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中華民國37年5月(1948),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已更新:9月12日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中華民國37年5月(1948)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家經濟穩固剿匪軍事達成預期目標 蔣中正

自從本屆國民大會開幕以來,到今天已有十多天了,在此十多天之中,代表諸君爲國辛勤,已使大會獲得許多成就,本人今天首先要代表政府向諸君表示謝意。我們在這匪氛猖獗,社會動盪的非常時期,來召開國民大會,實行憲政,我想代表諸君,一定都知道這次大會召開的意義,决不同於尋常的集會。而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集會。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台灣觀感 魏汝霖


第一 台灣簡史:


台灣在唐朝以前。尙少吾漢族踪跡,宋元以後,始漸有渡海遷徒者,宋至元間,設巡檢司於澎湖,是爲正式隸我版圖之始, 明初海宇清平,無業遊民,聚嘯其地,當時國人皆視台灣爲荒嶠,不屑經營,逐成逋逃淵藪,海盜出沒之所,而予外人以覬覦之機焉,明孝宗時, 荷蘭、西班牙、蒲萄牙等國人,相繼來遠東,航行中國海,經過台灣,見該島風景絕佳,逐名之曰,富而磨沙 Formoso 意卽美島也,至今台灣之英文名字仍沿用之,即本於此,明天啓二年,(公元一六二二年)荷人率十七艘據澎湖,明軍拒之不克,後復於台灣南部鹿耳門登陸,設政務廳,築赤嵌城,積極經營,不遺餘力,公元一六四〇年西班牙人一度登陸基隆,佔據台北,後約爲荷人舉兵逐走之,明末大亂,清兵入關,閩粵同胞避難渡台者十餘萬人,順治十七年(公元一六六〇年)鄭成功以在閩兵力單薄,圖勤王室,不堪久守,乃率兵兩萬五千人船艦百餘支,由廈門直迫台南,先下赤嵌城,進圍安平城,凡九閱月,荷人知不敵,乃以城降, 荷人統治台灣歷三十八年,至是爲我所收復,不幸翌年成功病歿,子經嗣立,在位二十年,清軍平定江南後,渡海據澎湖,急攻台灣,時經歿, 其子克塽年幼,遂降,時爲康熙二十二年六月,鄭氏治台計三代,共二十二年而亡,光緒二十一年,中日戰爭失敗後,割台灣於日本,是年六月一日清使李經芳會新任台灣總督樺山於澎湖每次舉行台灣授受式,於是台灣全島與二百六十萬同胞,逐暫爲日本所有矣,當時台灣同胞,不欲甘作亡國奴,乃有獨立民主國之議,公推台灣巡撫唐景松大總統,防務總辦劉永福副之,同年五月二日,正式建國,年號永清,製國旗藍地黃虎,日政府得訊,派陸軍中將能久親王,率近衛師團協同總督樺山率海陸以武力奪台,先後作戰五閲月,卒以大勢已去,外無援助而敗亡,日親王能久在彰化督戰陣亡,日人飾言中疫,可見戰爭之猛烈,日本武力佔台,迄今五十年之久,直至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我主席 蔣公領導抗戰勝利,日本投降,始光復故土,台灣區之受降大典,於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在台北公會堂舉行,中樞特派台灣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陳儀上將主持之,日方代表爲日本第十方面軍司令官兼台灣總督安藤利吉大將,當場恭簽降書,至是淪陷五十年之台灣,仍歸祖國。


第二 地誌概況:


