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救主」通諭正文(Divini Redemptoris),頒發於羅馬聖伯鐸大殿,(民國26年)1937年3月19日,普世主保聖若瑟禮;吾人升任教宗後第16年。

已更新:8月9日


(Pius PP. XI)
教宗碧岳十一世 (Pius PP. XI)


教宗碧岳十一世致凡與宗座親睦交往之宗主教、首席主教、總主教、主教、及其他教區首長,關於無神論的共產主義。


茲問候諸位可敬神昆並給宗座祝福!


引言 共產主義對基督文化的威脅


1.預計救主降生的諾言照耀著人類歷史的初頁。這諾言使人對美好的未來滿懷希望。這希望減輕了人們失掉伊甸園的凄楚,(一)鼓舞人們跋涉了艱險的旅程;直至時期屆滿,(二)救主降世, 才實現了人們長期的渴望。同時,救主一降生,便替普世萬民開創了新的文化,卽所謂基督文化。這文化遠駕乎若干傑出的民族,幾經滄桑始克造就的文化之上。①


2.但染有原罪追毒的人類,爲修德行善,仍須繼續對罪惡的誘惑而苦戰。同時,陰險的惡魔不斷利用動人的諾言從事煽惑。因此,世世代代,騷擾動亂接踵而來。時至現在,局勢尤其惡化,全球各地不爲惡勢力所業經侵吞,便爲惡勢力所嚴重威脅;教會遭受的窘難已往更爲慘重,甚至各民族 有危險陷入比基督降生前的大部份民族更爲不如的野蠻狀態中。②


3 你們,可敬神昆,業已意識到吾人所講的危機,乃是志在徹底推翻社會秩序並連根摧毁基督文化的無神論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


天主教與共產主義,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印,中華民國66年7月初版(1977)《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天主教與共產主義,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印,中華民國66年7月初版(1977)《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第一章 教會對共產主義的態度

4. 面對這可怕的威脅,教會不容緘默,事實上亦未嘗緘默。宗座未曾緘默,因爲宗座深知其特殊使命,在於保衛共產黨人所蔑視並攻擊的眞理、正義及具有不朽價值的一切。當某些學者妄想使人類文化與倫理及宗教脫離關係時,前任教宗們,會以明確的言論指出,這種使人類文化與基督法令脫節的企圖,對社會將有怎樣的結局。關於共產主義邪說,遠在1846年,已爲教宗碧岳九世所正式申斥,並被他列入謬論綱目中,他在「Qui pluribus」通諭中說:「此處所談,乃可憎恨的,極其 違反自然法的所謂共產主義;接受這主義,則人的權利、財產、所有權,乃至社會本身,將招致徹底 的毀滅」 (三) 。其後,教宗良十三世,在其「Quod Apostolici Muneris」 (四) 通喩內,以確鑿而明晰的語句,描繪其爲「潛伏於社會命脈中,使社會瀕臨絕境的瘟疫」。同時,又憑其銳利的目光,指出:値此科技發揚之秋,人們所以羣起趨向無神論的原因,乃是因爲有一種哲學,在很久以前,便主張科學應與人生和信德及教會分離。 ③


教宗本人對共產主義的態度

此後,在吾人頒發的「Miserentissimus Redemptor」(六), 「Quadragesimo」(七),「Caritate Christi」 (八),「Acerbo animi」(九), Dilectissima nobis」 (十) 各通諭中,曾對蘇俄、墨西哥及西班牙的教難, 提出正式抗議。 去年,吾人在全球公教報紙展覽會開幕時,並在接見西班牙難民時,所發表的演講內,以及在聖誕節廣 播詞內,對共產主義所做譴責,記憶猶新。連共產黨中樞莫斯科,反基督文化的總部裏,仇視教會最 激烈的人們,亦不斷以言論及行動,證實宗座在現代不唯未曾中斷其忠實捍衛教會神聖的努力,而且其對共產主義的危險性所做警告,比世界任何政府更爲頻繁而動人。④


天主教與共產主義,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印,中華民國66年7月初版(1977)《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天主教與共產主義,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印,中華民國66年7月初版(1977)《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通諭的動機及内容

6 雖然吾人曾做了這些出自慈父熱腸的忠告;雖然你們,可敬神民,通過你們的牧函,甚至有 時通過你們集體發出的牧函,向信友解釋並報道了一切;而由狡猾的煽動者所掀起的危機,却仍然日 趨嚴重。因此,吾人鑒於職責所在,認爲必須一依宗座——眞理導師——的慣例,發表一篇分量較重的文獻。同時,吾人頗樂意這樣做;吾人深知這是普世公教信友的願望。相信吾人的呼聲,將會被胸 無偏見而誠心切望爲人類公共福利有所建樹的人士所欣然接受。這信心又因目睹吾人的警告已爲一連 串可怕的事實所證明,而益形加强。吾人所預告的共產主義顛覆性思想所產生的災禍,在共產黨控制的地區,已成爲現實,並且日益加劇,而其它尚未遭到荼毒的國家亦受到嚴重的威脅。


7 吾人立意再度將共產主義的原理及黨章,根據布爾什維克的典籍簡略地加以陳述及解釋。其 次,吾人將擧出敎會正大光明的道理,來對抗共產主義虛偽的原則及黨章。最後,吾人再次竭誠敦勸人們接受若干方略, 用以保存基督文化——眞的社會所賴以屹立的唯一文化——免遭共產主義的毒害,並使這文化日形進步,而有益於國家的眞正福利。


第二章 共產主義思想及其發展與惡果


騙人的理念

8 現代共產主義較已往所有邪說,更會以扶助弱小的「救世」姿態出現。虛有其表的正義和公 平,以及在行動上僞裝的友誼,神秘地滲透他們的黨章和作風內,使爲其輝煌的諾言而迷惑的民衆, 充满着激烈而帶有傳染性的衝動和熱情。 尤其現在, 民眾更易於上當。 因爲不少人因財富分配的不公,而陷入異常的貧困中。此外,共黨人對他們的主義,大事捻揚,好像所有經濟方面的進展,都是他們的成就。其實,假使他們眞有上述進展的話,則應歸功於其它原因,如:將工業建設在已往沒有工業的地區;或者以毫不尊重人性的手段,消耗大量的天然資源而產生的成績;或者以低廉的工資, 橫暴地强逼人民做沉重的苦工。⑤


馬克斯唯物主義

9 今天共產黨人所宣傳的表面頗爲動人的理論,全部建築在馬克斯所標榜的辯證及歷史唯物論 上。而自命爲這學說的唯一詮解者,乃布爾什維克的哲學家。這理論肯定:只有一種東西是實有的, 卽:具有盲目的,不可知力量的物質;這物質經由演變而成爲植物、動物、人。人類社會,亦無非是 由某種物質經過上述演變而成功的。這物質不可避免地,必然地趨向於力量和力量之間的永久衝突, 直至抵達最後的綜合,卽無產階級社會。顯而易見,根據這道理,永生天主的概念,全被取消;精神 和物質, 靈魂和肉體之間已無區別可言;人死之後,靈魂已不存在,亦無所謂來世的生命。他們强調,所謂唯物辯證法,卽上述導致社會抵達最後綜合的鬥爭,可以靠人的努力而加速其成熟。因此, 他們設法使社會國家內的階級對立,盡量尖銳化。他們認爲充满嫉恨與破壞的階級鬪爭,正是推動人類進步的聖戰。凡妨碍他們進行其特意計劃的暴動的企圖者,便被視爲危害人類的公敵,非徹底消滅不可。⑥




