場就決定所屬必須立即停止所有胡鬧行為,後來國防部也著從網路上撤文,整個事件才告落幕。
周啟光並舉板橋榮家當時不倫不類的壁畫(葉戎光拍攝)中所包含的超時空裝備一一點明,讓邱主委了解情況之嚴重,後者 當場就決定所屬必須立即停止所有胡鬧行為,後來國防部也著從網路上撤文,整個事件才告落幕。

此圖是黑水公司運用拍電影使用的「太陽測量師」APP,去驗證國軍的文字檔案,從而檢視戰時的天候氣象資料。
此圖是黑水公司運用拍電影使用的「太陽測量師」APP,去驗證國軍的文字檔案,從而檢視戰時的天候氣象資料。

2019年3月9日,周啟光在黑水電影公司為熊震球老英雄歡慶90 歲大壽,桌上除了兩個別緻的蛋糕外,還 有37mm 戰車砲彈及瞄準鏡等裝飾品。 其中有履帶的 66 號戰車蛋糕是熊老女兒熊淳淳所購買(當時周啟光剛發現裝訓部的M3A3 戰車居然錯裝了M109 的履帶)!



決定拍攝金門戰役


黑水電影公司原本經營的是電影等級的攝影器材及軟體,屬於影視業的最高端,並不須要與一般觀眾打交道。但周啟光有一次與外國同業的聚會上,聽到一位資深業者發表高論:一個國家如果連戰爭片都拍不出來,那根本就沒有資格談發展電影工業!


周啟光瞭解臺灣已經有許多年都沒有戰爭電影了,所以希望想出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素材,最後在金門戰役60周年前夕決定以該戰役為主題, 並行文至退輔會求見「第一砲手」熊震球先生, 後者對一甲子前的作戰細節對答如流,讓周啟光信心大增。


但周啟光是一個高標的理想主義者,筆者可 以列出他的名言包括「電影是建構在技術上的藝 術」「藝術在於追求極致!」「官方只在乎結果 而不關心過程,但要拍電影就不能這樣。」而以 其理工背景,使他的研究方式與文科的碩博士截然不同,基於從事3D科技研發近30年,周啟光認為若用拍電影的技術來研究戰史,能在歷史框架內找出每個人的絕對位置,才可以重塑實況。



古寧頭篡名


原本要拍電影,把歷史檔案拿出來翻一翻, 就可以交給編劇上手去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讓劇情更加有張力,但周啟光在研究金門戰役時, 卻發現裡面問題重重,他最始的疑問就是「原本金門島戰役為何現在改成了古寧頭戰役」?


周啟光從1936(民國25)年金門區鄉鎮調查表開始調查,發現「古寧頭」一詞當時還沒沒無聞。直到戰前「廈門警備司令部戰術要圖」上也都還沒被標註,顯示實在並非兵要位置。1949 年11月15日(戰後不到20天)胡璉12兵團所頒發的獎狀上,也可以清楚看到「金門島戰役」 字樣,而不曾出現所謂「古寧頭戰役」,顯示這 裡面有許多人為誤導的因素!若是不一一查明, 則整個電影的框架也就是扭曲變形的。



70年來,民間還有許多以訛傳訛的傳說, 其中最攸關史實的就是共軍船隊是否被從吹偏到金門的西北部?根據國軍俘獲的共軍作戰地圖及口供,都可確知共軍主力目標為金門中央最窄的蜂腰部,因此共軍244、251兩個團登陸亙觀音亭山至小溪口一線,就是作戰計劃中發動主攻的位置,而在古寧頭地區登陸的(253)團則只是側翼部隊。然而,但主攻部隊是因為遭到戰車阻擋而無法展開強力攻勢,才讓後世誤以為共軍推 進較深入的金西地區是其設定的主戰場,並進一 步將其中的古寧頭升格為全場戰役名稱!


根據湯恩伯事後的論功行賞,也認定戰車部隊201師乃是全場戰役的致勝關鍵,其他陸軍部隊的戰力則沒有這麼堅強,以致每每戰車為了返回營區補充油彈,一離開戰場共軍就捲土重來奪去收復的陣地,等下一趟戰車部隊還要再重新攻擊,如此拉鋸非常多次。



又由於共軍彈藥船遭熊震球在第一時間就打爆,使他們在整場戰役期間都非常缺乏彈藥,但即使以節約的方式作戰,共軍西線團卻也仍能推 進到金城以北的132高地附近(其位置失傳多年後被周啟光尋獲),所以假設主攻兩個團的8000 多共軍沒有被3輛戰車阻擋,必定有能力打穿金門的蜂腰部,進而席捲金東與金西!