台灣位於我國東海與南海之間,合本島及澎湖列島新南羣島,並其附屬島嶼,而爲台灣省之總稱,海上往來,四通八達,內則與閩粵唇齒相依,以地理形勢言,在國防上關係紊重,全省面積,三萬五千九百六十一方公里,約爲福建省三分之一,轄八縣及九個省轄市,以 台北爲省會,台南爲昔日政治經濟文化之中心,有如北平,台中位於中部 ,亦一較大城市,基隆與高难爲南北之兩大港口,港灣形勢優良,萬噸級艦船均可停泊,人口約六百萬左右,光復前日僑總數爲四十萬人,現已全部遣送完畢,高山族爲臺灣最早之民族,現僅有十餘萬人,居於臺省高山地帶,氣候因地近熱帶,故雖在冬季,除高山外,不見雪霜,因有海風, 雖盛夏中午,在室內與樹蔭下,亦不覺酷熱,臺省每年平均雨量約二千五百粍,堪稱豐足,北部基隆雨量最多,有雨港之稱,每年七八九月間,颱風自洋面東來,常有損害,因連接太平洋地震地帶之一部份,故地震較多 ,每年平均三百次以上,惟爲害尙少,產業方面有米——甘蔗——茶及各種果類,森林面積亦甚廣,約爲全省面積百分之七十,工業方面以製糖樟腦業爲主,另有鍊油廠製鉛廠規模亦甚宏大,漁業平均年獲十餘萬噸 ,交通除鐵路外,公路網亦甚發達,重要鐵路,均爲雙線,較目前國內便利殊多,海運與空運,在臺北以基隆港,在臺南以高雄爲基點,至滬-閩-粵-港各地均有定期航線。


第三 觀感:


一、開山王鄭成功將軍:鄭成功將軍,福建南安縣人, 初名森,父芝龍本臺澎海盜顏思齊之黨徒,母田川氏,爲日人,崇禎元(公元一六二八年)芝龍受招撫,逐棄高降歸,福建巡撫熊文燦,並授以沿 海防禦提督,清兵入主中國後,芝龍等奉明唐王卽位於福州,成功入侍, 唐王深愛之,賜姓朱並改名,封忠孝伯,後芝龍叛明,引清兵人啊,唐王 退汀洲,絕食而死,成功憤叛國,率所部據金廈,圖勤王室,順治十七 年(公元一六六〇年)率大軍北伐,由崇明入長江,克鐵江,進迫南京, 旋中淸緩兵之計,敗退入海,翌年鄭將軍以金廈單薄,有入臺灣之議,適臺荷軍譯官何斌,攜地圖來謁成功乃率兵兩萬五千人艦船百餘艘,由金廈 直迫臺南,先下赤嵌城,進圍安平城,我僑胞苦荷苛政,亦羣起響應,圍城幾九月,荷人知不敵方投降,成功克臺灣時改名東都,設承天府,聘 謀士陳永華制法律,與學校,實行寓兵於農,明宗室遺臣,相繼沙沙而至者甚多,清軍畏成功乃迫芝龍勸成功降,未果,怒而誅芝龍,並令沿海 三十里住民,遷往內地,禁通海洋,爲堅壁清野之計,康熙元年(公元一六六二年)成功不幸病歿,年僅三十九年,臺人哀而敬之,稱爲開山王,迄今臺南城內,猶有延平郡王祠,乃崇祀鄭成功將軍之廟也,正殿塑有成 功像,左右兩廡,供奉有明室來臺遺臣甚多,祠內尚有兩轎,一爲中式, 一爲日式,每年五月十六日,抬成功神主巡街,中國人拾中式轎,日本人則抬日式轎,同時在此祠之左側,日人又建一詞,名爲開山神社,亦爲紀念成功者,成功首先登陸攻下之赤嵌城,(赤嵌城之名仍沿用臺灣土人之老稱呼)-昔爲海岸,今已變爲陸地,在臺南城之中,利用遺蹟,建爲紀念 樓,內有荷蘭盤據臺灣時之城堡,建築模型,及成功上陸作戰經過一覽圖 ,荷軍向成功投降之汕畫等,荷人最大之堡壘爲安平城,至今遺蹟仍在, 城分內外兩層,雖面積不大,而側防設備,極爲鞏固,成功隔海來攻,歷 時經年,始告克復,吾人緬懷往績,應某所以永保,方不負鄭將軍創業之 艱難焉。