其對人的看法

10 此外,共產主義否定人有自由,人的精神生活所賴以存在的自由;否定人的人格尊嚴,不承

認人有抵抗物慾衝動的自制力量。人,依照他們的主張,祇是全部機器上的一個小小齒輪,故無所謂天賦權利;一切權利都屬於團體。至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爲他們主張絕對平等,故由天主而來的等級及一切權利,連父母對子女的權力亦不例外,一律不予承認。所謂權力與服從,都源出於團體; 團體是一切的第一及唯一原始。他們不准私人佔有任何財物,或任何生產工具。因爲這些財物和工具能產生其它財物;佔有這些財物者,勢必高居他人之上。因此他們認定:任何私產權,既是經濟奴役的原因,故應整個剷除之。⑦


其對家庭的看法

11 這主義旣否認並摒棄人生所有神聖的一切,當然把家庭及婚姻視作一個由某種經濟體系所產 生的法律的、及由人意捏造的制度。他們否認有所謂婚姻鏈鎖的存在,不繫乎私人意志和社會制度的法理的精神的婚姻鏈鎖的存在;故婚姻的永久性,即所謂不可拆散制,便化爲烏有了。尤其,依照共產黨人的意見,婦女和家庭一無聯繫。他們宣稱,婦女應完全脫離男人的監護,她們對家庭生活及撫養子女毫無義務,從而强逼她們同男人一樣,爲國家服務,爲集體生產而効力,將家庭及子女交由國家照料(十一)。 最後, 共產黨人又剝奪父母教育子女的權利; 因爲在他們, 教育是國家的專有權利;父母祇能以國家名義,並遵照國家命令而教育子女。⑧



其對社會的看法

12 奠基於唯物主義原則上的社會,將成爲什麼東西呢?依唯物主義原則來說,社會的構成與任何權力無關;社會祇是經濟體系的演變結果。社會的任務,祇在於致力集體生產,其目標在於實現地 上的天堂,卽人人各依其能力而勞動,各依其需要而享用。又應注意的是:共產主義肯定國家握有近乎無限的權力,它可以給每人分配工作,並强逼人勞動;絲毫不必尊重私人的福利。在這種社會裏, 倫理、法律,無非是各時代經濟體系所產生的結果;故倫理法,自然是屬於此世的暫時性的,可以變動的。一言以蔽之,共產黨人企圖建立新的秩序,建立由大自然不可捉摸的力量所出發的新文化,卽放逐天主於世界之外的社會。⑨


13 幾時,人人學得了爲度共產生活所需要的品德和習慣,亦卽他們夢想的「無階級社會」開始實現時;現在資本家用以控制勞工的政權,必然衰落而自動瓦解。但在這種幸福生活的條件尚未具備之前,共產黨人仍須運用政權,作爲在各地區用以抵達其宗旨的上好工具。 ⑩


14 可敬神民,這便是布爾什維克無神論的共產黨人向人類宣講的新福音,新救世的喜訊!這福音充滿謬誤及詭辯,違反天主啓示的眞理,違反理智,摧毁國家基礎,顛覆社會秩序;拒絕承認國家的眞正來源、性質及宗旨;否認並剝奪私人的人格尊嚴,權利和自由。


共產主義發展神速的理由

15 但這種久已爲學術界所駁倒,並爲日常經驗所否決的主義,何以能迅速地播及全球呢?理由 是:能徹底領悟共產主義眞正性質及宗旨的人太少,而爲其詭譎的引誘及漂亮的諾言所蠱惑的人却太多。共產黨人的宣傳技倆,在巧於利用眞理作面具;說他們的意圖,無非要使勞工大衆得到較好的生 活, 無非要將由自由經濟政策對財富分配所犯的錯誤, 加以適當的更正, 並達成更爲公平的分配制度。是的,這些都是合法的意圖。他們利用各地惡化的經濟危機,將本心最憎惡唯物主義,並深恨他們迭次造成的滔天罪孽的人們,亦拉進他們的陣營。又因一切謬論皆含有部份眞理,而他們又將上述片面的眞理,很巧妙而適時地加以宣傳,致使共產主義所有不人道與醜惡得到掩蔽,使品行不尋常的人士亦爲之愚弄,多次這些人士又激於一時的興奮,搖身一變而爲共產主義的義務宣傳者,不惜將這些邪說灌輸給比較易於上當的青年。此外,共產黨人又長於利用民族間所有糾紛,及敵對的政黨間所有不和與爭執,而從中漁人得利。甚至他們利用學術界内因無神論而發生的思想紊亂, 滲透最高學府,並以似是而非的科學論證,來辯護並增强他們的原則。



自由主義爲共產主義舖路

16 要想了解何以如此衆多的勞工,毫不思索地接受共產黨人的說教;必須記得,勞工人已因自由主義經濟的謬論及政策,而揚棄並忽視了宗教及道德。輪流工作的制度阻止勞工進堂占禮,人們未 曾想到在工廠附近建立聖堂,並不曾爲司鐸們提供克盡其職務的方便;甚至人們不獨未曾阻止俗化政策的進行,而且日益助長之。這便是前任教宗們及吾人,不止一次所預告的自由主義謬論的惡果!無 怪乎如此衆多的民衆,唾棄了公敎法令,而爲共產主義洪流所侵襲,甚至瀕於淹沒!⑪


普遍而狡黠的宣傳

17 還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共產主義之所以如此迅速地遍傳各地,普及大小各國,無論其爲先進國家或尚未現代化者,連最遼遠的地區亦不例外。那便是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的宣傳;這宣傳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激烈的。這宣傳一律出自一個中心,而又詭譎地迎合各民族的特殊情況。這宣傳擁有龐大資金,及無數分會,擁有許多國際協會,以及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新聞紙、宣傳單、電影、戲劇、廣播,無不盡量利用;而且鑽入學校及大學;連最健全的國家,其人民亦不知不覺地爲這腐蝕心靈的毒素所侵襲。


各報章的緘默

18 還有一個助長共產主義宣傳攻勢的有力因素是:全世界非公教報章串通一氣的緘默。我說, 串通一氣的緘默, 因爲否則, 何以連再小的新聞亦不肯放過而必競先登載的報章, 對共產黨人在蘇 俄、墨西哥、西班牙所犯的滔天罪惡,竟長期默不作聲?何以對由莫斯科操縱而分佈全球的共產黨組織的偌大事件,祇作寥寥數語的報導而已呢?如所周知,這多半是爲了所謂政治理由,爲若干潛在勢 力所慫恿所推動的,久已意圖顛覆公教社會秩序的,缺乏遠見的政治理由。⑫



蘇俄與墨西哥的教難

19 同時,共產主義擴展的慘不忍睹的惡果已在吾人眼前上映。凡爲共產黨所佔領或統治的地區 ——這裡吾人以慈父的關懷, 特別想到蘇俄墨西哥人民——正如共產黨人所公開聲明者,用盡方法,非將公教及其文化基礎,徹底毀滅不可;非由人們尤其青年們的記憶中,將這文化抹殺淨盡不 可。主教神父們不是被充軍便是被罰做苦工,甚至被槍決或死於非命。至於保衛宗教的普通信友,則 被看作嫌疑份子,遭受虐待、審訊或拘禁。