按照周啟光的看法,M5A1戰車與602團在口海灘一整晚的奮戰,就已經決定了共軍失敗的命運,而絕不是到最後的古寧頭階段才定勝負, 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改以古寧頭一地作為整場戰役的代名詞。


他再考據戰史,濾出陸軍14師與海軍都是僅參加古寧頭地區戰鬥的部隊,所以周啟光認為這應該是在戰後有人特意要去抹去特定部隊的戰績(註一),所以才會故意將整場金門戰役轉移焦點,因此他非常希望推動正名,讓歷史回歸真實面目。


《以往國軍史料都說共軍是被吹到了金門偏 西的區域,但根據1949年10月25日-26 日的天候氣象資料,事實上東北季風共軍早 在參謀作業時已做好準備,並沒有對共軍造 成多大干擾,他們完全準確地登上預訂的位 置,一個團在金西,兩個團都在金門的蜂腰部北海岸。




以往國軍史料都說共軍是被吹到了金門偏西的區域,但根據1949年10月25日-26 日的天候氣象資料,事實上東北季風共軍早在參謀作業時已做好準備,並沒有對共軍造成多大干擾,他們完全準確地登上預訂的位置,一個團在金西,兩個團都在金門的蜂腰部北海岸。


1949.10.24 大嶝直南·寧東勿西

根據國軍據獲的10月24日共軍配發的作戰指導,上面印著「大嶝直南,寧東勿西」,顯示他們的攻勢方向,結果實際發生的戰鬥,卻是西路共軍向南進展較多,原本要向東向南展開的兩個團,卻都在登陸點就被3輛國軍戰車及第201師602團的官兵拘束在原地而動彈不得,無法按照其原訂計劃推進。


周啟光收藏的1941年出廠 Hamilton 21型, 美國海軍 2628 號航海天文鐘。在沒有GPS 指引方向的年代,軍艦為了隨時掌握自身的位置,其中六分儀測量極高度可以推算出所在 地緯度;觀測星體的地方時角並配合天文鐘計 算經度,從而完成海上定位。正因為它們會直接影響到航行的準確與否,所以要求精度非常的高,航空母艦甚至要配置兩具。
周啟光收藏的1941年出廠 Hamilton 21型, 美國海軍 2628 號航海天文鐘。在沒有GPS 指引方向的年代,軍艦為了隨時掌握自身的位置,其中六分儀測量極高度可以推算出所在 地緯度;觀測星體的地方時角並配合天文鐘計 算經度,從而完成海上定位。正因為它們會直接影響到航行的準確與否,所以要求精度非常的高,航空母艦甚至要配置兩具。

開戰時間

周啟光擅於運用現代高科技去驗證國軍的文字檔案,並對每一份文件的可信度進行評比。 而他對當時參戰部隊幕僚作業評價最高的就是第 201師,他們70年前所描繪的地圖描圖紙,居然可以非常精準套在現代的衛星地圖上!再加 上他們奮戰不懈的作戰精神,所以他對於該師的評價最高。


周啟光自創所謂4D技術,乃是在現有3D之 上在加入時間因素,這樣就能還原出最精準的歷史架構。而最準的時間根據莫過於海軍的航海日誌,因為他們其記錄都是來自航海天文鐘。


對於金門戰役的開戰時間一直眾說紛紜, 從金門當地人記載的24日23時,到25日凌晨 2點都有,而周啟光自然採取有天文航行鐘的海軍說法。至於為何會有人把時間拖晚至凌晨2點以後,周啟光認為是為了遮掩援軍姍姍來遲的窘況,讓第一線的3輛戰車和步兵孤軍苦戰非常久。


周啟光由於本身擁有最高等級的業餘無線電證照, 所以也非常熱衷於研究相關器材。由於戰後國軍各部 總共報繳出7部據獲的共軍無線電機(不排除還有私自留用者),而當時共軍每一個團級單位編配一個電台,由此可以判斷入侵兵力至少有7個團以上!其 中244 團是超級加強團,兵力就多達4000人!並特別配賦了當時非常稀有的超短波(VHF)電話機兩部。