二、偉大的吳鳳:吳鳳字允輝,臺中嘉義市人,少時愛讀書,知大義 有豪俠之氣,康熙時代臺胞與土番,已有來往,當時有通事之設,即在漢 番交界處,辦理一切事宜,吳鳳卽爲阿里山通事,管轄大小四十八社,每社有酋長一人,阿里山土番,性極凶猛好殺,惟因吳鳳公正嚴明,咸敬畏之,番俗每值秋收季節,卽以漢人充祭禮,聚衆歡呼,以歌頌祖宗之雄武,以往任通事者,爲制止土人亂殺之風,乃與各酋長約定,每年秋收祭祖時,自動送與土番漢人男女兩名,此外不得亂殺,但土番并不遵約停殺, 待吳鳳接任過事後,認爲此種殺戮政策,極不人道,决心改革之,除以恩威制止土番殘殺外,對秋收祭祖,乃送牛兩頭,以代之,如是者已五年, 適番區歉收,酋長等議決,非再殺漢人祭祖,無以再獲豐年,吳鳳力勸之亦不從,並謂如非殺不可,則殺余本人,番民不允,吳鳳乃云:「如非殺不可,則可於九月二十四日早晨,赴某地殺一穿紅衣騎馬者,」番民等果按時往殺,待殺後方知所殺者卽吳鳳,番民大駭且悔,同時漢人羣起吳鳳報仇,大舉殺入番區,番民素畏吳鳳,認爲吳鳳顯聖,土番忽覺滿山都是吳鳳,在萬分恐懼中,土番被漢人殺死極多,不久阿里山番區,天花流行,疫瘟大作,番民病死者甚衆,彼等認爲此種大難,唯有祈求吳鳳,庶可避免,乃由四十八社酋長,到吳鳳家中,立誓此後决不再殺漢人,並埋石爲誓,不久疫疾停止,土番此後尊吳鳳爲阿里山之山神,並立祠祀祭, 臺灣同胞爲紀念殺身成仁之吳鳳,在就義處(卽其住宅往通事辦公廳之途中) 建一吳鳳廟,至今每年九月十四日,嘉義市各界,均派代表前往致祭 ,吳鳳歌詞中有「殺一己救萬人……大哉吳鳳……偉哉吳鳳·····永住在人間」臺灣淪陷五十年,國人對臺灣只知——開山王——鄉成功將軍,殊不知吳鳳之偉大,亦足當民族英雄之譽也。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三、人民生活情形:日本治理台灣 首先開闢交通,其次建設動力, 再逐漸開發各種產業,五十年來,在其殖民政策原則下,可謂相當成功,同憶前清李鸿章在訂馬關條約時日記中,會有「方患治臺之無術」一語,惟今日台灣則交通便利,產業發達,教育普及一般人民生活,相當安定,台灣全部人口,約爲六百萬,其中日本居留人數,最多未逾五十萬人(連軍隊在內 ) 大部均爲統治者,如軍人公教人員大商人等,咸爲特殊階級,隨處均有日人區,(台灣人不准入內居住)享受亦高,其餘五百多萬台灣人 ,全爲明清兩朝由粵閩移入者,幾全爲勞動階級,富有者甚少,(據稱戰前台幣無十萬財產者)但均能維持生活,(此最低生活,比戰前國內中等鄉村人民爲高)衣食無虞,乞丐幾乎絕跡,在街市上雖人人被迫均操日語 ,但家庭問仍說閩粵土語,其生活習慣,亦均保持中國舊風俗,間有富有者,建築日式房屋居住,但爲數甚少,光復以後,物價日漲,目下生活程度,若以台幣折合國內法幣計算,尙較京滬高,蓋日常用品,多來自上海之故,台胞回憶在日本統治時代,雖精神不自由,但物價低廉,生活容易,(日本初投降時,米八角一斤糖三元一斤)今日則百物騰貴,謀生為難,此實爲台胞,所認爲最感不滿意者,如目前台灣除一般物價高漲外, 水電衛生醫藥及玻璃等器械,貨缺價昂,往往玻璃破後即以紙或木板代之,水電衛生設備,多已失修,各種醫學用具及藥品尤感缺乏,即其例也。