西班牙的敎難

20 在其它地區,就如吾人所鍾愛的西班牙,惡毒如瘟疫的共產主義,倘未來得及揭示其全部邪惡之前, 便已掀起狂飈般的怒潮,便已造下了駭人聽聞的罪孽。 被他們摧毁的並非一兩座聖堂或修 院,而是在他們力量所能抵達的地區內,徹底消滅一切聖堂,一切修院,一切帶有公教遺跡的事物, 卽使是卓絕的藝術品,亦不例外。瘋狂而毒辣的共產黨人,不獨屠殺了成千累萬的主教、神父、修 士、修女、並特別追捕那些專爲勞工及貧病者服務的神職及修會人員,而且集體格殺了數以萬計的,各階層的普通信友。而其罪名乃是不肯背棄公教,或至少嫌惡共產主義。同時,在執行這種可怖的大屠殺時所表現的仇恨及野蠻,是現代人所不能相信的。人而腦筋健全,無論其爲私人,或是意識到自 己責任的執政者,一想到今天在西班牙發生的事件,明天亦可能在其它文明國家內照樣發生,不可能不感到震驚。 ⑬


共產主義的當然惡果

21 別說,這類兇狠作風,是大動亂時代不可避免的情形,好像激怒的人心一時不能自制而爆炸 出的過份衝動。決不是的!而是全無約束的共產主義自然產生的結果。無論私人或社會,都需要有所約束,連野蠻人亦承認自己應爲天主在人心內深刻的自然法所約束。恪遵自然法的古代民族,其偉大與榮譽,連對人類歷史粗具常識的人士,亦爲之驚嘆不止。但如從人心內,消除了天主的觀念,則人便不由己地陷入殘暴與野蠻中。


22 不幸,吾人所目睹者,正是這點。歷史上第一次發現這種以反對天主的一切(十二)爲目標 的多方佈置而精心策劃的戰爭。共產主義本身便是反對任何宗教的。他們所以稱宗教爲麻醉勞工羣衆的鴉片,就因爲宗教的理論和法令,教人以死後的永生,而這足使人無意爲共產黨人所宣傳的「地上天堂」而奮鬥。 ⑭



23 但人不可能蹂躪自然法及其釐訂者天主,而不受懲罰。故此,共產黨人的計劃,連在經濟 上,亦未能並且將來亦不可能達成其目標。吾人不否認共產主義在蘇俄,對振奮人民日久年長的懶散 習慣,曾起了不少作用;並曾經利用一切手段,多次不正當的手段亦在内,獲致了某種物質方面的成 就。但吾人由最近及毫無疑惑的證據得悉,連在這方面,倘有很多許諾,迄今未能兌現;還不提其恐 怖的統治加給無數人們的奴役的重荷。須知,卽使純經濟問題,亦需要某種道德律,負責經濟者在良心上應當遵循的道德律;而這在以唯物論爲出發點的共產主義裏,是無法找得到的。因此,他們爲彌補這缺陷,不得不實行恐怖政策,猶如吾人現在所見到的:革命資格最老的黨員互相殘殺。但這種可怕的罪惡手段,不唯不能阻止風氣的腐化,連社會的解體亦無從倖免。⑮


24 但吾人決無意不分靑紅皂白,譴責整個蘇俄民族;吾人以慈父的心腸熱愛他們。吾人深知他們中不少人遭受着若干對其民族利益毫不關心者的奴役和統治;亦有很多人爲狡猾的許諾所欺騙。吾人所譴責者,乃該主義的理論,及此理論的始作俑者和擁護者。是這批人選定了蘇俄作爲他們實驗其久已準備妥當的政策的園地,並由這園地作出發點,來赤化全世界。 ⑯


第三章 正大光明的公教教義


25 在揭穿了布爾什維克無神論者的邪說及其騙人與暴力的策略後,可敬神昆,現在應當簡略地介紹一下社會的眞正觀念以對抗之。而這觀念,盡人皆知,乃是人的理智及啓示,經由萬民的導師教 會所訓誨者。


至高無上的實有:天主

26 首先,在萬有之上,有一個至高無上的實有存在;這實有便是造化天地的全能大主和至義至 智的法官——天主。相信這至高無上天主的人,絕對不可能接受共產黨人所有狂妄的謊言。天主並不因人的信仰而存在,而是因爲天主存在,故凡在眞理的光明前,不頑固地閉上眼睛的人們,才信仰祂並向祂禱告。⑰



理智與信德對人及家庭的解釋

27 關於公教信德及人的理智,對人之爲物所有的解釋,吾人在論青年公教教育通諭中(十三), 已提綱挈領地陳述過。人有一個不死不滅的神體卽靈魂;人因造物主賜予他的肉體與靈魂方面的諸般殊寵,而榮爲古人所謂「小宇宙」,其價值遠駕乎廣大無邊的無靈世界之上。只有天主是人的最高宗 旨,今生如是,來世亦然。人因寵愛貴爲天主義子,並在基督妙體内,成爲天主神國的一員。因此, 天主給予人們多種權利,如:生存權利,肢體完整的權利,擁有必需品的權利,抵達天主給他指定的最後宗旨的權利,集會結社的權利,佔有私產以及享用該私產的權利。⑱


28 婚姻之爲物及其權利的運用,出自天主的安排。家庭的成立及其基本任務,並非出自人意或經濟體系,而是由造物主所欽定。關於這些,吾人在「聖潔婚姻」(十四)及上述論青年公教教育通 諭中,已做了相當詳盡的說明。 ⑲


對社會的解釋

29 但天主亦立意使人生活於社會中;這也是人性的需求。按照造物主的旨意,社會是人們一個天然的保障;人們靠這保障,能以並應當抵達其目標。國家爲人而存在,人並非爲國家而存在。這並 非如個人主義自由主義者所妄想的,要國家替人們過份的自私而服務;而是要人在組織良好的社會内,靠彼此的合作,而獲致此世的眞正繁榮。同時,亦爲了使人所有「私人性」「社會性」的官 能,在社會内得到充分的發展,這些超越現世局部福利的官能,只有在社會內,才可反映出天主的美善與成全。這點,沒有社會是做不到的。同時,亦爲了使個人認識自己所有,既是天主美善及成全的肖像,因而歸功於天主,從而讚美之,欽崇之。只有個人擁有理智自由意志 (自由當然應合乎倫理) 社會並未擁有這些官能。⑳


30 就如個人不得拒絕接受由天主指定的社會任務;同時,執政者亦有强制那些無理拒絕服從的人們來履行這些社會任務;同樣, 國家亦不得剝奪天主賜予國民的權利 (這些權利, 上交業已提出),亦不得任意阻難國民運用那些權利。依照理智,世間所有,都爲了人的利益而存在,並藉着人 6

們而歸返於天主。聖保祿宗徒論信友得救所講的話,正好拍合在人們身上,他說:「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是基督的,基督是天主的」(十五)。共產主義貶抑人性尊嚴,將人與社會的關係予以倒置。理智及啓示,反而抬擧人性至如此崇高的境界。(21)



社會經濟

31. 對社會經濟及勞工問題,教宗良十三世在「新事」通諭中(十六),已作了切實的指導。吾 人在論恢復公教社會秩序的「四十年」通諭中(十七),曾將同樣原則,拍合在現代情況及需要上。 在這通諭中,吾人謹慎追隨教會自古傳下來的道理,一再陳述私產權私人性社會性,清晰而確整 地指出勞工的權利及尊嚴,以及資本家和勞工間應有的相互援助與扶持;並依照嚴格的正義,指出勞工爲他們本身及其家庭所應得的工資。(22)