拋錨地點

以往的戰史都認為66號戰車是拋錨在沙灘, 但自己有駕駛 M5A1 經驗的周啟光瞭解,即使是輕戰車也不可能無故開到沙灘上自找麻煩,在 70年前幾近於蠻荒一片的金門小島上,能夠適合戰車通行的區域也是極其有限。


因此,在開戰之前,第22兵團曾下令擔任 機動打擊部隊的118師為戰車營緊急修建戰車通 道,而M5A1原本的抓地力就極強,轉彎時還須 要特別加大馬力才能轉得順,因此周啟光根據戰車通道的地圖,再根據熊震球的記憶,終於找到了66號車右轉時,因強大的履帶抓地力造成路基塌陷,戰車肚皮著地,因而陷在當地動彈不得的精準位置。


而另一個能為戰車定位的佐證,則是熊老對 201師戰友的記憶—開戰前,為了節省80號汽油,負責金西地區機動打擊任務的戰3連,曾下令所屬官兵以車組為單位,徒步在金門西北部以步巡方式偵察地形。而當時他們沿路都會看到戴斗笠、穿紅短褲的201師官兵,由於彼此都是離鄉背井18-19歲的年輕人,所以不僅打招呼還會聊聊天,熊震球因此得知他們大多數都大陸西南各省投筆從戎的學生(青年軍)。


10月24日下午,熊震球的66號戰車拋錨處,也是在201師602團的防區內,車旁就有一 座他們的帳篷與子母碉堡。到午夜時分,他先看到該地的衛兵交接,之後不久就看到登陸共軍的兩發紅色信號彈升起(通知大陸方面的共軍砲兵向金門內陸延伸射擊,以阻絕第一線守軍的後援)


海邊這3輛 M5A1戰車的火力阻擋了8000名共軍的前進路線,雙方激戰到第二天清晨,楊展排長以及64、65號車都被調往他處支援,這時有一名602團的連長來到66號戰車旁,要求車組用戰車砲幫助他們奪回被共軍攻佔的一座日式碉堡,雙方一言為定。


熊震球用 M70D型6.5倍瞄準鏡看著那位連長帶著他僅存的百餘名弟兄推進到碉堡旁上好刺刀,當舉拳為信號後,他就精準地連續將3發 37公厘戰車砲彈射入碉堡射口,把裡面的共軍全部逼出,這時國軍步兵即仰攻而上,雙方展開肉搏!


熊震球老先生的記憶力向來讓周啟光佩服,他甚至記得其戰車拋錨位置距離海岸700公尺。但如今即使大退潮都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距離,則是因為整個金門島的海岸線都在內縮所導致。圖為2019年他在觀音亭山海岸向前金防部司令吳達澎上將(左)等人講述 最初的接戰經過。
熊震球老先生的記憶力向來讓周啟光佩服,他甚至記得其戰車拋錨位置距離海岸700公尺。但如今即使大退潮都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距離,則是因為整個金門島的海岸線都在內縮所導致。圖為2019年他在觀音亭山海岸向前金防部司令吳達澎上將(左)等人講述 最初的接戰經過。

即使熊老被公認記憶力驚人,但周啟光仍不斷驗證他所做的陳述,包括 66 號車以砲彈直穿北山洋樓的窗戶可能性,他都用電腦地形圖推演過,並得到確認。而目前接管北山洋樓的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為了加強內部早已被熊老砲擊而嚴重受損的結構,因而將窗口都以磚塊填滿,但卻也「遮 掩」了當年戰車部隊的一大功續!圖 為70年後由女兒女婿陪他重遊這一被他親手克服的重要目標。



國軍 M1903 步槍的刺刀還短於共軍38式, 但201師的刺槍術非常熟練,幾分鐘內就奪回了碉堡,使得它在天亮以後不會威脅國軍陣線與仍 然動彈不得的66號戰車。但奇怪的是熊震球事 後就再也沒見過那位連長。


周啟光則查出,那位英勇率隊攻擊的是第2營第5連的上尉連長鄭厚庭,他在那次奪回碉堡的戰鬥中就告壯烈陣亡,並沒有能看到戰事的結局。當時該連只剩下40幾名官兵,和鄭連長同 時殉國的還有第2排的排長蔣柏齡(林),這除 了顯示當時 201師的戰鬥精神超越一般部隊,軍官帶頭衝鋒也展現了其優良軍風。


