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已更新:2023年9月25日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一、台灣的風景線

福建的對岸有一形似芭蕉葉的島嶼浮在海面上這就是號稱 「美麗島」(Formosa) 的台灣(Taiwan) 全境崗巒起伏懸崖 世 壁立林木葱鬱氣候溫和又有「常綠國」之稱。


福建通志海防考之記載台灣之發現在隋代「隨唐中遣虎賁陳稜略取澎湖地謂其嶼屹立巨浸中環島三十有六(今六十有三)如排衙居民以占茅爲廬舍推年大者爲長以漁畋爲業宜牧羊散食山谷間各剺耳爲記。···」


據現代世界史的記載台灣最初發現歐洲葡萄牙人西班牙人以及荷蘭人足跡的到臨是在十六 - 七世紀時期嗣後盡爲本島番民驅逐出境至十八世紀時台灣始列爲藩屬歸中國統治一八九五年中日戰爭之後台灣才劃入日本帝國的版圖。


台灣的面積有二‧二三二平方里人口據最近統計約有五百 餘萬其中日人十八萬華僑四百餘萬外人約有五萬多本島居民及 土著約有三百六十萬人土著有生番熟番之稱番人的種族大別可 分爲七種:一、大野兒族 (Taiyall Tribe) 二、保隆族 (Bonnun Tri- be) 三、曹米族 (Tsuaumie Tribe) 四、培旺族 (Paiwan Tribe) 五、阿米族(Amie Tribe) 六、亞米族(Yamie Tribe) 七、晒隨斯族 (Saisatsat Tribe) 。日本統治台灣後對這些番民是「剿撫兼施」 但番人雖然野蠻,却不甘作異族的馴服奴隸根據統計自一八九五年至一九二〇年,番民六百七十二個社中,歸順日本的只有五五一 個社,可見日本帝國主義的「德政」還不能完全達到這些「化外的頑民」。因此日本對這些番民採用「五里計畫」,就是說每年向生番棲息的深山裏推進五里,實行個別擊破的焚殺政策這是日本 「開化」台灣的基本政策之一。


台灣人民大多數業農農作物出產之大宗,首稱米、茶、糖蔗和西米。他如竹,樟等熱帶植物亦頗繁殖,礦產以石煤之產額爲最豐饒。


台灣在世界貿易中所占的份兒,一九一三年爲〇.〇,一九二八年爲〇.三,一九三二年增至〇·四。根據台灣總督府財政局統 計,一九三六年台灣的貿易流轉突飛猛晉,突破六億日金以上,其中關於對外貿易輸出占二千六百萬日金,輸入占四千五百萬日金,關於對內貿易移出三萬二千三百萬日金移入二萬二千三百萬日金。


台灣以糖米爲出口之主要項目前者占其輸出百分之六十後者---二十。這是日人採用台灣農業專門化政策的結果。這樣一來台灣就被牽入資本主義世界貨幣---貿易的漩渦,而台灣千千萬萬的勞動者的生命也以國外市場上「糖的景氣」爲轉移了。台灣的貿易主要以日本爲對象其中雅片,食鹽,樟腦和酒是歸日本專賣的。日本輸入的百分之三十輸出的百分之三十五是依靠台灣和朝鮮,在比重上說它們是占着日本對外貿易之第一位。


台灣人多信奉佛教及道敎,其次爲齋敎 ( 折衷儒佛兩敌之教派)和基督敎,其中耶穌教徒比天主教徒爲多。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日本人在台灣的教育設施,是以民族線來劃分的,所謂小學專供日人子弟攻讀,公學則專敎華僑及番人,台人要享中等以上的教育很不容易,至於出國留學,甚至要遭「面斥」。


二、 台灣怎樣被投入奴隸的牢獄

台灣在資本主義發展的曙光期,已成爲許多國家掠奪的對象了。最初殖民到台灣的是中國,但中國在那裏沒有創立起穩固的基礎,因此,台灣在荷蘭人佔領以前還是中國及日本海盜的逋逃藪。荷蘭自東南海的殖民計畫成功之後,於一六二四年盤據台灣的西南部接踵而來的是西班牙人,它於一六二六年佔領台灣的北部,及至一六四一年後者完全爲前者所排擠。荷蘭人統治台灣繼續三十八年之久,計從一六二四年至一六六二年。


一八四〇年雅片戰爭時,英國的軍隊曾侵入台灣,不久便撤退。一八五八年英法聯軍之役,成立天津條約,開放台灣。一八七四年日 本正式開始遠征台灣了。一八八四年中法戰爭,次年成立和約宣佈台灣爲自治國。一八九五年當日本認定中日戰爭已有勝利把握時,日本的軍界就熱烈地討論領土的侵佔問題,陸軍主張兼併遼東而海軍則主張佔有「南進的橋樑」——台灣,從此台灣就脫離了中國的機體。這個時候英法甚至德國也想分嘗杯羹,但因它們的地位遠不及日本的便利,英國終於拒絕中國政府以台灣割歸英國的提議,德國則轉其尖鋒佔據膠州灣,而法國也以日本開放台灣爲各國 船隻自由出入的海峽爲滿足了。