32 此外,吾人會明白宣佈,爲保持社會免受不講道德的自由主義所造成的駭人聽聞的災殃,只有將公教正義及愛德精神,灌輸在經濟及政治策略中,始克有濟。階級鬥爭,恐怖政策,以及政府的暴虐專橫和濫用權力,是無補於事的。吾人亦會聲明:只有透過尊重權威及等級的健全社會組織,始 能取得社會的眞正繁榮;只有工會間維持互相的親睦合作,始能獲致國家的公共福利。同時吾人亦曾宣佈:竭盡可能推動民衆間的和諧,乃政府的眞正主要使命。(23)


33 爲使人們靠彼此的合作而達致和平與秩序,公教教義聲明;國家權力應有所需的威望,以便

確保並勤勉照顧聖經及教父們次陳述的天主的和人們的權利。故此,說人們在國家內權利平等,無所謂合法權力或階級,是狂妄無稽的謊言。關於這點,上述良十三世的「新事」通諭,格外其論國家權力的「漫長而狂暴」通諭(十八),以及論以公敎建國的「永世弗替」通諭(十九),足資參考。 由這些通諭,公教人士可以找到出自理智及信德的光明論證,足以避免爲共產黨人虛僞而危險的謬見所欺騙。剝奪私人權利,奴役人民,否認權力的無上來源,濫用權力,實行有計畫的恐怖政策,都是極端違反自然法與造物主聖意的。私人及國家,既一律出自永生的神明,並由這神明指定了彼此間的關係,故此,無論私人或社團,都不得拒絕接受相互間的責任,並不得否認或削減對方的權利。私人及國家間的主要關係,既由天主欽定及統治,則共產黨人狂傲地蔑視以眞理及愛德爲原則的天主的法令,而代之以他們任意杜撰而充滿仇恨的黨義黨綱,便是違反道義的越權行爲了。(24)


公教教義的美妙

34 敎會宣揚這道理,其用意無非爲了實現天使們在白冷山洞上空所謳歌的天主的光榮及世人的 和平;(二〇)這和平幸福是現世可能實現,並爲來世永福舖路的和平幸福。只限於有善意的人士才能享有的和平幸福。教會的道理與洪水猛獸般的邪說,無從並立;並與接受那些謬論的政黨所有過激的作風和目標,互相水火。這道理常尊重眞理及正義的平衡;教會常以言論辯護之,以行動實踐之。 這道理和人們相互的義務及權利;使私人自由國家權力融洽;使個人尊嚴國家威望共榮;使受治於人的國民的人格及其對治人者應有的服從,和代表天主行使權力的執政者的任務協罰;將人對自 己、對家庭、對祖國的愛,和其對他人,對其它家庭及其它民族的愛,共治於一洪爐,這洪爐便是以天主的聖愛爲基礎的愛德。因爲天主是萬民的大父,人人都源出於祂,人人都歸向祂如其最後宗旨。 這道理使人合理地照料地上的俗務,同時亦積極地顧慮永遠的福利。這道理雖然依循基督聖言:「你們先應尋求天國及其義德,這一切自然加給你們」 (二),命人將有損有壞的事物置諸永遠常存的事物之下;但不唯不忽視人世問的一切,不唯不阻難現世福利的進展,反而正確地,極其有效地擁護之,促進之。連在社會經濟領域內,教會雖未曾提出一個有關技術的固定方策和體系,因爲這原非教會的職責;但却明確地公佈了若干原則和法令。卽使實施這些原則和法令的方式,因時間、地區和民族的有別,不能不有所異同,但却是國家在文化和福利上日益進步的穩健途徑。



35 凡對這道理有相當了解的,無不頌揚其高度智慧與利益。 果然,對政治造詣極深的傑出人

士,在研究各式經濟政策後,曾經肯定,沒有比「新事」及「四十年」通諭陳述的原則更爲精明的。 連不少非公教人士,甚至不信仰基督的人士中,亦有不少人承認公教對社會問題的原則,何等有利於人類。在不足一月之前,一位對政治學極其出色的、非公教的遠東人士,會毫不猶豫地宣稱,教會所有和平及友愛的道理,頗有利於建立並維持國際和平。卽使共產黨人——吾人由全球各地集中於這天主教中樞的情報得知——只要尙未全部被腐化者,在明白了教會的社會理論後;亦承認這道理比他們的導師及領袖所講的理論要高出百倍。只有甘爲物慾及仇恨所迷亂的人們,才緊閉雙目,拒絕接受眞 理之光,並頑固地對眞理實行攻擊。


教會並非徒事空談者

36 但仇視教會者,縱然承認教會道理的傑出,却控告教會以行不顧言的罪名,故他們仍然主張應別尋途徑。但教會整個歷史證明,這是虛妄而冤枉的指摘。爲了簡略起見,此處只提出一點以資證 明。教會是第一個透過宣傳福音的人員宣佈:一切人,不分種族與階級,皆爲弟兄的道理的;其宣佈 這道理的堅定而明確的態度,又是前古未聞的。這對奴隸個的取締,無疑地發生了絕大作用。單憑這道理的内在作用,不需要流血與動亂,教會便曾使羅馬的貴族婦女,姐妹般地善待其奴婢。(25)



37 還有,公教道理,要人欽崇爲愛人而成人,並號稱爲木匠之子以及身爲木匠的天主聖子(二二)。這樣一來,勞工便被擢昇到高貴絕倫的境界。昔者,人們如此輕視勞工,致使相當開明並公允的人士如西塞老者,竟然發表了現代對社會問題具有常識者所不敢出口的,下面一段足以反映當時一 般意見的話:「工人所做,無非骯髒的手工, 在工廠內不可能出現天才」(M. T. Cicero, Deofficiis, L.I, C.42)(二三)


38 憑這些道理,教會曾使人類社會煥然一新。在教會的推動下,出現了驚人的愛德組織及各式手工藝集團。這在前一世紀的自由主義者看來,不啻是中古時代的老朽玩藝,但在現代,却爲人所稱 奇;這方式在各國多方實驗後,再度盛行起來。有人曾企圖阻難教會這種努力,並反對這種運動,教 會迄今仍不停勸告他們脫離歧途。教宗良十三世,曾以堅定,恒心,捍衛了勞工所有集會結社的權利 ;而爲自由主義控制的,較爲强大的國家,却千方百計試圖剝奪之。何況敎會道理的效能,即在現代仍然大過人們所想像者,因爲關於思想對事實的左右力,是不易於做出確當的估計和測量的。


39 誠然, 論教會,可以毫不失眞地引用聖經對其創立者基督的評語:「祂巡行各處, 施恩行善」(宗,一〇,三八) 假使執政者未曾擯絕教會慈母的律令和善動,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亦不致 到處蔓衍。只因他們接受了自由主義唯俗主義的原則和主張,並且實行引用這些主義的荒謬主張, 作爲治國的政網;所以即使乍一看來,這政綱似乎頗能大有作爲,但結果則逐漸遭到粉碎。因爲凡不 建築在基督盤石上的一切,勢必慘遭失敗,甚至倒坍。