四、軍事與政治:日本在台灣的最高行政長官,台灣總督,最高軍事長官爲軍司令官,如總督爲軍人時,則兼任軍司令官,文人時,則另派中(大)將任之,總督之下,設五州三讀(州廳爲同等級)州廳之下為郡-市-街-莊-番地,軍司令官之下,爲駐軍及要塞等,台灣平時駐軍僅一旅團,台南台北各駐一聯隊,光復後,台灣改省,設八縣九市,(縣市爲同級) 縣市之下爲區-鄉鎮-村里-鄰-戶,至於當前軍事組織,則以事關機密,未便報道,茲再將其重要施政分述如左:


甲、軍事概况:(機密者除外)日本軍事建設,除在作戰期間,被美軍轟炸破壞者外,(南部損失大)全部整整齊齊於投降後移交我方,如要塞中之火砲與彈藥及一切設備,並未破壞,營房建築,甚爲偉大,各級軍官,皆有官舍,(卽眷屬住宅)且有等第之分,惜我方接收後,保管不良 損壞極多,所幸四牆多爲鋼骨水泥,否則連牆壁亦不保矣,此種破壞情形,聞爲部隊開走時,盜賣室內傢具與貴重物品,爾後附近窮民,再反覆 竊盜,以致廬舍淪爲邱墟,至堪浩嘆。


乙、都市與鄉村:化城爲鄉,化鄉爲城,爲日人建台灣之口號,所有城市道路,非常寬闊,(如南京之中山路)。全爲柏油或洋灰築成,房屋建設,悉依制式標準,如空地與建築有一定之比例,樓房高度亦有限制,全台城市未有如上海商業區,暨北平前門外大棚欄之繁榮,然莊皇整潔,則有過之無不及,台灣舊日城市遺蹟(卽前清建築之城市)已完全消失 ,只留有原來城牆之門樓作紀念,且此等門樓位置,大多爲城市之中心區 ,鄉與公路網,相當發達,均爲土路,其建設情形與國內中等農村相似, 但普遍設有電燈,電話,官廳與公共建築,自總督府以至於鄉村之區公所 ,與各級學校,(國民學校亦然)等,都是高樓大廈,富麗堂皇,公教人員,均有官舍(卽眷屬住宅)故都市鄉村化,可謂全部作到,鄉村都市化,則尚待建設之處甚多


丙、在地與稅收:台灣土地,屬於公有者,佔百分之五十以上,屬於 陸海軍者佔百分之二十許,屬於私有者甚少,而屬於台灣人者更少,如大 城市之土地,幾全爲公有,私人建築,均係向政府租用地基,所謂有天無 地者是也,政府收入以專賣制度(卽公安)盈餘及土地租稅爲主,其他雜 稅甚少,故人民直接納稅雖不多,但政府因鹽-糖-煙草-樟腦-酒-火柴等專賣事業,及土地公有之收入,則極豐,光復後,仍延用上述政策。


丁、所謂皇民化運動:在台灣方面,本來日本人與台灣人之間,無論在權利義務方面,均有差別,如台灣人根本無服兵之權利,日人亦以主人翁自居,故主奴之分,至爲明顯,日人發動太平洋戰爭後,感將來戰爭之艱巨,非日本人力物力單獨可以支持,乃發動民化運動,卽獎勵台灣人 歸化日本,凡建住日式房屋。改姓日本姓(如川田,大島,田中等)過日 本式生活者,其一切待遇與日人同,數年之後,收効甚宏,章有若干此等 家庭之兒童,只能操日語,已忘閩土語者,假使日本於統治台灣後,即推行此種政策,則今日台胞,將全部日本化,而忘却祖國語言風俗習慣矣 ,光復後爲針對此種毒計,會發動思祖國運動,卽凡每個台胞,都得追查其祖先,由何省移來,並牢記之,學校教師(尤其國民學校)隨時詢問, 必須應答如流,現此種風氣,亦已推行遍全台矣。