自日本佔領台灣之後,西班牙深懼日本勢力之南侵,於一八九 五年與日本訂立特殊的協定,規定以巴士海峽(Bashi) 爲界,西班 牙不再向北侵,日本則不可南進。及至一八九五年美西戰爭,西屬菲律濱爲美所佔領,一八九九年德國又收買加羅林等三系大羣島,這 個條約的意義已經消失,日本現在已以台灣爲根據地着着南進了。


三、 日本爲什麽要奪取這個蘋果

日本帝國主義的膨脹,基礎上也如其他資本主義強國一樣,在獨占的腐蝕階段,為要適應其內在的擴展率,而肆行對外的侵略。但 這絕不是說一切帝國主義殖民政策的每一部份都是相同的,資本主義國家殖民方法的形式和内容之差異,首先是由每一帝國主義宗主國內部社會經濟結構及其資本主義發展歷史上形成的特徵來决定的。


日本帝國主義是在軍事專制制度的條件下發展起來的,它境內保留有許多封建的殘餘。在這個基礎上所產生的日本帝國主義之殖民地侵略,自然具有軍事封建的色彩,和西歐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殖民地侵略,有很大的差別。


首先由於採用半封建的方法剝削國內勞動大衆的結果,造成日本人民購買力之低微,造成日本資本主義發展內部市場的狹窄性,這使日本大大地倚賴國外市場,特別是殖民地的掠奪,因此殖民地的膨脹,無論領土上或經濟上都構成日本帝國主義整個制度之主要練環。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如果我們說英法及其他國家,它們的佔領殖民地是獨占資本要求的一種表現,獨占資本是它們政府的實際領導者;那末日本就不同了,雖然在佔領台灣時,日本現代經濟的機構已具雛形,但牠的資本還很薄弱,那個時候日本還沒有達到帝國主義的水準。可是日 本的資產階級在這個時期已很明白它自己的前途。我們知道日本獲得台灣之後不久,就擬着手創辦台灣銀行,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 候,它把日本佔領台灣的目的完全顯露出來了。


『台灣銀行是台灣的財政機關,它資助全島工、商以及私人和國家的企業,它推動全島富源之開發和刺激經濟的進展。』


日本佔領台灣進一步的目的,是在傳播其活動於南洋羣島及華南:


『現時台灣已落在我們的手裏,大日本已找到適當的機會以擴大其領土。政府一下手就會調整其殖民地化的事業,這塊土地成爲實現我們將來偉大計畫之根據地。它南端離菲律濱、香港、安南、新加坡不遠,與南洋羣島並列,架起一座天然的橋樑它們都應歸附日 本帝國的統治之下,但這一切都是將來的事業,台灣是這樁事業的保證。』


三十多年前日本資產階級割據台灣時所預定的「 偉大事業」,現在已成爲它殖民地侵略的明確目標,而加緊促其實現了。


四、 台灣是被絞汁的檸檬

根據日本官方統計,日本帝國總面積,本土只占百分之十七‧ 六,其餘的百分之八十二·四盡是殖民地,滿洲及南洋委任統治地都包括在內。它僅次於英法而列爲世界最大殖民帝國之第三位。日本全部生產品的百分之十三是靠台灣朝鮮和滿洲來消納的,只這一點,已足證明日本倚賴殖民地的程度很高再加上軍事封建帝國主義剝削的特質,使日本殖民地人民所受的榨取比別的國家的殖民地人民都要厲害些。


日本資本主義吸取利潤,有兩僴基本來源,一是剝削日本境内的工農勞動大衆,一是帝國主義軍事封建的掠奪殖民地。台灣就是最初受到日本帝國主義軍事封建掠奪的國家之一。日本總督在台灣所施行的財政政策和捐稅制度,就是日本軍事封建剝奪台灣國民收入的實例之一。台灣的人口稅平均比日本多倍半,比安南多二倍,這樣的高稅率不僅在日本的殖民地中爲罕有,同時也打破全世界殖民地中最高的紀錄,日本就用這樣的手段造成台灣 財政的 「獨立」而且補足了日本財政資本先天的不足。關於這點甚至台灣的總督自己也承認『我們爭取財政地位的穩固,榨取了人民的全部血汗,無論如何要達到宗主國負担的減輕,由這種設施所生的惡果,不僅對外國人,就是對台灣的新移民者,也不能預料的。』


再,日本在台灣「調整」土地所有權,實際上是用獨特的方法, 把台灣人民的土地交給日本資本主義的公司和日本的地主,結果 使台灣的土地所有權大大地集中起來。這裏所施行的剝奪土地的方法,是各種各樣的,從藉口缺乏正式管業契約,由國家加以沒收,直至借助警察依照「官價」「收買照」都採用着。


日本對台灣幾種重要物品專買以及禁止台灣人民自己組 織大規模的糖業製造廠,這使台灣的土著資本比朝鮮受着更大的壓迫。日本在台灣股份公司支付資本中的份兒,是百分之九〇·四,在朝鮮則只有百分之六十二.五。