第四章 補救辦法


40 可敬神昆,上面是教會的道理。唯有這道理給人帶來光明,使人免爲共產主義思想及作風所影響。在其它事上如此,在社會問題上,亦無不如此。但必需將這道理切實履行於生活中。雅各伯宗徒說:「你們應依照這聖言來實行,不要只限於耳聞而自欺」(二四)。故此,目前最迫切的,是努 力運用適時的方略,極其有效地對抗危急的局勢。吾人熱切希望,黑暗之子對宣傳其無神論唯物論的虛偽觀念所有日夜不懈的高度情緒,應能刺激光明之子,以同樣甚至更大的熱誠爲光榮天主而工作。


41 爲了保循基督文化,不爲仇敵所摧毁,吾人究竟應做何事,應採取何種策略呢?吾人希望,以家庭內父子間所有親密及信賴,向大家陳明,處在現代危急情況下,一切教會子女應當負起怎樣的任務;並希望吾人的勸諭,亦能延伸至離棄父親家園的其他子女。



恢復公敎生活

42 現在一如在教會其它風波中,基本首要策略是:凡以屬於基督羊棧而自豪的人士,應切實依 循福音的規範,調整其公私生活;俾能成爲眞的地上的鹽,以保存社會風向不至腐化。


43 吾人由衷地敬向「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施都由祂而來 (二五)的光明之父致謝, 因爲吾人很欣慰地目睹各地發起神修生活重整運動。近年來不獨抵達聖德高峯而榮膺特選的男女,以及其他朝向這卓絕目標邁進的日益衆多的人士,舉辦這種運動;而且眞誠的熱心,在社會各階層,乃至所謂上流社會中, 亦欣欣向榮。 這點, 吾人在去年十月廿八日,爲了改組宗座科學院而頒發的 [In multis solaciis」敕令內,曾經談到(二六)


44 但無可諱言,對神修的重整,仍待努力之事尙多。連在所謂公教國家内,還有很多徒擁虛名的信友。很多其他信友雖以榮爲天主教信友而自豪,並好好歹歹滿全信友的主要任務;但對宗教並不 設法獲致更高深的知識,與更衷誠的信服,更不謀求擁有與信友外表相稱的正直無疵的良心,在天主監視下,估價並完成一切任務的良心。人人皆知,教主基督如何憎惡這類只講虛製的皮毛作風;祂曾命令吾人「以精神及眞理」欽崇在天大父(二七)。人而不依照其所信仰的宗教原則,切實調整其生活;値此狂風大浪之時,決難長期確保無恙,決難不爲翻天倒海的巨濤所捲沒。同時,信友之自取滅亡,又連累赦會含垢蒙辱。」(26)


輕看世物

45 可敬神昆, 吾人有意在這裏推薦吾主特別針對現代情況的兩道命令, 卽輕看世物與潛修愛 德。神貧者乃眞福,是人類導師天主耶穌山中聖訓的開場白(二八)。這對渴求現世財富及幸福的近代唯物主義者,是最需要的項目。一切信友,無論貧富,常應舉心向天,永誌不忘保祿宗徒的話: 「在此世,我們並沒有永久的城市,而應尋求將來的城市」(二九)。富有者,不可專靠財富來謀求幸福,更不可將其心力全部集中於資產的獵取;而應深深意識到自己只是財物的代理人,來日必須向天主清交賬目。他們應將財物看作天主賜予的工具,用以結出聖徳之果的良好工具。他們切勿忘記遵循福音的訓詞,以剩餘財物救濟貧困(三〇)。富有者,如不這樣行事,則雅各伯宗徒的話將不免應驗在他們自身及他們的財物上:「好!你們富有的人哪,現在你們哀泣吧 ! 因爲你們的災難快來到 了!你們的財物腐爛了,你們的衣服爲蛀蟲吃掉了,你們的金銀生了銹;這生銹的金銀要成爲反對你 們的證據,要像火一樣吞食你們的肉!你們竟然爲來日積番了義怒!」(三一)



46 貧困者,縱然可以在愛德和正義許可的範圍內,獲取生活必需品,並設法提高生活水準,但亦應擁有神貧精神(三),重視天上事物而輕視地上享樂。此外,他們應切記於心,人不可能使此生全無災難痛苦與疾病;卽使那些特別幸運者,亦不可能完全倖免。忍耐是必要的。吾人所謂忍耐是天 主教信友的忍耐。這忍耐使人舉心向上,仰望天主承許的永福。吾人再次援引雅各伯宗徒的話:「直到主的來臨,應該忍耐!看!農夫多末耐心,期待地裏寶貴的出產,直到獲得時雨和晚雨。你們亦該忍耐,並加强你們的心志,因爲主的來臨已經近了!」(三三) 。只有這樣,耶穌所謂:「神貧者乃 眞福」的快慰人心的許諾,才得兌現。這並非如共產黨人所誇耀的騙人的許諾,而是常生的許諾,含有偉大眞理的許諾,現世尤其來世絕對兌現的許諾。多少窮人靠了這聖言,及其對天國的期望——天國原係神貧者的產業;福音說:「神貧者乃眞福,因爲天國是他們的」(三四)——享受到許多爲財富而奔波,常常貪得無厭的富人所得不到的幸福。(27)


潛修愛德

47 尤其重要的是愛德。愛德爲治诋上述社會疾苦,是一種特效神方。吾人所談的愛德,是含忍而溫良的愛德(三五),沒有使他人感到屈辱的、傲慢的、擅自以監護人自居的氣味的愛德,是教會 初興時就以爭取貧困中之最貧困者——奴隸——的愛德。吾人特向一切獻身於慈善工作者致謝!他們 透過文生善會,透過現代興起的各種慈善組織,努力救助人們於靈魂肉體的需要中。勞工及貧困者, 越親身體驗到爲基督所激發的愛德對他們所有實惠,越容易消弭他們對教會所有的偏見;否則,他們 仍將以爲教會已失掉其工作效率,仍將以爲教會在擁護壓搾他們的資本家。(28)


48 吾人見到,一面是廣大的貧苦勞工,爲了與他們毫不相干的原因,遭受着窮困的巨大壓力; 一面是許多人恣意享樂,揮花無度;不禁深感痛心,並不得不承認,人們向未恪遵正義原則行事,並不曾徹底領悟愛德的戒命要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應執行的是什麼任務。


49 可敬神昆,吾人深願人們對愛德的誡命多講多寫。愛德是耶穌基督遺贈吾人的徽號,用以鑑

別吾人是否爲其眞正弟子的徽號。愛德使吾人在痛苦者身上看到救主自己。愛德命令吾人,以救主愛人的愛,不惜犧牲一切去愛一切人如同手足; 甚至必要時,不惜犧性生命。 人人必須切記,世界末日,至高法官所將發表的可喜而又可怖的判詞:「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因爲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的弟兄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三六) 。對另一些人則說:「可咒罵的,離開我,到永火裏去吧!……因爲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的;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的......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不給這些最小中的一個做的,便是沒有給我做(三七) 。



50 爲了保險抵達永生,爲了有效地救濟貧困,必須回頭,再度儉樸的生活,揚棄享樂主義。這主義在現代,提供人們太多甚至充满惡習及罪孽的享樂。必須為他人而忘掉自己。愛德的新戒命(三 〇八),含有使人再生的功能。人若忠實履行之,則能享受到世俗所不克認識的內心的平安,而有效 地治療困擾人類的疾苦。