戊、日本神社:日本神社,在台灣各城市皆有之,如同中國之城隍廟 一樣,省有省廟,府有府廟,縣有縣有廟,其建築格式,雖有大小之別,但様式相同,(日人在南京清涼山建有神社,卽其一例)內供奉銅鏡一只, 寶劍一把,玉石一塊,並無神像,夷老神社來歷,純爲無稽之談,相傳秦始皇會派徐福率領童男童女赴東海求仙,居日本後種族繁殖逐日人,徐福實爲日本人之宗祖,也就是日本之天照大神,可是日本不承認中國人是他們祖宗,徐福以前又根本無歷史可考,因而假造種種神鬼傳說,稱爲天神傳了幾代,到了天照大神,遺下三種實物,不過欺人自欺而已,臺北是臺灣的首府,故此地之神社,亦最大,太平洋戰爭以後,美軍轟炸臺灣之時,日人恐首府神社被炸,乃在其傍山林中,又另建一神社,以便其祖先 避免飛機轟炸,落成之日,日人自總督以下,咸往慶祝,空軍亦參加,當有飛機一架,飛至新神社上空,忽然墮下神社遂起火全燬(神社均係用木製)日人以爲不祥,乃棄此社另建第三神社於傍,「多行不義,必自斃 」,其爲日本投降退出臺灣之預兆耶,現全臺神社,大多改爲民眾教育館 至於神社中之鏡-劍-玉三寶,早於投降時,隨日俘俱去矣。


巳、火燒島的故事,火燒島(綠島)是臺灣東南部的一個小島,四週環海,形成海外孤地,日本人將臺灣地痞流氓,及其他浪人,(亦有所謂反日抗日份子)放逐於此島,警察所管理之,令其自耕而食,等於天然監獄,其總數恆在千人以上,日本投降後,該島一切組織解散,犯民等亦均被放回臺灣本土,彼等既無恆産,又無恆業,在社會上,卽以不法行為圖生存,今年(三十六)春,所謂二二八事變,多由此輩領導暴動云,國人治臺, 不便再用火燒島的辦法,上次事變之後,會成立一勞動訓練營,集訓彼等,而予以職業介紹,已受訓者,達數千人,聞成績尙佳。


