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已更新:1月23日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亞洲紅禍記,喬治。克里爾 著, 中華民國38年再版,南京,中央日報資料室譯 《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第廿一章 共產黨的力量由何而來

中國共產黨可以說起源於一九一九年的一次會議上,在那個會議上越飛會同意孫中山先生的意見,就是中國並不需 要蘇維埃制度。或者說是起源於一九三五年的夏天,那時折謂「長征」的殘存者,正到達了荒涼的陝西。或者說是起源 於一九四六年,那時由於馬歇爾强迫蔣介石對共軍度停戰,凸得挽救了共產黨垂危的命運。


毛澤東獲得美國一般黨員政客們的捧場支持之後,越發令人相信由於他的勝利及成長,可以證明中國共產黨乃是中 國人民的「真正代表」。可不是嗎?假如地未獲得人民大衆的熱心支持,牠如何能够以一個流竄性的少數黨,竟一躍而 據有今日龐大的勢力呢?無數的「被壓迫者”,給新投向共黨希望獲得解救,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解釋嗎?這種話在表面 上似乎很有道理,經是細加分析,我們才知道并不是如此。


共產黨很少打日本人

我們看在中國整個的抗戰期間,在所有各大城市的保衛戰中,在廿二個著名的大會戰中,都是國民黨的軍隊在敵方 壓倒的優勢下面來拚命,共產黨向未參加過這些戰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當蔣介石統率的軍隊正在幾乎絕望的掙 扎期間,共軍却乘機來擴展地盤,佔據村鎭,强征壯了,搶奪武器及糧食,甚至截擊國軍。林語堂對這事曾經有過深刻 的描寫:「當共軍宣稱曾殺死一個日本人時,他們這時至少已殺死了五個中國人………在他們宣佈應歸諸他們的功績的每 年幾百次的作戰中,共軍作戰對象大半是本國人,而非敵人日本。」


在史迪威與蔣介石意見不和以前,他也對其產黨這種叛逆行爲表示譴責過。他在「手稿」裏面說:

共產黨簡直是往地獄裏鑽,北方的四十九個軍的三分之一,都在反對他們。共軍掛了中央的名義,可是却去攻 擊中央軍。中國人不能渡黃河,假如渡過黃河的話,必定受到日本軍和共軍前後的夾擊。


共產黨不能以武力去收復東北、熱河、察哈爾和山東,但却能從蘇軍手裏換禮品一樣接收過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蘇聯軍隊無恥的違反中蘇條約,在共軍未能到達這個地區之前,故意不撤退,也不讓政府軍隊來接收。大連及其 他港口,并未交給中國政府, 反而轉移到共軍手裏去了, 當美國軍艦儎運中國軍隊試圖靠岸的時候, 竟遭受到共軍的 轟擊。



東北在日軍投降後,所遺留的大量步槍、彈藥、飛機、坦克車、卡車、重砲等均歸共軍來支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 事呢?當共軍補充了新式配備,戰鬥力突趨增强的時候,政府軍隊正因爲連年戰爭,極爲疲憊,彈藥也至感缺乏,並且因爲缺少卡車等交通工具,行進異常遲慢而且備極勞苦。


馬歇爾救了共產黨的命

共軍雖然獲得若干便利,可是仍然一仗 仗的敗下去。政府軍相繼收復東北邊個重要的都市,如長春、吉林,并且 把北寧鐵路——東北的生命線——沿線共軍肅清,又佔領煤礦及鋼鐵工業等中心城市。共軍後來的所以挽回失敗的命運 ,可以說完全由於杜魯門的特使——馬歇爾!I的干涉。美國促使政府頒佈四次停戰命令,使共產黨從垂危的狀態中獲救。


共產黨之所以能够繼續存在與成長,我們祗有研究一下牠一向來所應用的技術,才能獲得完全瞭解。美國豪院外委 會的一個小組委會,最近會對世界共產的戰略和戰術,發表一個報告,據說:

在一九二八年的時候,除掉共軍控制的地區以外,中國任何地方都沒有共產主義的存在……在若干地方,是被共產黨的地方「土幹」盤據着。這些人都受過相同的訓練,他的軍隊倒是能够固守一個業已據有的地區,他們並把這個地區的人民視爲共產中國的人民的一部份······在自由地區裏,共產黨很難能說服一個人的,在歷史上牠也從沒 有獲得多數過,但是在牠控制到一地區後,牠自然可以獲得很多被强迫的羣衆。


關於方法方面,林語堂也寫的很詳細的:


共產黨動員人力和物力,較之政府方面澈底的多,這是因爲共產黨控制人民的生命,嚴厲萬分。共產黨地區裏 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信仰自由,他們把人民編組起來,施以恐怖手段,在軍隊裏面和行政機關裏面,他們以祕密小組和地方委員來嚴格控制。他們能够導演一幕包辦制的人民選舉,他們用恐怖政策來對付這些敢於反抗或拒絕合作 的人民。他們嚴厲施行黨的紀律,黨可以控制一切,黨員都賦有特權。他們實施-坦白」與「清算」,手段異常的 激烈與野蠻。最後,他們把地主和佃農掉換位置,謂之一大翻身運動」。


在中國抗戰時的首都重慶,任何人都能够公開自由的批評政府。但是在共產黨區域裏,人民都必須要歌頌共產黨, 絕不能說任何反抗的話,在共黨控制區一般農民的衰頹,已是顯然的事實,一個政權可以由人民是否敢於發言反抗牠來 作最後的試驗,這個漂亮的試驗,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民主」,我很願意聽一聽從延安回來的外國記者們,告訴我們他 能够在共產區裏找到一個不歌頌共產黨政府是一個最完善政府的農人。


怎樣脅迫人民死

華北統帥傅作義將軍會對林語堂的話做了很多補充。傅氏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