海軍參戰的實情


由於1949年4月間,海軍第2艦隊才在長江發生集體投共事件(請參閱第105期),熊震球透露:戰車第1營登陸金門後,楊展排長曾對全員下令:「若有命令把戰車開到料羅灣,叫你們打哪一條船,你們就打!」顯示當時陸軍都認為海軍狀況並不穩,隨時有叛變之可能。


而熊震球也記得在作戰期間,曾親眼看過空軍兩架飛機從金門當地的料羅機場起飛,到西北方的戰地上空投兩枚炸彈後就又返場降落。但他卻從未在海邊目睹過任何海軍艦艇參戰。


在這裡必須為海軍說一句話,他們當時確實有艦艇駐防在金門(幾乎都是是從廈門撤退而來 ),但因為受制於大小嶝岛的砲火威脅,國軍艦艇並沒有辦法出現於金門北岸,而只能隱蔽於金門西部的金烈水道內避戰,而熊震球所在的戰3連並沒有對那個方向發起過任何攻擊行動,所以沒看到海軍乃是正常。


海軍事後對金門戰役的正式報告也寫得很合蓄,只稱其角色為「協同作戰」,記錄如下:


海軍作戰經過要圖
海軍作戰經過要圖

(一)25日0130,中共在大小嶝島、澳頭, 以密集砲火向我金門島之古寧頭及官澳猛擊。


0300,共軍在砲火掩護下分乘大批民船,在觀音亭山西北海岸之林厝、胡尾強行登陸,我海軍駐金門之「掃雷202」及「南安」兩艇即在古寧頭以西及西北海面猛烈砲轟敵船及登陸共軍, 後又集中砲擊古寧頭一帶敵軍。


0500,我駐金門「中榮」艦(註二)亦加 入戰鬥,給予共軍一大威脅。當時友軍118師向 觀音亭山及胡尾之敵猛烈反擊,我軍因而士氣大震,並轉移攻勢。


之後「中榮」艦奉命轉運胡璉第12兵團所屬兩個團,在料羅登陸增援。「掃雷202」及「南 安」兩艇仍在原地作戰,一面支援友軍反攻,一面阻擊共軍增援。


0830,胡尾觀音亭山之共軍全部被殲滅。


1000,浦頭、安岐殘敵千餘人佔據古寧村中心堅固房屋,以及北海岸碉堡頑強抵抗。


1700,友軍第11師之1個團增援圍殲,我 「掃雷202」及「南安」兩艇在古寧村附近海面協助友軍作戰,並阻擊大陸共軍增援。


26日0300,第2艦隊司令黎玉璽少將率「太 平」艦冒強大風浪,如期趕抵金門。當時登陸共軍大部份已被殲滅,唯古寧頭之共軍尚做困獸之門,「掃雷202」及「南安」兩艇仍在協同友軍作戰,持續至當日黃昏,殘敵不及千人,黎司令 即部署是晚支援戰鬥,以「掃雷202」及「南安」 兩艇位於古寧頭西北海面徹夜巡擊,「太平」艦進至古寧村以西海面,用主砲向大嶝、澳頭等地之共軍火砲做有效之制壓,並轟擊該處敵船,以阻斷共軍增援。


激烈戰鬥至27日0100,共軍盤踞的古寧頭 核心陣地終在我陸海空軍緊密協同攻擊下完全攻 克,戰鬥乃告結束。


檢討

(一)此次中共之作戰及其砲兵使用計畫,對我海軍阻援之估計極高,吸引其注意力及實力亦極大,故不得不選定此一主攻地形,採一點突破,而註定其失敗之命運。

(二)本戰役作戰初期,我海軍駐金門艦艇除南安、掃雷202、掃雷203、中榮等4艘艦艇 外,其餘楚觀、聯錚、砲15等艦艇,因先前多次參加戰鬥而機件損壞,未能參與作戰,以致引起友軍在最初過份期望之下之失望之感,直到太平艦冒狂風巨浪馳達加入戰鬥後,不僅海軍戰力激增,也使友軍不滿情緒因而轉變,使本戰役陸海軍之協同作戰卒獲圓滿成功。


黑水電影公司考據出共軍當時的火砲型號及數量,包括大嶝島上的84師配備美造 M2A1 105 公 厘榴砲、M1A1 75公厘山 砲、日造94式山砲;而 小嶝岛上有41式山砲、 M2 4.2英寸重迫擊砲、 20式82公厘迫擊砲;大伯與小伯島上則有MI式 57公里戰防砲,再根據它們的性能諸元拉出射程範圍,敵我態勢就非常清晰地躍然於圖像之上。