正義的誡命

51 但,愛德而不注意義德,則不配稱爲愛德。保祿宗徒說:「誰愛別人,就滿全了法律」。宗徒接着解釋說:「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以及其它任何誡命,都包括在這句話裏,愛你的近人如你自己」(三九)。 如果依照聖保祿的意見,一切義務連那出自嚴格正義的義務, 如毋殺人,毋偷盜,都歸屬於一條愛德的誡命;然則,剝奪工人應得的工資,絕對不是愛德,而是虛有其名 的假裝愛戀。工人依正義應得的工資,不應當作哀矜來贈與之,亦不得對工人薄施小惠,而妄想逃脫出自正義的任務。愛德及義德給人的義務,雖出於不同的角度,多次客觀上却毫無區別。工人爲了自身的尊嚴,在分析人們如何滿全其對自己的義務時,當然有理由十分敏感。


52 職是之故,吾人請爲雇主及廠主的信友們注意自己應盡的義務。你們的任務多次相當艱難; 因爲你們會經由違反正義的經濟體系接受了若干傳統錯誤;這錯誤以其不良影響左右了好幾代的人們。所可痛惜者,是某些公教信友,曾以其不良作風,促使勞工失却其對基督教會所有的信心。這些信友不肯承認工人應分享若干出自愛德的權利,卽使教會業經聲明,該權利是應當予以承認的。某些地區曾經禁止在其附設於工廠的聖堂內,朗誦「四十年」通諭;某些企業家到現在還反對吾人所推許的勞工運動,對這兩點,人們應當如何評議呢?教會所擁護的所有權,有時竟被利用來剋扣工人應得的工資,並剝奪他們的權利,這是何等令人痛心啊!



社會正義

53 除交換正義外,尚應實行社會正義。 這正義要人們親行某些爲廠主及勞工都不得推卸的責 任。社會正義,要求人人做到爲獲致公共福利所需要的一切。猶如身體,人如不給予每一肢體所需以發揮其作用的東西,便是對整個身體有欠周到;同樣,一個社會機構,倘不給予每一肢體,卽擁有人格尊嚴的人,所需以克盡其社會任務的一切,則對整個社會機構及其公共福利,有失照應。人若滿全社會正義所指定的任務,則其結果將使整個社會的經濟,在昇平和秩序中欣欣向榮,而日臻成熟;使國家生氣勃勃,活潑健壯。就如人體的健康,可由其正常的,精力充沛而效率卓著的活動,判別出來 一樣。」(29)


54 除非工人能由合理的工資取得足供其本身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 除非工人可以積蓄小小財 產,以倖免於各地蔓衍的貧困的毒瘡;除非設法透過各式公私組織使工人能在年老、疾病和失業時有以自給,便不算滿全了社會正義的要求。關於這點,理應重申吾人在「四十年」通論中所講的:「如果自然資源,自然供應,由技術和經濟事業的社會組織所產生的一切財富,能供給衆人及每人分享, 那末,經濟社會事業才能眞正穩定,並能達成它的目的,這些財富應該與需求相等,應能滿足需求和提供正當的舒適,並能增進人類幸福的生活文明,祉要謹慎將事,生活文明不僅不妨害道德,且對之有極大裨益」(四〇)(「四十年」通諭75)。


55 假使如經常遇到者,在發給工資上,私人無法單獨實行正義,必須雇主們透過一種聯繫,取得彼此間的一致——以避免發生不利與勞工的物價競爭——則僱主們必須擁護並促進這聯繫;因爲這是用以滿全其正義責任的正常方式。但工人亦不應忘懷自己方面所有愛德及正義的任務;同時應深信 ,只有這樣才能照應自身利益。(30)


56 就整個經濟結構來看——就如吾人在「四十年」通諭中所說——除非奠基於天主教教義堅實基礎上的職業工會,和各行業聯合工會依照時地的情形,團結一致,成立所謂法人,則基於正義及愛德的互助,打不進經濟和社會中去。(31)


研究社會問題

57 爲有效地促進社會工作,必須努力鼓勵人們,依循公教原則研究社會問題,並在天主創立的

教會權威下,將天主教法令及勸告,廣事宣傅,許多信友,在經濟和社會問題上,其作風所以不常值 得頌揚,多次因爲他們對教宗們有關社會問題所做訓諭,未曾深思熟慮。因此,各階層人士,按照各 人的教育水平,天天應接受有關社會問題的講授,以期天主教道理廣泛地深入勞工大眾中。天主教原則,應能以其穩健的思想照耀人的理智,並折服人的意志,使人取得生活的準繩而虔敬勤勉地滿全社會任務。這樣一來,始可避免吾人迭次埋怨的信友生活的矛盾與無恆。某些信友,表面上似乎滿全其宗教任務,但一談到勞工及職業問題,一談到經商及作公務員事宜上,則只有正直良心的虛表;他們的生活,不幸得很,與正義及愛德的光明正大原則,相去有若逕庭。於是,便給心志不堅決的人們, 樹立惡表,並授惡人以詆毀教會的話柄。



58 天主教報章對信友生活的革新,很能有助。天主教報章,首先應巧妙地以各種吸引人心的方 式,將教會有關社會問題的道理,清楚地灌輸給讀者。然後,再將敵人的陰謀,詳盡地予以揭穿,並 根據各地的經驗,指出用以反擊敵人的適當武器。最後,亦應陳明,如何始可免受共產黨人的欺騙。 共產黨人會以這類陰謀,將不少信德眞誠的信友,騙進他們的圈套裏。


勿爲敵人所愚

59 縱然在去年五月十二日的演講裏,吾人業經全力强調上述一切;但,可敬神昆,吾人仍然認爲必須再度喚起你們的注意。共產黨人在開始時,曾暴露了他們固有的萬惡面目;但一發覺各地民眾 走避他們,便改變了戰術,試圖以正確面吸引人的言論,來隱藏其真正的虛妄與詭譎,而達成其爭取 民衆的目標。


60 舉例來說,共產黨的首腦們,一經發覺人們熱中於和平,便假裝自己是最熱心於建立國際和平者;但一方面却鼓吹民衆從事血流成河的階級鬥爭;它方面則因爲他們體驗到和平的不可靠,全力從事無限度的武器製造。還有,他們成立許多組織或報章雜誌,表面上全無共產主義氣味,而其實 則是專爲將他們的邪說,滲透於非這樣無法打進的社團中去;甚至他們多次想盡方法,鑽入天主教組織中。在某些地區,他們骨子裏對自己的原則,絲毫不肯讓步,但却號召天主教分友和他們合作,以創辦慈善及愛德事業。他們所發表的主張,有時與天主教精神及教義完全吻合。在另一些地區,他們如此假善欺人,致使人們相信,共產主義在天主教根基很深,文化造詣較高的地區,一定溫和許多,一定讓人們自由欽崇天主並自由信奉各人所喜好的宗教。甚至有些人,由於最近蘇俄曾更動了若干法律條文,而夢想共產黨人在準備放棄其反對天主的政策



61 可敬神昆,你們應竭盡所能,免使信友爲共產黨人的陰謀所騙共產主義的本質便是邪惡無比的。凡立意保護基督文化,使它不沒落的人,在任何事上不得與之合作。如果有人爲共產主義所迷惑,曾經幫助共產黨人在本地立足,則他們將首先嘗到其錯誤的苦果。一個地區,其基督文化歷史越悠久而燦爛,淪入共產黨人手中後,其受無神論者的狂怒與殘暴,亦越爲可怖。