五、產業與交通:臺省氣候温和,土壤肥沃,高山層壘,港灣曲折,故物產豐富,得天獨厚,過去日本領臺時期,視本島爲其南進之基地,對於農田水利,野造山林,漁鹽養殖,工礦開發,無不傾注全力積極經營,是以五十年來產業發達,進步極快,不特農業方面,爲日人之原料供給地,卽工業方面,亦以輕工業與加工生產爲其特色,大抵農業方面,以米爲大宗,其中以蓬萊米爲最佳,全部運往日本本土,臺胞無食此米之資格,今則酒館餐店,均用蓬萊米矣,其次甘蔗,乃製糖原料,臺灣糖業,佔世界第五位,其產量最盛時,年產一百四十萬坦 (戰前我國每年食糖量爲八十萬坦, )爲臺灣主要輸出品,全台糖廠共四十二個,(戰時炸壞十幾個),全爲國營,製糖機器,均為新式,甘蔗入廠後,十八小時即可造出潔白之砂糖,其工廠組織,極爲龐大與合理化,如糖廠設置專運甘蔗之輕便鐵道,幾遍及各農村,( 有小車頭,帶列車五六節),即可運甘蔗,又可輔助客貨運,極為方便,工廠之內,有工人住宅,子弟學校,若千工人,均已服務數代, 所謂有恆產(業)者有恆心,故工作効率甚大,二二八事件時,糖廠工人,均未參加,且力保護糖廠,茶之產量亦豐,大量出口,並負盛名,光復以後,農產品最感困難者,爲人造肥料問題,蓋台灣土地,使用人造肥料已數十年,如停止不用,则產量銳減至三分之二以下,目前日本肥料已斷,國內無此產品,只有暫時仰賴於美國,而成本既高,終非永久之計也,林業則以山野廣袤,約佔全島面積六八、六% 木材亦不可勝用,而以樟木製成之樟腦,尤居世界之第一位,其用途極廣,如風行一時之美國玻璃皮包之原料,卽用之作原料,更爲製香料之必需品,在世界商場上已成供不應求之勢,美國不得已乃以松節油改造人造樟腦,國內江西樟樹特多,無一樟腦工廠,貨棄於地,良可慨也,產業及水產亦豐,且品種試驗改良,頗有進步,礦產亦多,煤之產量尤豐,目前接濟滬上用煤,爲數甚巨,雖不產鉛,而有規模甚大之鉛工廠,按製鉛工業,極爲繁雜,全用電力,全廠又分二十六分廠,亦爲國內未有之工業,目前鉛之原料,( 形如紅土 ) 係自南洋運來,就全般生產量估計,農產約佔 46 %,畜產約佔5 %, 林產約佔2%,水產約佔 31%,礦產約佔 39%,工產約佔40%,此項統計數字,俱屬光復前日領時代調查所得,姑舉之以示例證,近年來因日本發動戰爭,傾全力以整軍備,該省受戰時及轟炸影響,工農 生產,均告銳減,光復後正在百般設法恢復與增產中,至於交通,在鐵道(均爲狹軌與國內之正太路同)公路(除城市爲柏油外均土路 ) 與糖廠小鐵道密佈之下,極爲方便,除深山中之香蕉園,幾無再担荷方法以作運輸者,國軍初到台灣,担夫與担子甚多,頗爲台灣同胞所驚異,卽其一例,國內之人推獨輪車與大車已絕跡,另有改良式之膠輪大車,(共四輪前兩小者後兩大者)盛行全台,牛馬均可輓之。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六、教育:國民教育,極爲普遍,其各地國民學校之建立,係以人口比例 與學齡兒童數字而定,總之所有人民,均受過國民教育,無一文盲, 中學教育,多爲職業學校,數目不多,大學則只有一個,卽台北之台灣帝國大學(今改稱國立台灣大學)是也,台灣帝大,設備頗爲完善 ,亦可謂建設台灣之研究院,台灣總督之顧問,如農科院研究如何改良甘蔗-米,農村卽如何種植之,卽北一例,所有學生,幾全為日人,台灣人,只准入醫學院,其他各院系,專收日生,台灣醫學相當發達,各市鎭,均有宏大之醫院,如台北市市立醫院,比南京中央醫院至少大五倍以上,其規模偉大可知矣。


七、所謂二二八事變:


甲、事變的起因:了煙草緝私,誤傷一小販,逐予野心家以利用機會,再加上無知羣衆盲從,事態因此擴大,本來台灣煙草爲專賣品,規定在台灣不應有外國煙草進口,但走私者甚多,商店與攤販,均陳列有駱駝牌紅心牌的美國煙,(聞今二月間亦然 )緝私人員,不往入口輪船與飛機去查緝,也不往大商店去查緝,惟於小販所有外國煙草,則全部充公,於原有未合,加以戕人命, 更激衆怒,當時台灣當局,業將緝私人,送法院懲辦,但法院審判 ,有一定程序,不能當日即可宣判,野心家揚言緝私者已釋放等謠言惑衆,其實眞正士紳與極大多數的台胞,並無參加者,殆全為火燒島 ( 詳第四章軍事與政治巳項)放回之流氓潛伏日人,及少數的台共份子,(與國內中共無大關係)所構成。


乙、事變的遠因:

1. 台胞之煩悶:台胞返祖國後,其企望過殷,不知祖國經過八年抗戰民窮財盡,元氣凋傷,加之共匪作亂,戰禍蔓延,物質缺乏,以是演成民不聊生之局面,台灣自亦不能例外,(失望之餘,煩怨交集,一經野心家鼓動,還如燎原之火,不可響邇,