黑水電影根據各艦航海日誌,以及大嶝島共軍武器的射程,精準還原了10月25日凌晨國軍各艦艇的位置, 絕大多數都停泊在金門(右)與烈嶼(左)兩間的金烈水道內,可以避開共軍的砲火。(這是史料考證與推薦 演階段引用的地貌模型,為力求還原1949年,因此係用現代衛星空照疊上1941年金門軍用地圖交相比對)
黑水電影根據各艦航海日誌,以及大嶝島共軍武器的射程,精準還原了10月25日凌晨國軍各艦艇的位置, 絕大多數都停泊在金門(右)與烈嶼(左)兩間的金烈水道內,可以避開共軍的砲火。(這是史料考證與推薦 演階段引用的地貌模型,為力求還原1949年,因此係用現代衛星空照疊上1941年金門軍用地圖交相比對)

近距離檢視金門西北角(古寧頭附近),可以看見南安艦 和掃雷202號2艘小軍艦一直勇敢地游弋在共軍砲火的射程之內,而中榮艦由於目標太大,只能留在火砲威脅的邊緣。不過共軍側翼的 253 團第 2營當時是穿越烏沙水道登陸五沙角(紅線為其航道),其問並未遭遇國府海軍攔截或是 砲擊,可證明在共軍登陸初期 其實並無任何艦艇位於海軍記錄所載之作戰位置。


黎玉璽 1949 年春夏之間經常擔任 蔣中正總裁的座艦艦長,並且還親 自持槍在其房外警戒,著名的「玉璽在!」典故更使他深得寵信,因 此後來就由他接任4月間投共的第2艦隊(請參閱第105期)艦隊長林遵的職務,另行拼湊出一支相同番號的艦隊。
黎玉璽 1949 年春夏之間經常擔任 蔣中正總裁的座艦艦長,並且還親 自持槍在其房外警戒,著名的「玉璽在!」典故更使他深得寵信,因 此後來就由他接任4月間投共的第2艦隊(請參閱第105期)艦隊長林遵的職務,另行拼湊出一支相同番號的艦隊。

黎玉璽自述

1979年,時任總統府戰略顧問的黎玉璽一級上將,則曾在《古寧頭大捷 30周年紀念專刊》中親自撰寫以下回 憶文章:


當1949年4月中旬,中共對長江 南北大舉進犯,荻港、江陰守軍竟然叛變!南京、上海相繼棄守,部隊分向浙江、江西、福建、 臺灣轉進,共軍更瘋狂向我東南地區及沿海島嶼侵掠。


海軍支援友軍加強島嶼之控制、沿海港口之關閉、掩護友軍兵力海上之運用,以及運送部隊至臺灣與澎湖集結整訓準備反攻,任務頓形繁重。


海防第一艦隊駐守舟山,並分駐上下大陳, 以掌握浙江海城之控制,屏衛臺澎西北外圍;增編海防第三艦隊,防衛海南島、雷州半島海域, 並支援友軍;(黎玉璽所率領的)海防第二艦隊, 以澎湖馬公為基地,巡弋掌握臺灣海峽制海,設 防金門、馬祖,嚴密控制各該海域,支援陸軍作戰,封鎖福建、粵東沿海地區,關閉三都澳、閩江口、廈門、汕頭等港口,以確保臺澎安全。


(開戰後)……中榮艦於科羅來回接駁文、 廖兩團部隊搶灘登陸,向小徑附近集結,跑步增援,新銳適時投入,整個戰局立即為之改觀。


我中榮軍艦駁運任務完畢,立即再回古寧頭以西海域,與掃雷202、南安協同,徹夜巡擊共軍。


余於10月25日0400時得悉共軍全面進犯金門後,立即發電指示駐金門,各艦艇依照原定作戰計畫,由在場海上最資深軍官—中榮軍艦 艦長馬炎衡依狀況適切指揮、協助殲滅進犯敵軍外,隨即率太平軍艦趕往赴援。當駛離漁翁島, 風大浪急!艦體屢次向左傾斜40餘度,久久難以復原,甚至有傾覆之虞!