祈禱補贖

62 但,「若非上主守護城池,衛者必定徒然儆醒」(四一)。故此,可敬神昆,吾人誠懇奉勸你們,在你們教區內,全力恢復並日益增强祈禱與克苦精神。


63 宗徒們曾問耶穌基督,何以他們不能驅逐癲癇者的惡魔。基督說:「這類惡魔非用祈禱和齋戒不能驅出」(四二)。現代人類遭受的災禍,沒有其它補救方策,只有萬衆一心,以祈禱克己勤勉而聖善地進擊這人類公敵,始克有齊。尤其專門獻身內修的修士修女,值此險惡萬分之秋,吾人誠懇 地期望他們, 以加倍的祈禱補贖, 替教會獲致天主大能的援助 。 但願他們多多倚靠無原罪聖母的代禱;她曾踏碎了長蟲的腦袋;她是信友最安全的屏障及有力的救援。


第五章 公教社會運動


司鐸

64. 完成吾人迄今所謂拯救萬民的工作,爲將吾人上面所開的對症神方,付諸實施;爲首的工作人員便是耶穌特選的司鐸。天主給司鐸指定的主要任務是:謙虛而勤奮地在主敎及基督地上代表的指揮下,時時高舉信德的火炬,照耀整個人類,並激發信友仰望天上永福。教會經倚仗這種信德, 堅無不摧,攻無不克:「戰勝世俗的武器,就是我們的信德」(四三)


65 吾人特別提醒司鐸們,別忘記教宗良十三世要他們探望工人的勸諭。吾人除將這勸諭,視同出自吾人者外,順便加說幾句:「你們要探訪貧困的工人;而且,概而言之,要拜訪一切貧苦人們」, 這是基督及其教會的命令。果然,興風作浪的共黨人,特別注意貧苦大眾;他們利用貧苦大衆的不幸

遭遇,捏造事故,煽起他們對富有者的嫉觀心理,乘機鼓吹他們採取狂暴手段,對付一切他們認爲是 自己不幸的原因。假使司鐸不救助貧苦工人,使他們免受錯誤的偏見及謬論的蠱惑,則貧苦大眾勢必為共產黨人的宣傳所愚弄。



66 在這方面吾人固不否認,自「新事」及「四十年」通諭頒佈以來,已有了可觀的成就。吾人對主教和司鐸們的勤勉,深感欣慰。他們以相應的明智及謹慎,發掘並試驗適合於近代的新途徑及門路;但至今所做,仍不足以應付現代需要。就如國家危急時,凡與生活不十分重要,以及凡與防衛國土不直接有關的一切,應置諸次要地位; 幾乎同樣, 在社會問題上,其它一切, 卽使異常有益和良好,亦應將它放在保衞信德及基督文化的基本工作之後。所以,司鐸們,在各人堂區內,除應勤謹滿全管理信友的普通業務外,必須將所有至大至多的心力,用來替基督及教會爭取衆多的工人,並使天主教精神深入到脫離教會的組織和團體內。司鐸如此行事,則不必懷疑,他們將得到出乎意想的豐厚果實;這果實將是他們爲徹底改造人心而辛苦工作的酬報。這是吾人在羅馬及其它大都市內所目睹的事實。在偏僻的城郊,新近修建的聖堂一經落成,則本堂區信友所有各式善會,便蓬勃地發達起來。 同時,該地區的風化亦奇蹟似地煥然一新。足證已往這些地區的人們所以嫌惡教會者,純粹出自對教會的無知。


67 但爲管理貧苦弱小民衆效力最大,便是司鐸的善表。吾人在「Ad Catholici Sacerdotii」 (四四)通諭中,對司鐸應擁有的一連串美德, 曾予以陳述。 但作爲天主僕役的司鐸, 特別應以謙虛、儉樸、克己等聖德之光,照耀世人;使信友在司鐸身上,看到師傅天主耶穌的肖像。祂會滿懷信心地論自己說:「狐狸有洞,飛鳥有巢,人子却無放頭之地」(四五)毎天的經驗告訴吾人,自奉儉約的司鐸,謹遵福音聖訓眞正不爲自身利益着想的司鐸,常使信友受惠奇多,如:聖文生、聖維亞奈、 聖若瑟高道稜葛、聖鮑斯高等。反之,好貨財的司鐸,以收入和舒適作行動標準的司鐸,就如吾人在上述通諭中所指出的,雖不致邪惡到像出賣基督的如達斯,却不免等於「徒發空響的鑼鈸」(四六)。 這類司鐸,多次不唯不能使信友獲致天主的恩寵,而且構成信友取得聖寵的障碍物。司鐸無論屬於教區或修會,固然有義務管理經濟事宜;但不應忘懷,自己不獨有義務恪守愛德及正義的法令,而且應當特別努力成爲貧困者的眞正慈父。


公教進行會

68 神職人員以外,吾人時向公教進行會人員呼籲。他們維係普通信友,却是吾人鍾愛的子女。在某機會裏,吾人曾稱他們為「值此艱苦時期,天主給予教會的特別助手」。公進會的任務旣在使基督順利地爲王於私人、家庭及國家內,則其宗徒使命自然是以改造社會爲目標的。故此,必須恆心努力,使每位會員在可能範圍內,善加培植自己的心神,準備爲天主作戰。爲訓練會員(這是現代最重要而卓越的工作;訓練好似一切的基本;在一切活動之前,人必須先受訓練),最有效的,便是:爲學習而成立的研究會;其次,每週一次的社會問題討論會、演講會,以及其它各式意在以天主教原則尋求解決經濟問題途徑的組織。



69 接受了這種訓練的公進士兵,無疑地將在其同業人士間成爲上好的宗徒,並將幫忙司鐸宣傳眞理,減輕社會的神形疾苦;尤其在對神職人員懷有歧見,或對宗教十分冷漠,致使司鐸無從介入的 地區。他們在富有閱歷的司鐸領導之下,將英勇而慷慨地協助教會,幫忙工人事主救靈。這是吾人最關注的業務;因爲公進會,乃吾人賴以拯救吾人可愛神子——工人——免爲共產黨人的狡黠所迷惑的得心應手的工具。


70 公進會對個人的左右力,雖然多次不是公開的, 却常是極有利而且效率卓著的。 但除此之外,公進會員應以言語、文字,將教宗文獻內含有以天主教精神治理國家的道理,廣事宣傳。


71 公進會之外,尚有另一種作戰部隊,即吾人所謂輔助組織。吾人特以慈父的關懷,勸告他們在現代這種不能更重要的事業上,負起其最卓絕的一份責任。


72 此處吾人想到另一種組織,卽在同行同業的男女間之組織,如:工人、農會、手工業會、醫生會、雇主會、文人會;他們因彼此間文化水平的相等,而自然結合的適宜於他們生活情況的社團。 這些社團將吾人在「四十年」通諭中所謂的社會秩序,導入國家內,並將基督的王國,納入各式文化及工作領域內。


73 假使因經濟情況及社會形勢的變更,政府以爲應以特殊的律法,對這些組織,加以改組或管理,(不過,國家應當尊重私人自由及權利),公進會仍應針對情形,明智地研究,怎樣可以依天主教原則,解決目前的問題;並踴躍參加政府所建立的新組織,以設法將天主教精神灌輸進去。國家紀律及國民的親密合作,皆源出於天主教精神。