2.陳長官過於民主化 :陳長官對台胞管理太寬,任何人均可到省府陳述意見,報章上可任意批 評省政,毫無忌憚,甚至暴動已開始,仍與暴民代表,往返商談,不肯用武力平亂,致使台胞驕傲恣睢,目無政府,其實台胞教育雖發達,但全為日人奴化教育,(詳第六項教育)自治能力甚弱,如日本投降後,國軍初到時,全台交通大混亂,幾至不能行駛,(當時台灣,認爲自由,即可自由乘車,不需購票,後經嚴加管理,方復常態,卽其一例)


3. 警備力量空虛:當時除要塞與憲兵外,并無國軍,其所以無國軍的原因,卽陳長官認爲台灣治安尙好,可以不須駐軍,同時國內戡亂兵,遂將國軍他調, 致暴徒乘虛而起。


丙、事變的後果:事變平定後,倡亂匪徒,除遁逃一部外,(入高山族大山) 餘悉逮捕議處:由是過去一般所謂民主作風,銷聲隱跡,惟台胞內心之煩悶似仍未渙然消釋也。


八、正在滋長中之土豪劣帥:劣爲當前政治之大患,現在台省亦在滋長中,聞多數均爲台胞所呼之半山,按台胞(其實不止台胞,連南洋華僑都如是)稱國內人爲阿山,凡台胞到過內地多年者及在台灣有親屬者,則稱之爲半山,其來源爲華僑稱國內人爲唐人,又稱唐山人,閩粵俗習加阿字,爲親熱表示,故簡稱阿山,固尊稱也,半山者乃一半之謂,但二二八事變之後,阿山與半山,已成爲含有惡意之混名,意卽貪污卑鄙者之代名,彼等多與官家勾結,以廉價向省府租用土地, 或承銷專賣品,再高價租售於他人,奪取漁利,甚至走私,一如國內土豪劣練所為者,而於善良台胞受害匪淺也。


九、太平洋戰爭之遺蹟:台灣本土,雖未陷戰場,但日人據爲南進之根地,當時台灣日軍機場設備,可供應空軍兩千架之活動,故美軍自菲島戰爭開始,卽開始對台灣作戰略轟炸,所有台灣大工廠,如煉油廠,鋁廠,機器廠,發電廠等,及高級官署,均遭嚴重轟炸,高雄基隆兩市,百分之八十以上,已炸壞殆盡,迄今各地殘牆斷璧,鑭鐵廢墟 ,到處皆是,堪嘆空軍威力之大,所幸未遇原子彈之難,總而言之, 今日國防,是以空軍爲中心,在空軍優勢之下,海陸軍方能充分發揮 其威力,德日之失敗,卽其實例,「無空防卽無國防」,誠哉斯言也 。


十、負盛名之日月潭:凡到台灣者,無不參觀日月潭,因日月潭,既名勝之區,又爲全台唯一偉大水電廠所在,現時都市與鄉村,均置電燈 ,所需電流,取給於是,電費極廉,用之不竭,此其所以享盛名也, 其工程係在高山中,築成三十里隧道,引水至一叢山谷中,再建壩蓄水,成日月潭,周圍三十六公里,位於海拔七百三十公尺,再由此潭流水至大觀發電廠,利用其一千餘公尺之落差,發出電力至十萬瓩以上,成爲全島工業化之心臟焉。


十一、台灣土人:台灣土人,稱爲高山族,蓋以我漢族殖該島後,均被迫至高山地帶生活,而得此名,族内尙分七支,聞爲馬來種族,其外表 與國人無大異,僅稍呈黑褐,目與口有時稍大,共約十萬之眾,其生括方式與文化,較國內西南之苗族爲落伍,日人初冀以高壓手段,消滅該族於無形,後以其身居高山,性格兇狠,不易消诚,乃施懷柔政策,以教育——公醫——警察三種力量,分別控制,施行以來,收效大著,至今彼族已忘却自己語言,全用日文日語矣,國人去台之看高山族,先到日月潭後再赴彼岸參觀小部落,其實彼等數十人,已成為依表演歌舞爲生活者,是否眞高山族,殊成問題也。