及至天明,余已進入艦長室休息,而全艦仍側風航行,全艦搖動傾斜更加劇烈,速度極慢, 發現右舷已被巨浪扭現裂痕!當時本艦隊參謀長兼旗艦艦長馮啟聰上校至艦長室陳述上述所發生狀況,請示可否改航向,向北頂風航駛?余當時再三考慮,必須排除萬難赴援,於是決定改向北 頂風航駛。


航行竟日迄夜,仍風力強勁,浪湧如山!海水不斷掩艦而過,艦體鉅震不已!不得不再減速 慢駛,以低車速6節航進,始稍穩定,而前進真速實極有限,時或有退無進……


至26日零時頃,於烏坵島附近確定船位以後,乃折向西南行駛。


於3時許到達金門附近海域,即指揮中榮、 掃202、南安、楚觀等各艦艇繼續服行原任務協殲殘敵。


時已近午,即換乘氣艇於水頭登岸,聽取巡防處處長王正經上校簡單報告,得知該處已有部分人員移至船上辦公(編按:此為準備隨時撤退之舉),即下令仍回該處原辦公處辦公。


之後隨即由王處長陪同前往湯恩伯總部請示 爾後支援事宜,因湯主任在第一線督戰,乃即到前方指揮部,遇到李良榮司令官等陸軍高級將領多人,李司令官因不熟悉海上惡劣天候實況,起初對海軍頗表不滿,但見本人親自到達與其協調爾後支援事宜,一切誤會均為之冰釋。


當時陸上友軍已將殘餘共軍壓迫包圍於古寧頭半島,並縮小包圍圈就殲中,余乃乘原汽艇返回旗艦。馮艦長勇敢沉著,小心翼翼將太平艦駛至古寧頭西北海域,用主砲向大小嶝等處共軍砲兵陣地進行壓制射擊,並轟擊共軍增援部隊與船隻...



太平艦27日才到

讀者須要留意的是,黎玉璽當時已經擔任過海軍總司令、參謀總長,並兩度出任總統府參軍長,甚至還對蔣經國總統密告後任參謀總長宋長志於1949年通敵(請參閱第106期)而未被採信!因此應該會想到「歷史留名」這件事的重 要,而30年前比他高階的長官絕大多數都已不在人世,所以就顯得有些信口開河,希望留下好名聲。


然而,周啟光卻收集到戰後第22兵團李良榮司令所製作的兩份戰鬥詳報,其中一份送交國民黨總裁辦公室的蔣中正,另一份則上報東南軍政長官公署的陳誠,前一份畢恭畢敬非常工整, 但李司令卻在後一份上用手寫方式多作了一些補充說明,其中很重要的一句證詞就是「太平艦 27日到」!


很顯然李良榮在最高統帥面前並不揭開海軍對太平艦趕抵金門時間的謊言,但它卻希望陳誠這個階層長官能知道事實真相,這可以說是當時國軍的一種「官場文化」吧。


而黎玉璽在30年後的補述中,卻也明白寫李良榮等陸軍高級將領對海軍的不滿, 而「3 時許到達金門附近海域(並非就作戰位置)」 另「近午才於水頭登岸…………」,這在海軍最初的報告都沒仔細提到。而海軍指稱太平艦用主砲轟擊共軍增援船隻這一段,更不符合共軍的解密資料—當時他們就是因為沒有任何多餘的船可以過海增援,才會眼巴巴地看著友軍全軍覆沒!


以上種種,都顯示海軍報告中有事實被遮掩。只可惜太平軍艦已經沉沒,唯有指望海軍留存有其航行日誌,才能揭曉此一70年的疑案。


黑水電影將黎玉璽在戰後30年所撰寫的回憶文章加以圖像化,不僅重建出一條非常離奇的從澎湖增援金門航線圖,還驗算其航速都非常不合理。
黑水電影將黎玉璽在戰後30年所撰寫的回憶文章加以圖像化,不僅重建出一條非常離奇的從澎湖增援金門航線圖,還驗算其航速都非常不合理。

註解

註一:在近代中國歷史上,1938年空軍對日本的「人道遠征」,原本拍有非常完整的接機紀錄片, 曾在全國各電影院播放,但後來卻突然消失一片不留,許多老空軍都認為是特定人士在與徐煥昇競逐高位時的傑作。

註二:海軍在金門戰役期間確認參戰時間最久的大型艦就屬舷號210的中榮號LST,它於10月24日 完成接駁第19軍登岸的任務後,因為要等待以臺灣砂糖交換金門土產的花生油營利,而以風 浪太大為由繼續留在金門,結果當晚即爆發戰事而順便參戰。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