向公教勞工呼籲

74 吾人以慈父的熱腸,向可愛的天主教工人(青年、成年一併在內)致意。他們在這罪惡的時代堅持自己的信德,所得到的報酬,乃是負起光榮而沉重的任務。他們在主司鐸指揮之下,應將其廣大的勞工弟兄替天主及教會爭取過來。工人之所以憤恨不滿而離棄夫主,乃是因為人們未曾給予他們公平的待遇及尊重,天主教工人,應當向迷失正路的同業,以言以行-聲明教會是一切勞苦疲倦及遭受痛楚者的慈母,她從未遺棄,亦將永不遺棄其衛護子女的職責。倘若在礦廠及工廠內進行這任務時遭受不便,則公敎工人應記起耶穌基督萊;祂不單給人樹立了勤勞的榜樣,而且亦樹立了忍耐的芳表。



團結的重要

75 吾人滿懷信心,再度呼籲教會的子女們,努力促進團結,無論他們有什麼社會地位,出自什麼民族,亦無論他們屬於那個修會或善會。天主教信友間的不睦,不止一次使吾人感到異常痛心,這些不睦雖然造端於無謂細故,但終於釀成大禍。它使同一教會慈母的子女互相毆鬪,致使少數煽動者利用機會,將這失和予以尖銳化,以達成他們所願望的目的,而造成天主教信友互相仇視的局面。雖然新近所有事變,已充份證明這點,吾人似乎不必再事曉曉,但因若干人尚未了解或不肯了解這點, 故吾人認爲應當再度提出。凡在天主教信友問從事挑撥離間者,在天主及教會前,應負可怕的責任!


呼籲一切信仰天主者團結起來

76 爲了抵制立意由人們內心拔除神的觀念的「黑暗勢力」,吾人希望信仰並欽崇天主的大部份 人類,同信仰基督的人們有效地團結起來!


77 讓吾人重複五年前在「Caritate Christi」通諭(四七)中所做號召,大家應精诚合作, 竭盡所能,拯救人類於這嚴重的威脅!


78 誠如吾人當時所說:信仰天主既是社會秩序的基礎,又是人世間一切權力所以立足者,故凡不欲見到無法無天的騷動局面者,應全力奮鬪,以阻止仇視宗教者,實現他們公然狂喊的主張!


79 可敬神昆,到現在,吾人對教會在言論及行事方面所有職責,已做了確實及決定性的介紹。 教會由其創立者及其靠山基督,接受了這職責,目的在給人類社會灌輸天主教精神,並挫折共產黨人 的企團。同時,吾人亦呼籲了全球各階層人士,一同與教會分擔這職責。


國家的任務

80 但在這事上天主教國家亦須與教會合作。國家使用的手段雖係外在的,但對人内心不能沒有其特殊左右力。



81 故此,執政者應全力制止萬惡的無神論滲透民衆而貽害國家。沒有天主,人世間的權力無從立足。沒有永生天主的聖名,一切契約均歸無效。吾人認爲理應重視吾人在「Caritate Christi

通諭中所鄭重聲明者:「沒有良心的保證,沒有對天主的信仰及敬畏,人間的交往何能持續,契約何 能生效?這基礎一旦遭到顯覆,一切道德律勢必淪落,任何事物不能阻止民族、家庭、及人類文化陷於毀滅」。(32)


82 此外,執政者應特別關照國民的生活需要;否則,無論多好的政府,亦必注定倒臺。尤其應替家長及青年提供就業機會。爲這成此目標,應使富有者爲公共福利,接受國家及富有者自身所賴以 存在的任務。執政者的這類決定,應能真正使確實富有,同時其財富又日益增厚,因而貽害他人的豪富者,實行承擔這任務。


83 對處理國家財政,執政者應知自己有責任對天主及民衆清交賬目。執政者的智慧與廉潔應堪 爲國民的師表。現在各國較諸往昔,更受到經濟恐慌的威脅。掌握借大財富的政府,尤應將由國民以辛勞及血汗所賤來的金錢, 涓滴歸公, 並努力增厚之。至於其他官員及低級公務人員, 亦應在良心上,善盡厥責,取法吾人祖先所景仰的俊傑, 他們會爲國爲民,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關於國際貿易,首先應掃除出自猜忌和敵視心理的人爲的經濟障碍;因為人類都爲天主所送,同屬一個大家庭。


國家應讓教會自由行使其職權

84 同樣,國家欲有效地抵救人類於現有的危急,應該教會自由善盡其由天主接受的救人靈魂的任務。現代全球各國最注重精神動員,這是十分正當的。因爲攻治罪惡者,先應著手於罪惡的根苗, 而這根苗便是人心。 由於思想的腐化,才有洪水猛獸般的共產主義。但爲有效地振興宗教,改善風化,不容爭論,教會是最有力而出色的。故爲人類公共福利計,教會的活動不應受到任何阻撓。倘政府不此之圖,只求以經濟和政治來達成目標,則勢必而入危險的錯誤中。倘若將宗教由學校及青年教育以及公共道德生活裏放逐出去,倘若神職人員以及神聖的禮儀爲人所蔑視,則共產主義原則及政策所從出的唯物思想,便自然猖撅起來。果然,任何有組織的人力,任何人世間偉大而崇高的理念,未有能制服過度追求世財的貪婪之情者。


85 但願掌握民衆命運的人士,注意各民族所遭受的危機,日益覺悟自己有義務,停止其阻難教會履行職權的政策!何況,教會之說法助人抵達永生,自然有助於獲取並增進現世的眞正繁榮呢!



呼籲誤入者歸正

86 在結束這通諭之前,吾人亦立意向患着赤色病症者,或正要染上這病症的子女們致意。吾人誠心敦請他們接受吾人出自慈父胸襟的勸導。吾人熱切所求天主光照他們的心靈,使之脫離導致毀滅的坎坷歧途,而明認耶穌基督為人類唯一救主。「天下沒有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四九)。


結論

87 最後,爲使人類所渴望的基督的和平,加速出現於基督的王國中(五〇),吾人特將教會對抗共產主義及其無神論的運動,置諸教會主保大聖若瑟的蔭庇之下。


88 聖若瑟旣屬工人階屬,又會和他辛動照料的納匝肋聖家,親身嘗到貧困的苦頭。黑落得王遣發劊子手謀弒聖嬰時,聖若瑟會承擔了保護耶穌的重任。聖若瑟一生忠實地善盡了自己每天的職責, 堪爲以十指詡生的勞工們的表率。聖若瑟榮膺「義人」之雅號,是正義的傑出楷模;而這正義,恰好又是人類社會生活應遵循的準繩。


89 吾人以信德的目光仰視上天,好似首任教宗伯鐸所講的「新天新地」(五一)依稀在望。幾時,散播騙人的謬論者承許人們的「地上天堂」,爲如此衆多的罪惡與痛苦所捲沒,救主耶穌在默示 錄上預許:「看!我來更新一切」的綸音(五二)恍惚柔美地由上天響徹於地。


90 可敬神昆,現在吾人高舉慈父之手,給你們和你們每人所負責的神職人員及信友,乃至全球

公教大家庭,降以宗徒遐福。


頒發於羅馬聖伯鐸大殿,1937年3月19日,普世主保聖若瑟禮;吾人升任教宗後第16年。


hf_p-xi_enc_19370319_divini-redemptoris
.pdf
Download PDF • 168KB

本文摘錄自➡ 天主教與共產主義,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編印,中華民國66年7月初版(1977)《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1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