十二、日人治台與英人治印之比較:日人治台之方略已概述於本文,其唯 一目的,在使台灣人成爲便於驅使之順民,故使人人都受國民教育, 尙能維持最底之生活,最後又企圖以皇民化運動,使台灣人均化爲日本人,雖與澳州及加拿大,竭力吸收歐洲各國白種人,而使其變爲英國庶民,不完全相同,尤與英國統治印度,絕對不同,作者未到印之先,預想英入治印百餘年,必人人均能操英語矣,迨到印後,方知 該地鄉間,根本不知英文爲何物,即大城市,如德里-孟買-加 爾格達之懂英語者亦不多,不但印人相交,儘用印語,卽英人在印年久者,亦多習印語,如英官在印者,規定印語必修科,共一例 ,是英人治印,並不普及其教育,亦不顧及人民能否維持其最低之生活,完全以政治經濟軍事的力量,榨取印度財富與物資,除在印享受之外,再運回英倫,同時又讓甘地-眞納等革命領袖,與一部份王 公等,依然存在,所謂印人自治,甘地反英,不合作主義等,亦可倡行,事實上極大多數印度人,均無衣無食,等於能言之動物,不知主義爲何事,當然發生不了重大作用,詳查英人所以應用此種政策,即印人面黑,且有數億之眾,决無如日本在台,實行皇民化運動之可能也。


第四 結論:


今日台灣,在街市及人民生活情形上看來,已全部中國化,(如商店名稱,人民衣着,風俗語言等)所有表面之日本式,業已全部清除,日僑亦均遣回,但彼等回國時,對台灣備極留戀,並對台胞有: 「十年後再來」之語,國人在此侵略者野心未死之今日,應如何保衛台灣 ,如何建設台灣,實爲當前之急務,余在台時,會聞有人云:「治台之法 「爲公平的高壓」,其語自有至理,余以爲高壓易,係治標,公平難,乃治本,謹敍管見如左:


甲、因地制宜:主席蔣公在科學辦事方法中訓示:「因地制宜,因時 制宜, 因人制宜 」,現在台與國内情形既不同,則不必以「事關通案未便獨異」的官樣文章等辦法,推行於台灣,(現在大部官樣文章正在推行中),如台灣縣政府之組織甚大,其經費比國內省政府尙多,又該省治安較好,亦用不著編組自衛隊,卽駐軍警備,亦與國內不同,故以軍事而論 國防部預定將來施行之平時軍區制度,不妨先在台灣實施之,其他政治經濟亦復如是。


乙、安定民生:有謂台灣同胞反對祖國者,此乃絕對謬論,蓋日人統治時代,凡日人區域,及若干企業,不准台胞涉足者,現大部均爲台胞經營與使用,莫不感激祖國解放之恩,對 主席蔣公尤錫欽佩,其所希望者爲物價不漲,民生安定,對國內早日平內亂,更所希冀,以當前情勢而論,匪患未平,國內民生安定,大非易事,但台灣本已安定,决不可使其流入混亂,古訓所謂「有恆產者有恆心」,在工業時代之今日,則爲「有恆入者有恆心」,上次二二八事變,各糖廠工人,均未參加,非但不參加,且聯合保衛其工廠,蓋彼等認糖廠爲其一身生活之源泉也,又台幣比值與物價問題,亦與民生關係甚巨,如當前物價高於京滬,軍人及公教人員亦將步國內之後塵,官不義廉,民不守分,隱憂實深,至於如何安定民生, 有賴於政治與經濟家之詳籌矣。 (完、於南京國防部)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國防月刊,第六卷 第一期,國防月刊社出版 Journal of National Defense, BUREAU OF PUBLIC INFORMATION,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NANKING. CHINA《Black Water Museum Collections | 黑水博物館館藏》

31 次查看0 則留言