一九〇二年日本在台灣設立一家製糖公司,最初資本只有五十萬日金,至一九二七年擁資竟達五萬萬日金以上,就是說在二十五年中資本增加了一千倍。無疑的這家糖業公司的投資是日本在台灣的最大企業投資之一。但我們應當看出一點就是這樣鉅額的資本並不是從日本輸到台灣的,是日人用刺刀在台灣人民身上榨取去的超額利潤之一部份的積累。日本採用了軍事封建的剝削方法,創立台灣殖民地束縛的財政基礎。在此種情形之下台灣的國民經濟完全受着日本所控制,它成爲宗主國農業原料的附庸了。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台灣 (亞洲弱小民族剪影) 吳清友,民國26年(主曆1937年)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

台灣差不多完全缺乏重工業。就是紡織工業的發展比朝鮮也要薄許多。日本資本在台灣主要只是朝着製糖工業,因爲在台灣的自然條件下,這是最有利可圖的部門。一九三一年下半年日本一家獨占公司在台灣糖業的投資利潤爲百分之十三·十五(13.15%),一九三三年爲百分之三十四·十七(34.17%),因此,一九三三年台灣雖然發現了豐富的煤油礦,日人甚至稱之爲「日本煤油的寶庫」,但這個寶庫現在還沒有開發。原因非常簡單,因爲在日人統治之下殘酷地施行超經濟的剝削,那裏一切企業資本之有機構成非常低,而利潤往往是超額的,如果開發這一重工業部門---煤油,不僅需要很大的資本,而且需要現代化的機器,就是說要減少徒手勞動,結果會損及日人荷包的充實,所以在日人的如意算盤之下,寧願「貨棄於地」了。從這裏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果,在財政資本的統治之下殖民地重工業真正的發展是不可能的。


台灣的人民除經濟上荷着不能負担的超經濟剝削之外,在政治上也毫無地位之可言。

日本的警察在台灣一手拿刺刀,一手拿聖諭,對於土著操生殺予奪之權。在台灣東部勞動力的供給是由警察强制分派的,工人一得命令無權拒絕工作。


日本在台灣遍佈猛於虎狼的苛政,什麼「六一法」「六三法」 「保甲制度 」「匪徒懲罰令」,不勝枚舉。日人田川大吉郎在其所著的台灣訪問記中曾說到日本統治台灣的政治,比較朝鮮更爲殘酷,更爲專制『

一、總督任陸軍武官時,得兼任軍隊司令官,這種是台灣有而朝鮮無。
二、地方選舉制度,朝鮮有而台灣無。
三、保甲制度,台灣有而朝鮮無。
四、朝鮮有朝鮮文字的報紙,而台灣則無。

』在這些制度之下,台灣人民所處的簡直不是「人間世」,而是「修羅場」!


五、 台灣人民不是羔羊

自台灣產業與世界市場發生結構上的聯繫之後,台灣農村和城市的階級分化日益顯明,但此種鬥爭是與台灣的民族鬥爭交錯起來的,因爲在台灣的日本人大多數都是代表統治、特權階級的至 於台灣的大多數人民,則是代表被壓迫、被剝削階級的,這是台灣反帝運動之動力。


遠在中國統治台灣的二百年中,台灣的民族解放鬥爭就沒有停止過,當時在台灣的民間,流行一種『五年一戰,不算大戰,三年一 戰,不算小戰』之歌謠,及至台灣爲日本所兼併(一八九五年),至一九〇四年,台人對於日本官吏及警察的襲擊達十九次之多。在這個時期中,爲日本屠殺的「叛徒」有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人,被捕入獄的有二千九百九十八人。從一九〇四年至一九一五年台人襲擊台灣政府機關的陰謀和暴動有十次,其中最大的爲一九〇七年的蔡淸淋革命,這些革命雖均爲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所踏碎,但其 偉大的歷史意義是不可磨滅的。大戰後,台灣的民族解放運動更走上 有組織的階段,作爲反帝鬥爭機關的「台灣文化協會」,「台灣工友同盟會」,「農民協會」等,相繼成立喚醒民衆,促進革命的工作進行不懈。一九二一年台灣民眾領袖一百七十九人連名向日政府要求,組織台灣的國會不僅未邀獲准,而且領袖悉遭逮捕,一九二八年又舉行第九次的請願,簽名者達二千餘人,但均爲日本帝國主義暴力所鎮壓。


台灣的民族解放運動中,我們也不能忽略台灣「野蠻」生番抵抗異族統治者的英勇行爲。一九三〇年十月台灣所爆發的暴動就是由生番所主動的。一九三三年生番又掀起抗日的旗幟,日本竟利用最「文明的」利器---飛機,坦克,毒瓦斯,大施撻伐,一九三六年五月一日台灣民族擊殺日警二人,並散發傳單,列舉日本的罪行,且要求台灣民衆一致抗日,同年十月十八日台灣志士再度圖謀大規模的復國運動,事敗,被捕者達四百餘人,可見台灣人民爲着自己民族的獨立和自由作過何等偉大的犧牲!


本文節錄自《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世界知識半月刊 第五卷 第12號 民國26年3月1日,第658頁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